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72章:苦盡甘來  
   
第72章:苦盡甘來

這里邊的三個女人全都被晏季勻這副狂暴的架勢給嚇到了,醫生氣急敗壞地怒吼,可晏季勻眼里只有那個坐在床邊滿臉淚痕的女人.

晏季勻胸口一窒,霸道地將水菡從童霏懷里扯出來,緊緊抱著,呼吸都快停止了……

她哭得這麼慘,是已經做完手術了嗎?

晏季勻的心在狠狠抽搐,疼痛的感覺沖擊著他的理智.

"孩子呢?"晏季勻的聲音在發顫,格外嘶啞.

水菡現在整個人都是懵的,分不清這是夢還是現實……這熟悉的懷抱,有多久不曾擁有了?不過失去半個多月,她卻像是感覺過了幾個世紀那麼長……依舊是這樣的溫暖,真的就是他嗎?

水菡瑟瑟發抖的身子僵直著,哆嗦著嘴唇:"對……對不起……我真的不想失去這個孩子,所以我沒有……沒有做……我食了,對不起……"

水菡完,哇的一下放聲大哭.太多的委屈,太多的恐懼,太多從來沒有體會過的緒堆積在她身體里,如山洪傾泄,如海水倒灌,全都在這一刻爆發出來.

晏季勻聽到她孩子還在,他心里的石頭頓時落地,長長地籲了一口氣,渾然未覺自己背心已經驚出冷汗……幸好還在.他原以為會來不及,他在沖進來的時候那股氣勢不是憤怒而是他的恐懼!

"哇哇哇……嗚……哇……"

"嗚嗚嗚……你不想要這個孩子我要……你就是殺了我也不會打掉的……哇……哇哇哇……你怎麼這麼狠心啊……哇……"

水菡哭得像個孩子,眼淚和鼻涕混合著弄濕了他的衣服,手無助地抓著他,腦子一片空白,只想哭,狠狠哭,在他懷里哭個夠.

原來,就連哭泣都想要在他懷里,只有他的懷抱才能填滿心底那一個灌著冷風的洞口……

晏季勻無法喻自己的心有多疼痛,她的哭訴,她的決心,讓他在震撼的同時也深深地被刺痛.或許,他真的太狠了一點?

兩條箍著水菡的臂彎更緊了,薄唇里吐出痛惜的字句:"笨蛋……我人都已經趕來了,你還以為我是希望看到你把孩子打掉了嗎?"

"……"

水菡的哭聲停頓了一下,呆呆地望著他,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他是什麼意思?

水菡腫的雙眼瞪得大大的,臉上一塌糊塗,目光呆滯,這可憐巴巴的模樣,看在人眼里,誰能不為之心痛呢.

還是童霏最先反應過來,猛地一拍巴掌:"哈哈,晏季勻,你後悔了對嗎?你也不想失去孩子,所以才急著趕過來阻止!"

晏季勻一個冷眼橫過來,狠狠瞪了童霏一眼……知道就知道,干嘛非出來?看水菡雖然笨笨的,不聰明,可這樣也能少讓他尷尬啊.

這貨現在覺得水菡笨點是好事了.

水菡還在抽噎著,一抽一搭地喘氣,驚喜地望著晏季勻:"真的嗎?童霏的是真的嗎?你也想要這個孩子了?你想通了?"

水菡激動得抓住他的衣服,通通的兔子眼一瞬不瞬地盯著他臉上每個表.

晏季勻難得的俊臉一熱,但心卻是開朗了不少,沒有直接回答水菡,只是彎下腰,將水菡打橫抱起……

"回家."他淡淡地低喃,水菡卻聽得格外清楚.

家……多溫馨卻又遙遠的名字,他真的來帶她和孩子回家了.

這一幕,是水菡做夢都不敢想的,然而卻真真實實地降臨了.被他抱在懷里,她不再害怕,不再冷,她將臉埋在他的頸脖,聞著屬于他的聞到,聽著他的呼吸,看著他眼中熟悉的一點光彩,一霎間,仿佛時光倒流回到了半個多月之前那段美好甯靜的日子.

童霏望著晏季勻抱著水菡離去的背影,忍不住眼眶都濕了……水菡這算是苦盡甘來了嗎?晏季勻這臭男人終于肯相信水菡了,不然也不會將她帶回家去.

但是,童霏立刻又追上去,沖著晏季勻寬厚的後背大喊:"菡菡……要是那個混蛋對你不好,你就來我家住啊,記得啊——我家就是你家——!"

晏季勻的背脊僵硬了一下……這個叫童霏的,罵誰是混蛋呢?

水菡見晏季勻這副表,不但沒有害怕,竟然還偷偷回頭,朝著童霏擺擺手:"童霏……我一定記得的……"

兩個女生在晏季勻面前肆無忌憚地配合著,成功地讓他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並且還為他制造了一個危機意識——如果對水菡不好,她就會跑去童霏那里.水菡再也不是無處可去的可憐蟲了!

晏季勻黑著臉,咬咬牙,沒有回頭,強健的雙臂抱著水菡,徑直走向了馬路邊的車……

水菡被他輕輕放進車子後座,溫柔的動作讓水菡的心禁不住怦怦亂跳,水汪汪的眼睛含著不確定的神色看著他,聲問:"你現在……還會懷疑我嗎?"

這丫頭還是在乎晏季勻的想法,她太怕看到他冷酷無的眼神.

晏季勻攬著她的肩膀,冷硬的表終于松動了……他深沉得如同大海一般不可測,不正面回答,只是低頭在她的額頭吻了一下,涼薄的唇觸著她的肌膚,淡淡地吩咐:"洪戰,去一醫院."

水菡一聽,寒毛都豎起來了:"為什麼還要去醫院,難道你……"

"別多想,你今天受了驚嚇,應該去醫院讓醫生做個詳細檢查."他輕淺的呼吸拂過她的面頰,這熟悉的溫柔,讓水菡的心安了下來.

能回到這個溫暖又安全的懷抱,水菡複雜的心中,高興是占多數的.雖然是到最後關頭,晏季勻才出現了,但這至少明他的態度已經轉變,這酒足夠讓水菡欣喜若狂了.

水菡還是在發抖,她想起先前在手術室里的景,幸好她在醫生動手之前,從床上跳了下來,哭喊著她不做手術了,她要生下這個孩子!

她在看到那個透明的玻璃瓶時,在聽到醫生那是用墮胎藥打下來的東西,而人流會讓她肚里那團肉被硬生生地摧毀……這是瓶子里的東西還要更可怕……水菡無法承受那種痛苦,她不能讓肚里未成型的生命化成一灘血水……

要生下孩子.這個念頭,在那一刻無比清晰而堅定.不管晏季勻會不會信她,她都決定了,不會再做傻事,她要好好照顧自己,平安生下孩子,相信時間可以證明一切,時間可以讓晏季勻看到她的心.

她沒想到晏季勻會出現在診所里,他願意留下這個孩子,對于水菡來,就是最最安慰的事.

是她的苦日子到頭了麼?水菡窩在晏季勻里懷里,緊緊貼著他的胸膛,貪婪地呼吸著……

市一醫院,正是杜橙所在的地方.

晏季勻將水菡帶去做個詳細全面的檢查.既然決定要這個孩子了,他就得從現在開始做些必要的事,首先就是從水菡的身體健康著手.

水菡在做檢查,晏季勻和杜橙在外邊候著,耐心地等待.

杜橙穿白大褂的時候是不會抽煙的,晏季勻在一旁坐著,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霧,深鎖的眉宇間流露出幾分凝重,吸煙的時候吸得特別狠……

杜橙是晏季勻從穿開襠褲就在一起長大的朋友,對于自己這位好兄弟,杜橙還是相當了解的.

冷靜持重的晏季勻,也只有在極少數人面前才會時而流露出真實的一面.

"勻,雖然你做什麼事我都支持你,一直都很挺你,但這次我還是得了幾句.晏錐與水菡之間究竟有沒有合伙起來騙你,你心里也每個百分百的確認,你對她或許還有一絲疑惑,可是從她今天的表現,足以明她懷孕這事兒不是她打算用來做為嫁進晏家的籌碼,就沖著這個,你也多為人家想想行嗎?我知道,你心里惦記著誰,可那個人遠在天邊,而水菡是近在眼前,過去的人和事,你如果不能真正地放下,將來,不管是跟水菡也好,還是跟其他別的女人,你都幸福不了.你的心結必須打開,你得給別人一個走進你心里的機會啊……那個女人就算再好,她沒在你身邊,又有什麼意義?"杜橙一番語重心長的話,直戳晏季勻的要害.也只有杜橙才能如此直接地提到晏季勻的禁忌.

晏季勻低垂的鳳眸中泛起點點星光,夾著香煙的手微微顫了顫,眉心揪得更緊了……某個遠在大洋彼岸的人,假如他還是單身,或許在她歸來之後,他還有機會,但現在,他和水菡的婚事已成定局,他徹底失去了競爭的資格,就算忘不掉又如何?與心底那個她,始終是有緣無份.

"橙,不用擔心我……我知道該怎麼做.到時候,記得來喝杯喜酒."晏季勻嘴角勾起一絲苦澀,但在看到前邊走來的身影時,他的所有異樣的表都瞬間褪去.

水菡慢吞吞地走過來,皺著眉頭,臉皺成苦瓜,摸著肚子,嘴里嘟嘟囔囔的.

杜橙和晏季勻同時都恢複常態,杜橙更是一副慣有的悶騷笑容,跟哄孩兒似的對水菡:"丫頭,干嘛苦著臉?剛才給你檢查的醫生怎麼?"

"醫生她馬上就出來……我……我肚子餓了."水菡很不好意思地聲嘟噥,偷瞄著晏季勻的眼色,她的眼神很是無奈,仿佛在:我不是故意的,人家是孕婦,餓得快!

杜橙被水菡這白兔可愛的表給煞到,不由得想捏捏她的臉蛋,誰知某個男人的動作比他還快……

"一會兒帶你回家吃好吃的."晏季勻不動聲色地抱著水菡,擋去了杜橙的爪子.

杜橙臉一僵,故作氣惱地:"干嘛那麼器,不就是想捏一下臉嘛,我是看她跟我家那個調皮搗蛋的丫頭一樣可愛,把她當妹妹!"

"呵呵……那你……捏你妹的臉去!"晏季勻沒好氣地瞪杜橙.

"你……"杜橙惡狠狠地捶了晏季勻一拳頭.

水菡不明就里,見醫生走過來了,連忙緊張地望著.

"劉醫生!"杜橙立刻很精神地招呼著.

劉醫生就是為水菡做檢查的醫生,見狀也禮貌地招呼,然後看到晏季勻時,臉色就嚴肅了幾分:"這位……是孕婦的男朋友吧?"

"咳咳……劉醫生,確切地,是未婚夫,他們兩個馬上就要結婚了."杜橙趕緊地插上一句,訕訕地笑著.

劉醫生眼露詫異之色……十八歲就要結婚了?但看眼前這男人氣度不凡,想必出身不簡單,這些也不是她一個醫生能管的事.

"孕婦有貧血病,你不知道嗎?"劉醫生板著臉問晏季勻.

晏季勻一愕,默然……他確實不知道.

"孕婦的身體底子不太好,貧血病,低血壓,回去之後要多加調理,其他的到是沒什麼大問題,只不過……你是杜醫生的朋友,那我就多句嘴……孕婦的緒很重要,如果長期抑郁,對孕婦本身以及胎兒,都會有影響,所以,盡量讓孕婦保持一個放松的,健康的精神狀態,還有……在懷孕期滿三個月之前,注意,不要有房事."劉醫生一本正經地.她是醫生,當然不會尷尬,但是水菡就窘了.

仰著臉看晏季勻的表,無意中扁扁嘴……

劉醫生又覺得得不夠詳細,趕緊補充了一句:"就算是懷孕滿了三個月,也不能太劇烈和頻繁地運動,你們年輕人,尤其得注意,如果實在忍不住,就分房睡好了,總之,孕婦的身體健康是第一位的."後邊的潛台詞就是"男人的**應該排在第二位."

"咳咳……劉醫生,太謝謝了,真是勞您費心啊……"

"不客氣.我先回去工作了,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或者來醫院找我."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杜橙使勁憋著笑,目送劉醫生走進醫務室,他這才哈哈大笑起來.

水菡在某些方面本就遲鈍,見晏季勻都沒表,她以為是他沒聽醫生話.

"晏季勻,剛才醫生了,你要注意,不能經常那個……那個……你聽到沒有啊?"

晏季勻黑著臉,嘴角犯抽,在杜橙的大笑聲中,拉起水菡的手,咬牙道:"走啦!回家吃飯!"

"哈哈哈……勻,還有大半年孩子才出世,有得你受了,記住醫生的話啊……還有水菡,要是這子實在忍不住,你就把他踢下床去!哈哈哈……"【今天萬更已傳,親們請別養文啊,新文上架不久,數據很重要,千千這麼勤奮地更新,大家養文的話,會打擊到千千的.求訂閱啊!】

上篇:第71章:孩子還在嗎?     下篇:第73章:火熱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