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74章:喂不飽的男人  
   
第74章:喂不飽的男人

初秋的夜晚涼爽怡人,臥室內的溫度卻被兩具教纏的身子渲染得熱烈,比夏日的太陽還要灼熱……淡淡的燈光下,她瑩白的臉上透著醉人的暈,略顯豐盈的身子在他的愛撫下綻放成一朵豔麗的花兒……他享受著她的溫暖緊致,溫柔而心地顧及著,總是在想要橫沖直撞的時刻就會隱忍下來.懷孕的她,比平時更加敏感,半咬的唇里輕輕溢出羞人的聲音,含脈脈的眸子染上幾分濕潤,在他的不急不慢的頻率中,她的手搭在他精壯的腰身,輕顫著,陷入這迷醉的歡愉……

"噢……"一聲嘶啞的低吼,他臉上露出極致you惑的神,狠狠戰栗了幾下,然後漸漸安靜了下來……

激過後,房間里彌漫著.欲的味道,水菡躺在他臂彎中,余韻未褪的她,水眸迷離,粉頰上兩團桃嬌豔欲滴,眼角眉梢含著絲絲隱約的嫵媚風,起伏的胸脯也是他眼中動人的風景.

剛才他確實很留意,動作時前所未有的輕柔,現在結束了還有些意猶未盡,溫熱的手掌還在她身上流連,撫弄……

"嗯……經過這段時間,我時常給你按摩,干煸四季豆也長大了……"他低聲呢喃,將水菡胸部發育的功勞歸在他自己身上了.

水菡羞窘,水汪汪的大眼睛瞪著他:"你真不害臊……明明是吃我豆腐,還是給我按摩……還有……孕婦的胸部本來就會發漲,跟你按摩沒關系."

"這邊好像比那邊大一點點……嗯,不能一大一,要平衡."晏季勻著,居然翻身睡到了水菡的另一側,當然手也開始對另一邊大肆侵犯.

"你……你怎麼像個無賴,流氓……"水菡羞得耳根都了,但心里也有幾分不出的甜蜜.好喜歡此刻的甯靜溫馨,仿佛兩人之間那些不愉快都沒發生過.

"我可沒過我是好人……"

"你……你別摸了……"水菡嬌嗔地白了他一眼,聲音都忍不住輕顫.

晏季勻眸色一暗,嘴角勾起一彎邪魅的弧度:"怎麼,你又忍不住想要了?真是個喂不飽的妖精……"

"你……你胡!我才沒有想要,都是你故意逗我……"水菡的粉拳落在他胸膛上.她臉皮薄,哪里經得起晏季勻這麼壞壞的挑.逗,無論是身體還是語,她都不是晏季勻的對手.

晏季勻暗暗咬牙,強壓嚇體內那股躁動,可是手上傳來的觸感實在太美妙了,他才是沒被喂飽的那一個……

"我去洗澡,你先睡."晏季勻隱忍著,硬是將手收回來,起身下床.

"呃?又洗,剛才你不是洗過了麼?"水菡怔怔地問,可他已經進去浴室了.

水菡哪里會知道,這貨是想進去用冷水降降火……他身體強悍,憋這麼久了才輕輕地心翼翼地做了一回,哪里能壓下那股邪火啊.

水菡軟軟地躺在被子里,等到晏季勻洗完澡回來,剛一上床,水菡又鑽進他懷里了,就像是本能的一種反應,那麼自然.鼻息里聞著他的味道,耳邊是他的心跳聲,這些就是對水菡最好的催眠藥劑.沒多久,水菡就睡著了,白嫩的臉上還掛著一絲很淺的微笑……

感受到她的依賴,晏季勻只覺得仿佛心上有一只貓的爪子在輕輕撓著,癢癢的,但是很舒服.腦海中一道光閃,晏季勻又想起了那天在晏家的時候……假如水菡真的會嫁給晏錐,那麼,現在躺在她身邊的男人就是別人了,不再是他晏季勻.她的依賴,她的溫順乖巧,她的吻,全都是屬于別的男人……

晏季勻蹙著眉頭,搓搓頭發,甩去那股煩躁的緒……不能想這個,一想到就會心煩意亂.

閉上眼,他試著讓心放松,倦意漸漸襲來……

靜謐的夜晚,稍微一點動靜都會被放大.

床頭櫃上的手機才震動一下,晏季勻已經睜開了眼睛,抓起手機一看來電顯示.

昏暗的光線中,看不清他的表,只有一雙幽深的鳳眸在泛著冷光.

晏季勻下床走向陽台,腳步很輕,不想驚動水菡.

上了陽台,關好玻璃門,晏季勻這才接起了電話.如果現在是白天,一定能看到他此刻的表有多怪異.

更怪異的是,這個電話被接起來之後,雙方都沒有立刻出聲,就這麼靜默著,聽著對方輕淺的呼吸聲里傳來的一絲急促不安.

聽呼吸有什麼意思?電話通了又不話,這是玩的哪門子高深?

可就是這麼看似無聊的事,卻能讓晏季勻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

終于,對方還是拗不過,幽幽地歎息一聲,輕輕地問:"這麼晚了,沒打擾到你吧?"

這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客氣地問話,都顯得那麼生疏,一如兩人現在遠隔的距離.

晏季勻不話,可電話那頭的人卻還是聽到他深呼吸的聲音,明顯在壓抑著什麼.

"聽你快要結婚了,恭喜."女人平淡的語氣之下,隱藏著難以察覺的苦澀.

恭喜?晏季勻心底一抹火苗倏然竄上來……如果是別人恭喜,他還沒什麼感覺,可是這兩個字從她嘴里出來,他只有窩火.

"謝謝."晏季勻輕輕地吐出這兩個字,等于是讓對方再次確認了他結婚這一消息的真實性.或許她在此之前還有那麼一點點奢望……奢望著他能否認,可現在,她得到的答案卻是足夠讓她心神俱裂.

兩人又一次陷入沉默……晏季勻有一年多都沒聽到過她的聲音了,現在突然她打電話來,他真的不知該些什麼,尤其是在眼下距離他結婚的日子越來越近.

良久,晏季勻覺得不對勁,她好像不只是沉默而已……

"你在哭?"晏季勻問出這句話時,心也不由得揪緊.

女人不回答,但他聽到了抽泣的聲音.哭了好半晌,女人才哽咽地:"勻,是不是因為在澳洲的時候我沒有答應和你結婚,你心里還在憎恨我,所以你才會賭氣跟別的女人結婚嗎?為什麼你不能理解我的苦衷?你可知道……雖然我沒答應你的求婚,可你離開澳洲回國去之後,我也沒有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啊……我的心意難道你還不懂嗎?我原來以為,到了適當的時機,我和你就可以在一起了,再也沒有顧忌,但是現在,你要結婚了,我和你,終究還是無法走到一起……"

她的絕望和悲傷,即使隔著電話,也能清晰地感染著他,他眼前仿佛就幻化出一個纖細的身影在傷心地哭泣……

晏季勻一驚……她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離開澳洲一年多了,她不和他聯系,他一直以為她還對某些事耿耿于懷,難道他想錯了?她其實是還對他有嗎?

晏季勻的拳頭攥得緊緊的,複雜的緒湧上來,欣喜中還帶著一絲酸疼.他可以想象她此刻有多無助……

"結婚,這是我答應爺爺的事,有必須去做的理由."晏季勻簡單的解釋,沒有細究竟是什麼理由,可這就算是他能做到的極致了.向來不喜解釋什麼,只因電話那端的人是她,所以他才會出實.連外界的那些記者千方百計打聽都,沒能解析晏季勻與水菡結婚的真正原因.

晏季勻沒提晏錐所做的那些事,因為他知道,了也于事無補,事實就是他要跟水菡結婚了.

女人的哭泣聲停頓,對方顯然是被晏季勻的話驚到,可她也聽出來了,他口中所的理由,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她沒機會了.

"我和你……終究還是有緣無份,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你都不能真的屬于我,或許是我沒有那個福氣,但至少我還有一點自知之明.季勻,你很快就是有婦之夫了,我又算什麼呢?我只會成為一個多余的人,我對你的一切念想都只能放在心里.兜兜轉轉,你還是要結婚了,不管什麼理由,結果都只有一個……"

最後那句,女人已是淚不成聲,完就掛斷,那令人心酸的字句還縈繞在晏季勻耳邊揮之不去.

晏季勻的心在抽搐,像被什麼撕扯著……她先前表露出對他余尚存,他還以為她會再進一步地解釋一些事,可她卻哭著掛了電話,她的每個字都深深地刺痛著他的心……

再回撥,對方已關機.她是真的傷心了,這一次,不知她又要逃避到什麼時候?

晏季勻在陽台上抽著悶煙,一支接一支,直到半夜了才又進去睡覺.

"唔……"水菡的身子又朝身邊的熱源靠近,抱著才能睡得舒服.

"晏季勻……你剛才去哪兒了……"水菡含含糊糊地嘟噥.

"沒事,睡覺吧."晏季勻摟著水菡,閉上眼,只是腦子卻不聽使喚,不斷冒出他在澳洲時所經曆的種種,一幅幅畫面,翻攪著他的思緒……又一個不眠夜.

上篇:第73章:火熱的吻     下篇:第75章:你對我有沒有一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