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醉枕香江 正文 第1章 誤上"賊"船  
   
正文 第1章 誤上"賊"船

"放心啦,我很好,最近餐廳里缺人手,老板天天讓加班,所以就沒顧得上回家."林宥倫歪著腦袋,用臉和左肩夾住話筒,兩手袖口高卷,一邊從面前堆滿泡沫的大盆中清洗出一個個餐盤,一邊還故作輕松地說道:"媽媽,你把洗衣房的工作辭了吧.老板說我這段時間表現不錯,下個月就給我加工資,以後我可以養活這個家."

十月的香港,氣候依舊溫暖宜人,晚上吃夜宵的人很多,洗好的盤子被不斷的拿走,然後又有新的盤子絡繹不絕的被送進來.就在林宥倫和母親通電話的這一會功夫,他面前還未清洗的餐盤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

林宥倫出生在香港的一個單親家庭,母親一直靠給人做保姆辛苦養家.十四歲之後,林宥倫說什麼也不肯繼續念書,這三年一直都在外面打工.不久前,林宥倫好不容易勸母親辭掉了保姆的工作,他覺得自己現在已經可以掙錢養家,不想母親再辛苦地伺候人.可每次林宥倫把掙來的錢交給母親,母親都舍不得花,說是要留著以後給林宥倫結婚用.為了補貼家用,母親又在家附近的洗衣房找了一份工作.

洗衣房的工作辛苦不說,而且賺得也不多,在林宥倫的不斷的勸說下,母親已經答應要辭去洗衣房的工作,原本一切都在往林宥倫預想的方向發展,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的話.

"這周末回家?"林宥倫遲疑地抬起右手,想要擦去額頭上的汗珠,卻不小心摸到了自己腦袋上的傷口,痛得他直咧嘴.按照醫生的說法,他頭上的繃帶起碼得半個月才能撤,眼下回家,要想繼續蒙混過關可就不容易了.

小心翼翼地不再碰那處傷口,林宥倫擦了擦汗,"周末恐怕不行,最近生意這麼好,老板肯定不讓請假,不然就得扣工資.等忙過了這一陣,我一定抽時間回家,記得要保重身體……嗯,有人叫我了,那就這樣,先掛了,拜拜."

匆忙掛上電話,林宥倫靠在牆上,如負重釋地松了口氣.腦袋受傷倒不是多大的事,不過是被酒瓶砸了一下,破了點皮,養兩天就沒事了.林宥倫真正擔心的是,自己這個"冒牌貨"會被家里人識破.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靈魂存在,現在林宥倫身體里的靈魂確實不是原裝貨,他本名叫做楊森,是一個來自三十年後的失業大學生.那天楊森和幾個老同學在路邊燒烤店里喝酒,隔壁兩桌的食客因為一點口角爭執打了起來,遭受池魚之殃的楊森被一個酒瓶砸中,稀里糊塗的穿越到1983年的香港.

無獨有偶,真正的林宥倫也和楊森遇到了同樣倒黴的事情.兩撥食客在林宥倫打工的餐廳里起了沖突,其中一撥仗著自己人多,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另一撥當然不是他們的對手,其中一個被打的家伙機靈地躲到了林宥倫身後,追著他打那人把林宥倫誤會成對方的同伙,一酒瓶就把林宥倫撂翻在地.

楊森就這樣占據了林宥倫的身體,兩個人的靈魂奇異地融合在了一起.楊森完整的接收了林宥倫的記憶,而他穿越前的記憶卻變得支離破碎,只要一閉上眼睛,這些記憶片段就像放電影似的,一幕幕地出現.

這幾天林宥倫一直小心翼翼,生怕別人發現他的秘密,母親打電話讓他回家,他也只能以工作忙為理由搪塞過去.

"阿倫,出來一下,外面有人找!"

負責給客人上菜的阿貴在廚房門口喊了一聲,林宥倫把手從滿是泡沫的大盆里撈了出來,往系在腰間的圍裙上擦了擦,快步走了出來.

餐廳外面站著一個矮矮胖胖的中年男子,一開始林宥倫還有些好奇這人是誰.等看清來人的模樣,他卻突然變成了個悶葫蘆,只用眼睛警惕地看著對方,就是不吭聲.

中年男子笑呵呵地湊了過來,林宥倫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

"小兄弟,怎麼,不記得我了?"

林宥倫滿臉狐疑地盯著對方,開口便很不客氣地說道:"你怎麼又來了,還准備讓我幫你擋酒瓶?"

"誤會了,誤會了."中年男子急忙擺擺手,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名片,遞到林宥倫面前,說:"那天的事情就算我周炳德欠你一個人情,今天我是特意來給你送醫藥費的."

林宥倫遲疑地接過名片,朝上撇了一眼,原來這周炳德是一家電影院的老板.

"處理傷口和包紮上藥總共花了一百五十六塊,拿來吧!"林宥倫也不客氣,直接讓對方掏錢.

周炳德二話不說就把兩百塊錢塞到林宥倫手里,多出的錢直接算成營養費,都不要林宥倫找補.林宥倫收了錢,也沒工夫和周炳德聊天,廚房里還有一大堆餐盤沒有洗,他這會兒真的很忙.

見林宥倫轉身要走,周炳德急忙從後面叫住他.

"小兄弟,我事還沒說完呢,你先別急著走啊!"

林宥倫不耐煩地轉過身,"有什麼事,說吧."

周炳德突然壓低聲音,"小兄弟,你在這家餐館干,一個月能拿多少薪水?"

林宥倫警惕地看了周炳德一眼,"你問這個干什麼?"

"剛才我不是說了嘛,上次那事我欠你一個人情,正好我那里缺一個售票員,工資還行,可以包吃住,這份工作總比你在餐館里刷盤子強吧?"

周炳德解釋了兩句,直接把話攤開說:"人情大過債,我心意盡到了,干不干就等你一句話!"

"你確定?"

以前的林宥倫只想著老老實實打工,等攢下錢自己開一家餐廳,可現在林宥倫卻不想沿著那條路走下去,他想換一種活法.

考慮了片刻,林宥倫一咬牙,"我干!"

——

這邊才答應了周炳德,林宥倫回頭就把餐廳的工作給辭了.為了不讓老板留難,他連這月的薪水也不要了,收拾了自己的東西,背個大包就跟著周炳德一塊走了.

到了地方,林宥倫才發現自己想錯了,這哪是什麼電影院,分明就是一個縮在街角的錄像廳.周炳德確實是這家錄像廳的老板,不過他手底下算上林宥倫也不過四個員工,一個看門的老頭加兩個長相猥瑣的放映員,見到這三位同事,林宥倫真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周炳德告訴林宥倫怎麼賣票,又交待了幾句,讓林宥倫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就問其他人,然後他就走了.

林宥倫很識趣地從包里掏出煙散了一圈,放映員阿彪和大眼仔接了煙就躲進放映室,這會兒也沒放片子,不知兩人在里面搞什麼鬼名堂,倒是看門的陸伯熱心的和林宥倫聊了起來.

陸伯告訴林宥倫,這家錄像廳開了已經有五年多了,以前的售票員是老板周炳德的親戚,上個月要生孩子,這才辭掉了工作.

林宥倫在售票窗里坐了一下午,一張票都沒有賣出去,這生意冷清得讓林宥倫不禁有些懷疑,周炳德真的能發出工資?

來找林宥倫蹭煙抽的陸伯聽他這麼一說,不以為然地笑笑,只說到了晚上他就不會這麼想了.

果然天一黑,錄像廳的生意立刻就好了起來,買票進場的人絡繹不絕.林宥倫好奇地看了放映場次安排,發現晚上這幾場放的盡是一些從沒有聽過的片子,而買票進場的基本上都是年輕人,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貓膩.

當林宥倫再次向陸伯問起這件事時,陸伯的反應很奇怪.他用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宥倫一圈,"你真不知道?"

"您老就別跟我打啞謎了,我才來不到一天時間,哪看得清這其中的門道?"林宥倫給陸伯遞了一根煙,客氣地幫他點上,做出一副虛心請教的模樣.

"這就奇怪了,你什麼都不知道,老板怎麼會找你來做售票員?"陸伯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看林宥倫還是一頭霧水,陸伯咳嗽了一聲,"這樣吧,賣票這我幫你看著,你自己進去看一眼就明白了."

在陸伯的指點下,林宥倫悄悄從側門進了放映廳,看到銀幕上有兩具白花花的身體糾纏在一起,他突然間全明白了.

這時候的香港還沒有實行電影分級制度,也就沒有Ⅲ級片這種說法.真正的Ⅲ級片得等到88年之後才會進入發展的高峰期,並在90年代的香港電影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不過在80年代香港電影最繁榮的時期,Ⅲ級片反而不是很興盛,反倒是70年代的一些作品還流傳得更廣一些.

對于看著島國片完成性啟蒙的林宥倫而言,此時的香港情.色片完全可以當劇情片來看.銀幕上正在放的這部片子應該是近兩年拍的,做得粗制濫造,毫無劇情可言,偏偏放映廳里的人都看得津津有味.林宥倫只站在門口看了幾分鍾,覺得索然無味就退了出來.

見林宥倫這麼快就出來,陸伯還以為電影提前散場了,他拍拍林宥倫的肩膀,安慰道:"沒事,以後想看機會還多著呢."

林宥倫搖搖頭,"看這個沒意思."

陸伯只當林宥倫在自己面前抹不開面子談論這些事,也沒把林宥倫的話當真.

"這兩年拍其他片子很賺錢,拍這個的就少了,質量當然好不到哪里去.過幾天有場余紗莉的片子,是部老片子,你去看,肯定不會失望的."

聽完陸伯熱情的介紹,林宥倫心中不由得哀歎一聲,自打穿越之後,他遇到的這都是些什麼人啊?原以為找到了一份比刷盤子有前途的工作,沒想到最後竟淪落成黃色錄像廳的售票員,林宥倫覺得自己真是倒黴到家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下篇:正文 第2章 電影票上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