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二十三章【他喜歡小孩】  
   
第二十三章【他喜歡小孩】

送走了三年級的學生後,凌月瑾終于迎來了一個還算正常的假期.15[1看書網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麼?此時櫻花早已盛開,還了大半的"債款"後,心情便也輕松了許多.抱著依舊一身紅色唐裝的風,她早早地邁進了櫻花林,在這片粉色的天地間,偶爾會帶來幾絲櫻花特有的清香,甜而不膩.可是在踏進來的刹那,她幾乎是反射性地想逃跑,因為這片粉紅色,總會讓她想起十年火箭筒……

回想起那個星期,被那個明明沒下限卻假裝矜持的白蘭給耍地團團轉她就想揍人.

"【師父,你說摘哪個好一些?】"

"【那枝吧.】"

順著那只小小的手扭頭望去,瞬間黑線:"【不覺得高了點兒?】"

"【已經是最矮的啦.】"

好吧,是她自己的身高不到位.琢磨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她果斷選擇將風舉了起來,讓他自己去摘.他倒也不介意,挽起袖子就努力去勾那條長滿了櫻花的樹枝,只是一個身高不到一米六,一個只是小嬰兒,加在一起連最矮的那朵櫻花都碰觸不到.

就在她想叫他自己跳上樹去摘時,自身後傳來的略顯慵懶的語調頓時讓她有種陰魂不散的感覺.

"你們在干什麼."

"啊……"因為凌月瑾忽而縮回了手,風潔白的小手指自一朵小櫻花的花瓣邊角一擦而過.難免覺得可惜,這也導致了即便他被抱回了她的懷里後,仍舊鍥而不舍地猛回頭去看.

而凌月瑾在收回手後,不留痕跡地揉著有些發酸的手臂,面對冷著一張臉的云雀恭彌,小小的疑惑了一下為什麼放假他都還穿著校服,便乖巧地回答道:"師父說摘些櫻花做櫻花糕,可是您也看到了…我們的身高……"

眼眸一低,在風胖嘟嘟的小臉蛋上停了下來,對于跟自己小時候極為相似的面孔只有一瞬間的驚奇,很快他便無意識地勾起了淺笑,連眼神也柔和了許多:"多少."

"誒?"

他似乎心情不錯,連帶看她的眼神也沒有平時的冷厲:"摘多少."

"啊……就,就剛才那枝就行了."她回頭指了指剛才風努力去勾的那條櫻花枝.

瞧見被稱為鬼之委員長的少年竟然毫無怨言地抬步去摘櫻花枝,她後退了幾步,湊到風耳邊聲音極輕地詢問道:"【你剛剛賣萌了?】"

風同樣很輕聲地回答:"【reborn才會那麼干.】"

說話間,云雀恭彌已經回過了身,將剛摘下來的櫻花枝遞給了…風.後者幾乎可以說是惶恐地雙手伸直接了下來:"多謝."

于是,他很"慈祥"地摸摸風的腦袋瓜:"嗯."

他絕對是很喜歡小孩子!而且,他把師父當成真正的小嬰兒了!凌月瑾忍了忍,最終還是沒有說出"風已經過了十多年小嬰兒"這個事實,微紅著臉尷尬地轉移了話題:"那個…云雀委員長也是來看櫻花的嗎?"

"沒錯,"他收回了手,笑容淡了一些,眼神恢複了幾分凌厲地掃向了她說道,"這個場地我全包了,摘完花你——"

遠處——

"少羅嗦!"

"嗚哇————"

幾乎是立刻,灰藍色的鳳目一眯,剛才態度還算柔和的云雀恭彌立刻露出極度不爽的表情:"是誰,在我的地盤里吵鬧."

他剛才說地盤了吧!絕對說地盤了吧!凌月瑾在心里呐喊著.

云雀恭彌沒再理會他們,轉身就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走了過去,凌月瑾抱緊了風偷偷跟在後頭,很快就看到了沢田綱吉一行人,好像每次引起喧嘩,都是他們造成的啊……

"我還在想,是誰這麼吵呢,原來是你們啊."習慣性去找reborn的身影,可惜的是reborn似乎躲起來了.

"風,風紀委員長!!!"沢田綱吉不負眾望地再次尖叫了起來.

"我想一個人好好地欣賞櫻花,所以才讓他們趕人的.不過,"冷冽的目光落在了那臉色瞬間變地慘白的風紀委員身上,不顧對方恐懼的表情以及顫抖著的高大身軀,一步步地垮了過去,"你實在是派不上用場,還是我自己來吧."

梳著飛機頭,有著一具比他更顯凶狂的身軀的風紀委員單膝跪在了地面上,戰戰兢兢地抬頭仰望著那身材纖細的少年,卻只能顫抖著,不敢隨便大動作地動一下,更不敢去反抗,只是聲音低啞地喚了一聲:"委員長……"

"沒用的家伙,"被喚的人對此聽而不聞,冰冷的浮萍拐毫不留情地一揮而上,"滾回去吧!"

"哇啊——————"甚至比剛才獄寺隼人踹的那一腳重上許多,那個風紀委員整個人都飛了出去,倒地的時候還吐出了血.

他連同伴都不放過!?沢田綱吉,獄寺隼人和山本武頓時露出了不同程度的驚訝表情.

而躲在了樹後面偷看的林月瑾捂住了臉,自指縫中心有余寒地盯著云雀恭彌的後背喃喃自語道:"【他對男生真的完全沒留情啊……】"

風搖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不對,應該是恨對方已經成了鐵鋼一樣的心腸:"【現在的年輕人,打架就算了怎麼可以使用暴力.】"

"【你確定他們分得清打架和暴力的區別?】"

"【……唉~算了,回家吧,我怕自己會忍不住沖上去,reborn也躲地夠久的了.】"

"【好吧.】"趁沒人留意到自己,凌月瑾趕緊抱著風退場.

身後,一如既往地傳來爆炸的聲音,當然,在他們退場後並沒有瞧見的,是云雀恭彌被夏馬爾種下了名為"暈櫻症"的病毒,導致他以前所未有的屈辱姿態雙膝跪地輸了自己定下後又自己違反過一次的規則.

這一天,或許真的成為了一向所向睥睨的他最難堪的一天,也成為了他自尊心首次被破碎的一天.可以肯定的是,這不會是他唯一的一次.

回到家後,風果然開始動手准備做糕點,眼睛無意中掃見被凌月瑾隨手丟在沙發上的書包,恰恰就有一張紙露了出來.

是期末考試的成績單,說起來他一直沒有關心過她的學習成績啊……

出于好奇,他擦乾淨了手跳出去就把成績單翻了出來,很容易就找到了自家徒弟的名字.

國文,23分;數學,44分;英語,97;社會,37分;日本史,12分;音樂,88分;圖畫,59分;家政,64分;體育,76分.

月瑾,你故意的嗎……看著那張把科目全換個位置就會變地無比"順暢"的成績單,風無奈地垂頭歎氣.

其實有幾個人能想起來,她才剛來日本一年,能看懂一部分的日語字已經不錯了....

,:..

上篇:第二十二章【不靠譜】     下篇:第二十四章【陷入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