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二十四章【陷入冷戰】  
   
第二十四章【陷入冷戰】

在日本,學生的假期都不是很長,卻多.,請百度搜索15;1看書網在這個春假,凌月瑾跟著風回了中國,觀看了一場盛大的武術大會,當然,要不是年齡限制,她覺得風會直接地蹦上了場.因為假期結束時,大會還沒有結束,所以凌月瑾是一個人去日本的,離開之前還切磋了一下,結局是毫無疑問地被風完敗.

特意提前幾天回到出租屋,重新做了一些櫻花糕塞進冰箱里當零食,假期結束的前一天,簡單地穿了幾件保守的便裝,帶著一盒便當就去了學校.

她抵達時會室會室里已經有不少學生會成員呆在了那里,簡單地交代一些需要做的事宜,大家就開始分頭行事了.中午,公布休息一個小時,她分了一點糕點給大家後獨自離開去找安靜的地方"吃午餐",卻意外地在一塊公告欄旁邊瞧見了一個熟悉的人.

"……云雀委員長?"

那個總是孤高到不可一世,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少年此時正"虛弱"地挨著公告欄而站,依舊是一身純黑色的舊式校服,扣著風紀臂章的外套虛蓋在他纖瘦的肩膀上,卻仿佛隨時都會掉下來一般.

可是她聲音出現的刹那,他立即"恢複正常",猛地從歪倒變成了挺直,腳步沉重卻平穩地踏前了幾步,鳳目如刀地掃向了她:"你在這里干什麼,破壞風紀的話,咬殺你哦."

看著正在逞強的他,她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配合地把剛才他那一臉苦惱和不甘的表情無視掉,盡可能平靜地答道:"學生會在准備明天開學儀式的事宜……"話語頓了頓,她將手里的便當往前遞了遞,"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吃些東西?正好是午休時間."

她以為他是餓暈的……

云雀恭彌頗為無語地望了她幾秒,倒也沒客氣,直接地接過了便當盒就打開,然後…全是半透明的糕點.

她的午餐比他還簡陋……

隨意地捏起其中一塊,柔軟而冰冰涼涼的,吃下嘴里更是甜而不膩,帶了絲清香.總覺得…這味道有點熟悉.他沒有多想,而是在吞下一塊後隨口問道:"這是什麼."

"櫻花糕."脫口而出.

下一秒,出事了.

她的話才說完,他猛然間黑了臉,毫無預兆地捏碎了手里的糕點,然後用力把整個便當丟向了牆壁,力氣之大讓便當盒都被扔裂了,灑落在地的櫻花糕翻滾而出粘上了不少灰塵,頓時變地灰蒙蒙的非常難看.

他的動作太過于突然,突然到她根本沒反應過來,只能張了張嘴,呆愣地站在了原地.而罪魁禍首卻比她還凶,周身散發著讓人不寒而栗的氣息,似怒似恨,連眼神也寒凍的像尖銳的冰錐:"誰允許你拿這種東西給我的."

"你混蛋!"她瞬間紅了眼,聲音哽咽委屈地快哭了,"不喜歡吃櫻花糕犯得著丟掉嗎!你,你——可惡!"她花了那麼多心思去學,去做的櫻花糕,頃刻間就被他給當面甩到了地面上,而且還莫名其妙地凶她.那天他為了看櫻花把其他人都趕了,應該不會討厭櫻花的才對,可是現在……

其實他根本就是看她不順眼吧!

她氣到詞窮,他卻僅僅是盯著她瞧,眼角掃了一眼地面上躺著的精美糕點,最後才落在了她翻著淚水的左眼眼角,好半響…都沒出聲.他不會對誰道歉,也不認為這件事是他的錯,而看著眼前這個想哭卻拼命忍著的少女,他更不會去安慰她,但是轉身離開?將這個被他惹哭的女人丟下?

他又好像做不到.

于是,兩人就這麼傻站著了.

可沒一會兒,不知道是剛才被櫻花包圍導致的過敏症還沒消退,還是剛才吃的櫻花糕導致的問題,那暈眩的感覺又開始浮上來了.他的自尊決不允許他就這麼暈倒,更何況還是在女人面前,所以在暈眩的感覺更明顯之前,他終于邁開了腳步,離開了她的視線范圍.

那抹黑色的身影剛消失,右眼依舊平靜地毫無波瀾,左眼上翻滾著的淚卻再也無法阻擋地落下.她並沒有哭出聲,只是緊咬著下唇,默默地流著淚,時不時抬起手粗魯地用衣袖擦去.

討厭……

她緊盯著他離開的方向,終于開始小小的抽泣著.

討厭……

討厭死了……

餓死活該!再也不管他的事了!

這一天開始,某風紀委員長與學生會會長,陷入了莫名的冷戰之中.

*****

次日早,開學典禮期間,學生會與風紀委員會同時陷入了無聲的恐慌之中,因為他們的頭頭全都面色不善,你說風紀委員長冷著臉就算了,總是笑臉迎人的學生會長為什麼也冷著臉?在假期的時候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放學後,凌月瑾領起書包就往身處另一棟教學樓的學生會室走,不知道是冤家路窄還是怎麼的,好死不死恰恰就碰上了云雀恭彌,他正揪著一個鼻青眼腫,血淋淋的男學生的後衣領,慢條斯理地朝著校門口走,轉眼瞧見了她,冷不丁地就停下了腳步,無聲地看著,卻沒說話.

她下意識也停了下來,安靜地回視,看著看著,那種委屈的感覺又來了.

最終打破這種詭異氣氛的,是帶著一個"傻瓜"直奔而來的沢田綱吉,他似乎沒料到會碰到云雀恭彌,猛地就雙腳打顫,一臉驚恐地大喊:"云雀學長今年也是三年級?!"

"嗨,"不知道是出于什麼心理,云雀恭彌的心情似乎瞬間就好了許多,毫不留情隨手就把掌心下傷橫累累的男同學丟到了一邊,改為雙手交叉在胸前,一臉肆意的笑,"我向來都呆在自己喜歡的年紀里."

凌月瑾絲毫沒客氣地翻了個白眼,音量極輕地嘀咕著:"直接說剛升上三年級不就好了,雖然真的沒分班."

云雀恭彌似乎聽到了,意義不明地瞥了她一眼,卻沒發表意見,只是繼續盯著沢田綱吉說道:"我聽說了,你們想加入風紀委員會?"

後者立馬就尖叫了起來:"啊————!!!?是誰說的?!!!"

"聽他說的."云雀恭彌隨手一指旁邊,一身埃及裝扮的reborn正坐在半透明的金字塔里打坐.

才說完,沢田綱吉帶來的"傻瓜"非常自來熟地搭住了他的肩膀,同時伸直了攤開的五指,笑地頗為…白癡:"哦!好啊好啊!加入吧,沢田醬!我是第八代首領內藤龍祥!對了,我是托馬索家族的!"

唾罵所?凌月瑾眨巴了兩眼,突而插進了話:"等等!你就是二年a班的內藤龍祥?那個從來不上課連前任會長…不,連整間學校的人都忘記了你存在的內藤龍祥!"要不是她上次把所有學生名單都看了,絕對也會把這個人給無視了的!

"唔嗯?"

云雀恭彌終于有了反應,剛扭頭望向了她,遙遠的地方,突然間一顆子彈以飛快的速度…直沖他太陽穴!...

,:..

上篇:第二十三章【他喜歡小孩】     下篇:第二十五章【同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