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三十一章【命運相接的右眼】  
   
第三十一章【命運相接的右眼】

師父過來了,然後聞到滿屋子方便面的味道,生氣了,結果你猜怎麼著?跪鍵盤?他們住的地方才沒有那麼高級的東西.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1'51看書網當天,他忙來忙去地又是掃地又是拖地包括洗廁所,而凌月瑾正在頭頂一碗水,左手半桶水,右手半盆水地…蹲馬步.

師父好像忘記了她的形象問題,要是他過來的時候先打個招呼多好,起碼她可以買一下空氣清新劑噴噴——此乃不知悔改的人的想法.

猛然間,一股非常微妙的刺痛自她的右眼瞬間傳遍了全身,這種刺痛雖然微弱,卻突如其來,她壓根兒就沒防備.回神的刹那全身顫了顫,就這麼一下,碗,水桶和水盆噼里啪啦地倒了一地.

聲響太過于強烈,才過了幾秒,臉上蒙著白巾,手里拿著抹布,頭頂著一只穿著清潔服的小白猴的風急沖沖地跑了過來,開口就問:"【沒傷著吧?!】"

師父你果然超級好人.凌月瑾搖搖頭,苦笑:"【沒事,對不起師父.】"

她站的地方已經成了小水潭……

"【所以我才叫你要按時吃飯,別光吃方便面和面包啊!】"嘴里說著嚴厲的話,眼神里卻藏不住擔憂.他踩著靠近,有些著急地打量著她,"【真的沒傷著?】"

"【真的沒有,】"她攤開手,微笑,"【東西掉下來之前,我用桶接住了.】"頓了頓,她的笑容僵住了幾分,然後逐漸變地脆弱,"【師父,我剛才…右眼痛了一下.】"

話音剛落,他的眼瞳猛地一縮,單手撐在了她的牛仔褲上高高地抬著頭:"【你沒清洗那顆義眼?不會感染了吧,讓我瞧瞧!】"

她索性蹲了下來,仍由他伸直手捧住自己的臉頰:"【我每天都有洗的,只是…痛在里面.我總覺得…有什麼靠近了.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就是感覺有什麼…過來了.】"

風張了張嘴,什麼都沒說.

"【沒事的,師父,你問吧.】"

他還是猶豫了一下,眉頭蹙地很緊:"【小時候的事,你現在還記得多少?】"

凌月瑾頓時苦笑了起來:"【我遇到你時才四,五歲,我能記得多少?】"

好半響,他垂下手,一臉自責:"【當初我就該拜托reborn幫我查查你的身世以及…遇到的經曆.】"

他遇到她的時候,是陰天,距離今天也差不多有十年了.她闖進了他平時練武的地方,那里本該荒無人煙,只有一棟古老的,據說鬧鬼的古宅以及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嬰兒.

那時,她傻愣愣地抬頭望著天空,那里烏云密布,還閃著雷,其實沒什麼好看的,她卻像是被迷住了一般,一直,一直在看,連他在喚她,她都沒聽到.無奈之下,他只能繞到了她的前面,卻怔住了.

那個小女孩,四肢布滿了針孔,右眼被薄薄的紗布擋著,可那里很平,平地就像是沒有眼球.雨很快就落下,眨眼間嘩啦啦地淋濕了大地.他讓她到他家避雨,她不聽;她右眼的紗布開始滲血,他讓她換一下綁帶,她不聽;他說什麼,她都沒聽到.

他想將她打暈扛進屋,可他每次靠近,她都會下意識地反擊.用咬,用瓜,用撞,跟野獸一樣的攻擊方式.等他將她制伏後,她又乖地像只小兔子.他替她洗了澡,換了衣服【大號男式唐裝】,檢查眼睛,換了藥,她對他說——

"【謝謝.】"

她左眼是獸瞳,沒有右眼球,身體虛弱地隨時都會倒下死去,記憶混亂,受到一點點的刺激就會動手打人,甚至將他咬出了血.他不是傻瓜,他甚至其實到過外國,當過殺手,偷過東西,雖然只是做任務.因此他很快就猜測到一種可能性——人體實驗.

他帶她看了醫生,從小醫院到大醫院,全都證明了她的右眼曾遭到強行撕扯,根本沒有複明的機會,甚至可能會因為傷口感染而死去.

她裝了義眼,那是他花重金特意讓人做的,力求跟她的左眼一模一樣,這樣別人就不會看出來不妥.他用小嬰兒的身軀照顧了臥床的她一年多的時間,她動不動就發燒,嚴重的時候甚至會昏迷.

他在中國找遍了她的親人,她的過去,除了知道她跟她的家人曾在意大利旅行,後來她的雙胞胎妹妹不見了,父母發生了交通意外,之後的事怎麼查都查不到.但是……

她恐懼意大利.

意大利是黑手黨非常流行的地方,人體實驗既然被禁止,也肯定有不少黑手黨在繼續.她越來越不安恐慌,他只能放棄,帶她回了中國.

之後,她成了他第一個徒弟.

他本以為,自己再無可能收到的徒弟.

三年前,她從樹林里撿回了傷痕累累的一平,被人家家族里的人找上門,半年後,一平成了他第二個徒弟.

兩年前,大徒弟留書出走,幾個月後,寄回來了一封需要監護人簽字的轉學通知書……

話說,為什麼她會這麼巧地來了並盛町?不對啊,當時的她是怎麼出境的?偷渡也沒這麼順暢啊!

這是風半夜睡不著正在發呆時,終于意識到了的問題.

*****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我是新轉到黑曜中學的學生,可是卻迷了路.請問您知道路該怎麼走嗎?"

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少年揚起了柔和而有些膽怯的笑,軍綠色的服裝卻又奇異地給他帶來幾分強勢和冷厲.

違和感……

而且,能迷路迷到隔壁街區,也算是一種絕活了吧.

想是這麼想,凌月瑾卻還是微笑地指了指旁邊:"這是最近的路,往那兒直走,第三個路口轉左,很快你就能看到一個叫黑曜保健中心的廢墟.穿過黑曜保健中心就是你要找的學校了."

"這樣啊~."藍色的發遮擋住了他的右眼,可是那暴露在外的同顏色的眼睛卻彎了彎,似笑地愉快,"說起來,您是學生會的嗎?這校服…應該是並盛中的吧."

"啊~是啊,"她瞄了一眼扣在左袖上的臂章,禮貌性地微笑,"你對學生會感興趣嗎?"

"嗯!"他用力地點了下頭,忽而又微紅著臉,羞澀地摸摸自己的後腦勺道,"我聽說並盛中的風紀是這附近所有學校里最好的,學姐您…肯定很厲害吧."

她笑容一僵,略顯苦惱:"事實上…真正管理著並盛中的,是風紀委員會."

"可是……"他歪過了頭,眨巴著眼滿臉疑惑,"風紀委員會…不是隸屬學生會的嗎?"

"……嚴格來說是這樣,"她停了一下,苦笑,"但基本上在並盛中,學生會才是那個打雜的.說起來,你再不走的話,會遲到的哦,第一天上學就遲到,不太好吧."

"糟糕!我差點忘了!那我先走了."他瞪大了眼,扶了扶書包的肩帶飛快地跑了起來,剛跑了幾十步又猛地停下,轉過身高高地揮著手,略提高音量地喊道,"我叫樺根,學姐您呢?"

"我姓凌."

"凌學姐,下次見!"喊完,他這次真的離開了.

然而,他才離開,她的表情立刻變地憂慮.若有所思地撫上自己的右眼,最終僅是搖搖頭,將那種仿若錯覺的感覺散去....

,:..

上篇:第三十章【搶劫犯】     下篇:第三十二章【樺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