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三十七章【賣萌的小黃鳥云豆】  
   
第三十七章【賣萌的小黃鳥云豆】

當夢境要重複第二次時,云雀恭彌已經失去了所有耐性,他把扛著女孩的男人殺了,然後夢境重新"讀取".特麼對于1'51看書網我只有一句話,更新速度領先其他站n倍,廣告少後來他把要挖她眼球的人全殺了,夢境又一次重新讀取.接著他換了目標,把將女孩拖出去的男人殺了,結果還是沒變.他想了一下,索性把小時候的凌月瑾給"殺"了,結果…仍舊是重新讀取.

凌月瑾從頭看到了尾,摸摸鼻子扭過了頭.她懷疑再這麼下去,他會不會惱羞成怒將把他拖進來的她也宰了.

云雀恭彌的臉色果然非常的不好,全身都是殺氣騰騰的.當夢境第n次重複又回到了開頭時,他瞥了凌月瑾一眼,冷不丁地就舉起了浮萍拐,朝著凌星宇沖了過去.

"!"凌月瑾臉色一變,變調的驚叫聲猛地響起,"不要————————"

在浮萍拐即將擊中毫無感覺的凌星宇時,夢境突然"嘭唥~"地一聲化為碎片,快速地奔潰粉碎.在黑暗來臨之前,她聽到了他那帶著嘲笑味道的聲音:"哼,草食動物."竟然到現在,都要護著那樣的人.

睜開眼睛後,凌月瑾不適應地眯了眯眼,接著就對上了一雙圓咕嚕的眼睛.一只黃色小胖鳥站在了她的臉前,歪著頭盯著她.對視八分鍾之後,她不由地笑了起來,有些艱難地爬起了身坐著,理了理垂到了臉前的劉海,一邊順著散了下來的頭發一邊對飛到了自己膝蓋上站著的小鳥笑道:"你好."

小鳥拍拍小翅膀,小腦袋轉了轉.

其實它…好像小鴨子.她清了清喉嚨,像是沒話找話一樣說道:"我叫凌,你叫什麼?"

小鳥又歪過了頭,突然聲音清脆地叫道:"hibari~hibari~"

云雀?她眨了一眼:"你的品種是云雀吧,所以你的主人才叫你hibari."不會怕人的鳥,從來只會是人養的.

"hibari~hibari~"

"……你的性別是什麼?"試探性.

"hibari~"

"住的地方呢?"

"hibari~"

"……"

"……"

"……養你的人叫什麼?"

"hibari~"真相中.

這時,一個帶著不悅的聲音自前方傳來:"云豆,過來."

小鳥突地飛起,安安穩穩地落到了來人的頭頂上,跳了幾下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坐下窩好.凌月瑾順著它飛的軌跡望了過去,一個傷痕累累的少年扶著只剩下門框的牆邊站著,灰藍色的眸鎮定地看著她.

"云雀委員長?你怎麼——"

"我休息的地方離這里只隔了一個牆壁."不然云豆也不會飛了過來.

"……這樣啊."其實她想問的是,為什麼你傷地這麼重……

一時間,兩人相對無言.可能是嫌太過安靜,云豆轉了轉頭,突然拍著翅膀高聲唱歌:"綠蔭蔥郁的並盛,不大不小中庸最好~總是一成不變,健康而堅強,啊啊——一同謳歌吧,並盛中學~~~"

"……云雀委員長,它唱的歌…是您教的?"

"啊啊~那又怎樣."

遲疑片刻,她老實說出口:"可為什麼它叫您名字時那麼正常,一唱歌…就飆高了好幾個音?"

"你問云豆."理所當然.

問了它也只會叫你的姓氏好不,結果矛頭還不是指向了你自己.她嘴角一抽,念頭一轉,微笑道:"您不如坐下來,我這樣抬著頭看您,有些辛苦."就算實話告訴他,他這種傷勢站著只會嚴重化還會浪費體力,他也是不會聽的吧.

他淡淡地掃了她一眼,腳板往一邊一側似要離開,動作突然一頓,臉上閃過了一絲痛楚,爾後強作鎮定又有些搖晃地就地坐了下去.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他完全一副沒事人一樣,讓小黃鳥跳到了自己的手指上,漫不經心地逗弄著它.

凌月瑾有些嫌熱,將長發卷起就這麼束成了一團,曲腿抱膝坐著,頭高高地揚起望著天花板.

"云雀委員長不問問剛才夢境的事嗎?"幻術被破,六道骸應該有所察覺的才對,怎麼到現在都沒進來?

他輕撥著云豆下顎的手指停了一瞬,並未看她:"我對草食動物的垂死掙紮沒興趣."

"這樣啊……"

"而且,"他抬眸,目光平靜,語氣慵懶卻肯定,"現在,你就在這里."你還活著,就在這里,那麼問什麼都是多余的.

——"【你現在還活著,那就不許放棄生存.我會找到的,醫治你的方法,你需要做的,僅僅是好好休息,乖乖吃藥,然後…想起你的名字,你欠我一個名字.】"

師父……

她閉上了眼,嘴角勾起了愉悅的笑,那麼的真實.

"抱歉,云雀委員長,我想睡會兒."

"……敢打呼嚕就咬殺你."

"啊…好吧."也許她該問問師父,她睡覺會不會打呼嚕.

睡覺跟在幻境中是兩回事,她在夢境里早就被折騰地精神力消耗過多,就算醒過來腦子都是糊塗的,不然也不至于跟一只鳥進行那麼白癡的對話.她睡地很沉,雖然一身狼狽,看起來卻安穩的很.也因此,她並沒有聽到,廢樓外傳來的隱約的爆炸聲.

自從reborn來了並盛町之後,這種熟悉的爆炸聲幾乎每天都能聽到.

"出去看看."輕輕一抖手指,云豆便展翅飛了出去.等它的身影穿過了牆壁上方的縫隙,他才收回了目光,掃了睡沉了的凌月瑾一眼,他曲起一條腿,抱臂埋下了頭,也開始閉目養神.

非常細微的打斗聲持續了不短的時間,隨即響起的爆炸聲也漸漸靠近.云豆飛了回來,站在牆壁上方的縫隙,尖著嗓子喊道:"被打敗了~被打敗了~"頓了頓,"綠蔭蔥郁的並盛——不大不小中庸最好——總是一成不變————"

凌月瑾是被吵醒的,因為云豆唱的歌又飆高了好幾個音,聽起來有些刺耳……

下一秒,隔壁房的牆壁被炸地倒塌,碎石到處亂飛,要是剛才云雀恭彌還呆在那邊,說不定會被石頭砸地滿頭包.云豆在亂石中穿梭,動作敏捷地飛到了他的肩膀上淡定地坐下,他抬了頭,隨即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低眸瞥向了斜對面躺在樓梯底,明顯傷重的獄寺隼人.

"其實我自己也能出來,不過也好……"印有淡淡的黑眼圈的眸略顯無神地望向對面,隨即走到了獄寺隼人的旁邊,語氣平靜,"那邊的兩只,能留給我嗎?"...

,:..

上篇:第三十六章【背叛的代價】     下篇:第三十八章【櫻花過敏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