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四十五章【被守護的天真】  
   
第四十五章【被守護的天真】

"你這女人怎麼會在這里!"

"骸大人……"

"kufufufu~冷靜一下,犬,還有千種.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1'51看書網"他沒有回頭,只是若有所思地撫上了自己血紅的右眼,語氣輕柔而詭異,"果然,是因為這只眼睛嗎,我倒是低估了輪回之眼的侵蝕力."上次也是這樣,無意間被輪回之眼的黑暗侵蝕…若當時的對手不是那個天真的小孩,只怕…會打到其中一方死掉為止吧.

她停在了他身後不遠的地方,被雨傘和雨衣擋地嚴密的身體細微地顫抖著:"我也沒想到,你竟然也會來看比賽,六道骸."

六道骸,輪回之眼的真正擁有者.沒有人知道他以前叫什麼名字,也沒有人真正了解他的過去,或許他自己也不了解.他多出了六世的記憶,在混亂中,他索性以"六道骸"之名,重新組成一個新的自己.

側過身,歪過頭,望著站在自己對面不知道是冷還是怕,微微顫抖著卻還是倔強地站在那里的少女,他不由嘲諷般地笑出了聲:"kufufufu~可怕嗎?為什麼還要過來這邊?"明知道靠地越近,輪回之眼對她的影響越強烈.

"我有些在意."她停頓了一下,"我不知道我在在意什麼,也許,只是想看看擁有輪回之眼的你,過地好不好."說到底,她在意的也只是輪回之眼的所有者,而不是"六道骸".但,似乎沒多少區別,因為沒有前者,後者就不會出現.

"因為'同病相憐’嗎?這份偽善我就隨意地收下了,只是你也別太悠閑,因為真正的侵蝕,現在才是開始.不是輪回之眼對你的侵蝕,而是你自身的黑暗哦."

"……什麼意思?"

"kufufufu~你覺得是什麼意思呢?"說著,他突然扭過頭望向了對面,半響後說話的聲音輕了許多,聽不出任何情緒,卻讓人感覺…他在感歎,"那份天真…沢田綱吉,你還真是一點沒變啊."

"……"

雨漸漸地停下,因為沢田綱吉的闖入,雖然救下了傷重的藍波,卻也失去了雷電戒指以及太空戒指.

******

"轟————————————————"

颶風從教室內冷不丁地卷出,甚至不給人反應的時間,沖破了玻璃窗,卷起了一堆桌椅打橫飛過走廊,紛紛掉落到了外面的操場上.沢田綱吉一行人小心翼翼地自三樓探出了頭,果然瞧見了在黑暗中摔地歪七亂八的桌椅,還有一地散亂的玻璃.

沒有人注意到,凌月瑾瞬間慘白了的臉.

換了一個人的切爾貝羅將一部機器推了出來,淡定地解釋道:"為了配合暴風戒指的屬性,場地的各個位置都設置了這樣的颶風渦輪機.這部機器一共有四個出風口,時間一到,它們會自動向四個方向突然噴出超強的風暴,而威力,剛才你們已經看到了."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凌月瑾全身都在顫抖,臉色慘白,大大的黑眸中浮現出一股十足十的恐懼,"你是說…整個場地,也就是說,包括相連的東樓三樓也包括在內?"

"是的."

話音剛落,凌月瑾猛地一個跺腳,氣急敗壞的大叫:"你們有沒有想過這里是學校!學校啊!你們這是想毀掉整層教學樓的三樓嗎!"

"哈哈~"山本武摸摸後腦勺,笑地頗為爽朗,"真不愧是學生會長,第一時間想到的果然是學校啊."

"不是這個問題啊……"她舉起雙手捂住了臉,瞪大了略顯無神的眼,一副即將奔潰的表情,"你們有沒有想過,要是被云雀恭彌發現,恐怕不止是作為對手的巴利安,安置這種裝置的切爾貝羅,恐怕就連有一份參加比賽的我們,也會被他咬殺的啊!!!"特別是身為學生會長的她,絕對是罪加一等,只有被送進急救室的份啊!

山本武笑容猛地一僵,一滴冷汗緩緩落下:"好像…是挺可怕的……"

獄寺隼人也是蹙眉:"對他來說,學校絕對是比比賽重要的吧."

笹川了平完全不在同一條神經性上,爽快地說道:"云雀那家伙肯定會極限地了解的吧!"

可是,沢田綱吉跟凌月瑾一個表情,也同樣在發抖地接過話:"不…絕對會被咬殺的吧,我們在場的所有人."

reborn無所謂地擺手:"嘛,所以我才讓迪諾把云雀有多遠引多遠啊."

所有人,同時松了一口氣.

"?"切爾貝羅對視一眼,其中一個平靜地回答道,"如果是教學樓的問題,請不用擔心.比賽過後,我們切爾貝羅會負責把學校恢複成原樣的."

"在上課之前?"凌月瑾.

"絕對是在不相關的人發現之前."

凌月瑾拍拍胸口,笑了:"那就好."撿回一條命了.

對面,頭頂上戴著皇冠,劉海長到完全遮住了臉的金發少年笑地肩膀亂顫:"嘻嘻嘻~學校好像很有趣啊,王子很好奇."

他的旁邊,一個穿著斗篷蓋地嚴嚴實實的小嬰兒用不屑的語氣說道:"只是浪費金錢教出一群天真的孩子而已."

比賽的難度無疑在逐漸地增加,飛刀外加鋼絲與獄寺隼人的炸彈,不斷地摧毀著教學樓的各個教室,連同圖書館.15分鍾後,兩人都受了重傷,在失血過多的情況下,莫名地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的互毆.如果支撐那所謂的王子要贏的意志,可能只是單純地不服輸,這點跟云雀恭彌很相像.

只是獄寺隼人卻不同,他不願意輸,不願意給"彭格列十代目"丟臉,他知道只要他贏了,局勢就會向好的方向扭轉,輸了,他們就再無退路,所以他甯願用自己的生命去拼.

然而,這跟沢田綱吉的意願,跟他最在乎的人的意願卻是完全相反的.

"別開玩笑了——————"第一次,沢田綱吉憤怒地大吼著,"你根本沒弄清楚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戰斗,我們不是為了這個莫名其妙的戒指!而是為了我們大家還能一起去打雪仗,一起去看煙火!所以才不斷變強!所以才努力戰斗的啊!要是你死了,我們就再也不能一起玩,一起說笑了!那麼這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凌月瑾靜靜地透過屏幕看著獄寺隼人傷橫累累的臉,緊接過他的話,給出最致命的一個問題:"獄寺隼人,你覺得,如果你讓沢田君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朋友死去,他還笑地出來嗎?"

不論是你,還是山本武,笹川了平,就連六道骸,他們願意成為守護者的其中一個原因,不都是為了保護他的這份天真,保護他那純粹的笑容的嗎?至少,她昨天看地出來,六道骸他…想要去相信沢田綱吉的天真.

那一瞬間,所有人清楚地看到,獄寺隼人臉上的恐懼.

"十代目……"

就在下一秒,圖書館的颶風渦輪機終于傳出了一聲刺耳的聲響,然後,圖書館爆炸了,濃濃的硝煙和強烈的巨火包圍了整個三樓,也淹沒了某王子以及獄寺隼人的身影.觀眾席上的電視屏幕,只剩下讓人煩躁的沙沙聲.

在一片沉重的叫喊聲中,獄寺隼人拖著一路的血跡終于回到了隊伍中,可還沒高興上幾分鍾,一個預料中的聲音插了進來.

"你們在我的學校里,搞什麼破壞?"

計劃里明明是失蹤了的云雀恭彌,此時正站在一堆"尸體"前面,舉著粘有血跡的浮萍拐,殺氣騰騰地望著他們.

刹那間,凌月瑾一行人全部僵硬石化,腦海中不斷回響著一句話——

死定了啊!!!!!!!!!!...

,:..

上篇:第四十四章【所謂相撲大賽】     下篇:第四十六章【云雀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