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四十六章【云雀歸來】  
   
第四十六章【云雀歸來】

一路咬殺了所有擋路的所謂雷擊隊成員,特訓回來的云雀恭彌表情陰郁地掃望了一眼三樓的慘狀,最後將目光落在了表情僵硬的凌月瑾身上:"學生會長.,搜索15;1看書網你就知道."

果然第一時間找她算賬嗎?凌月瑾欲哭無淚:"是……"

"讓非本校人員非法入侵學校,參與毀壞教學樓,還群聚,"灰藍色的眸瞬間染上了幾分嗜血和壓迫,"你想被咬殺嗎?"

"呃…咳咳,首先,我不知道其實還有這麼多人在學校里,"她掃了一眼他身後一路躺著的"尸體",苦笑道,"至于毀壞教學樓,我已經得到許諾,明天絕對可以恢複原狀,至于群聚…我只是在看比賽……"

"哇哦,所以你就想這樣算了嗎?"他突然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怎麼看怎麼恐怖,"什麼比賽非要在我的學校舉行,我看你們只是欠咬殺."

聞言,凌月瑾頓時嘴角抽了抽:"別告訴我您不知道這幾天在舉行彭格列指環的爭奪賽……"

"這種事沒聽說過."脫口而出.

"reborn!!!"

被瞪了的小嬰兒頓時扁嘴賣萌:"跟我沒關系哦,因為云雀是迪諾負責的嘛~"

所以云雀恭彌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趕鴨子上架的嗎!

最終這場云雀恭彌引出的混亂,在拋出了六道骸這個誘餌後得以解決,雖然…他在離開時特意警告了凌月瑾,若是明天他看到學校有一點損傷,他不介意親自打電話給醫院,幫她定一個床位.當然,這還是被凌月瑾自動美化後的意思.

******

"kufufu~"在烏云密布的陰天中,自身後傳來了腳踩在草地上的聲音,同時響起的,還有那輕柔而詭異的語調,"聽說還沒上任,你就先把我這個老師給賣了啊~"

"六道骸?"原本抬頭望天的凌月瑾頓時回過了頭,驚奇地看著那穿著簡單的白衣黑褲,光著腳的少年,"你怎麼會在這里?還有老師是怎麼回事?"

"沒聽說嗎,"他姿勢懶散地坐在了她旁邊,頭頂上的"鳳梨毛"在風中搖搖欲墜,"那個arcobaleno為你找的幻術老師就是我啊,要通過輪回之眼入侵你的夢境,實在是太簡單了."可是他沒想到的是,在幸福中成長起來的少女,她的夢會是這麼陰氣沉沉.看來小時候的經曆,對她並非完全沒有影響.

她緩慢地眨了一眼,像是察覺到了他的想法,輕輕地笑了:"這里,是師父撿到我的地方,也許你會覺得很沉悶,但是,我永遠都很喜歡這片草原,這片烏云."隨著她心中的念動,草原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小身影,他正在遠處練拳,漸漸地,有了一平和藍波的打鬧,有了沢田綱吉,山本武,獄寺隼人的談笑,很快的,reborn一腳踹飛了沢田綱吉,不遠處的樹下,云雀恭彌正坐在那里教云豆唱變調的校歌.

"kufufufufu~"

他突然笑出了聲,她卻羞紅了臉,語氣輕緩地說道:"我好像很貪心."

"沒有不貪心的幻術師,"他反倒是很滿意的表情,"果然…成為我的力量吧,輪回歸來的少女."

這一次,她沉默了一會兒後,扭頭望向了他,目光真摯:"那要看你,把我的力量用在了哪里."

*******

"嘀嘀嘀~"

"啪!"

翻手拍掉了鬧鍾按鍵,凌月瑾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起床,頂著凌亂的長發一頭撞上了房門,然後不知道疼一樣打開了門走出去.她的房間正對著廁所,連接著大廳,所以很快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喝茶的少年以及在廚房里忙活的風.

"早上好……云雀恭彌,師父."說完,被腳下的地毯一絆,嘭的一聲撞上了廁所門.

云雀恭彌挑了挑眉,打量了一下她身上完全沒品味的睡衣——短袖無扣的上衣外加中褲——也沒放下茶杯,就這麼看著她道:"早."

正拿著鍋鏟的風對于她這個反應也沒感到意外,只是繼續煮著粥,頭也不回地打招呼:"早上好,月瑾."

八分鍾後,凌月瑾"嚓"的一聲快速打開了廁所門,咬著牙刷滿嘴泡沫地大叫:"云雀恭彌!為什麼你會在這里的!!!"

已經將茶杯換上了報紙的少年淡定地回答道:"給我說說這幾天的比賽情況."頓了頓,"還有,泡茶."

你其實是來喝茶的吧!!!

對于總是任性自我的少年已經認命的凌月瑾撓撓頭,歎了一聲就轉身回了廁所繼續刷牙洗臉,只是昨晚才夢見了他的宿敵六道骸,一大早就看到他,總覺得心里有些不安地砰砰直跳.

二十分鍾之後,已經換上了校服的凌月瑾嘴叼著橡皮筋,雙手拐到腦後一邊紮著頭發一邊進了廚房張羅早餐.

"云雀委員長,過來吃早餐了."

被喚的人動作停了一下,然後就真的非常聽話地坐在了風的對面,凌月瑾的右手邊了.本著吃不言寢不語的傳統美德,早餐時間大家都很安靜,云雀恭彌倒也沒追問比賽的事.只是出門的時候,風理所當然地遞給了他們兩個便當盒,他連云雀恭彌的午餐也一塊兒准備了……

"謝謝."略顯冷淡的道謝聲,他接過裝著便當盒的袋子掛到黑色機車的把手上,然後翻身坐了上去,"學生會長,上車."

"誒?"剛拿起書包要走的凌月瑾怔了一下,回頭對上那雙冷厲的灰藍色鳳目,遲疑地問道,"您這是…要載我去學校?"

"哇哦,難不成你想遲到?咬殺你哦."他一挑眉角,語氣不冷不淡,"指環賽的事,你還沒說."

其實她全速奔跑的話,是能趕到的.稍微猶豫了一下,在他不耐煩之前,略顯膽怯地坐到了他的身後,臉頰微微泛紅,也沒敢碰他,只是將雙手拐到身後緊抓著機車的裝飾鋼條.

一路上,她盡可能簡潔地給他講解指環爭奪戰的事,略去了比賽時的情況,其實要說的並不多,等他們來到校內的停車場時,也差不多說完了.只是因為姿勢問題,待來到目的地云雀恭彌忽然來了一個急刹車,凌月瑾就控制不住一頭撞上了他的後背,那結實的肌肉和堅硬的脊骨擱地她鼻子發疼,仔細看還撞紅了.

她只是悶哼了一聲,也沒抱怨,就這麼捂著自己的鼻子下了車,也幸好云雀恭彌並不介意她撞自己的這一下,簡直像是沒感覺一樣停好了車,拿起便當就朝接待室的方向走.

你還沒鎖車……

張了張嘴剛要提醒,卻又立馬放棄了.試問在並盛中,誰敢偷風紀委員長的機車,又不是嫌命長.

然而,兩個情商低的少年少女們並沒有意識到,在云雀恭彌因為心情好以及想早點知道比賽的事情的前提下,破天荒地載了學生會長上學這種事,對于一群一無所知又八卦的學生來說,是多麼刺激的一件事.

結果可想而知,一個古怪的流言,開始在校園中蔓延開來....

,:..

上篇:第四十五章【被守護的天真】     下篇:第四十七章【情緒不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