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九十一章【守護的感情】  
   
第九十一章【守護的感情】

凌月瑾覺得自己又做了幾個夢,夢里有著華麗的城堡,亂七八糟的爆炸聲和人吵架的聲音,偶爾會混近了柔和的勸說.15[1看書網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麼?但更多的,是她坐在鳥語花香的花園里,安靜地看書的情景.

不,不是她……

可又像是她……

"婧,有辦法帶我們繞過d的所有眼線,偷偷去敵陣中心嗎?"

"……你瘋了嗎?我們可是好不容易才騙過了那個情癡的."

"拜托了."

"……現在的彭格列…真讓我討厭."

她聽不清是誰在說話,連聲音傳達在她耳邊時,都有些模糊.不,不是模糊,而是明明聽到了…腦子里卻無法讀懂那個意思.模糊之中,有什麼在抗拒她去讀懂那些話的意思.

"kufufu,再不從'過去’回來,我可就要揍你師父了."

六道骸!!???

睜開眼的瞬間,剛才無意中窺視到畫面全都忘記了,眼前,是正探著頭一臉擔憂的風,風的後面,臉上貼著創可貼的云雀恭彌表情非常的臭.他們似乎沒有發現六道骸跑了過來的意識,連風都只是擔憂地問著她身體如何,意識是不是還清晰之類的.

而她只想說,不僅意識很清晰,還多了另外一個人的意識.

"kufufu,"六道骸的聲音里明顯帶著憤怒,"第二次了,你們彭格列又把我可愛的庫洛姆帶去哪里了?"

被西蒙家族的人綁架了.她這麼想著,然後六道骸沒吭聲了,可能是氣到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里似乎是醫院,右肩上的傷早已好了大半,只剩下失血帶來的略微暈眩而已.云雀恭彌已經沒有穿西裝,反而是換回了校服,肩上披著他那件只掉過一次的舊式校服外套,在純黑的外套上,紅色的袖章尤其明顯.

他將一個奇形怪狀的石頭丟到了她懷里,非常隨意地解釋道:"raito在里面,如果你的火炎點不燃這塊石頭,raito就會死,永遠的."跟她對他一樣,他同樣清楚的知道,她的弱點是什麼.

那是在乎的人以及對生命的執著,不管是自己的生命,還是別人的生命.

她不明白"raito在石頭里面"到底是什麼意思,唯一想到的只有兩件事,一件是她的火炎點不燃石頭,自己的匣動物伙伴就會死,第二件…raito是她的伙伴,既然有死亡的危險,其他人不會沒有經過她的同意就把raito變成這樣,所以這肯定是raito自願的.

它敢拿它自己的生命來賭,她也必須去回應它.

不,她必須救回raito,那只一從未來過來,一看到她就高興到"哭"的小黑兔!

想法剛起,靛色的火炎瞬間自石塊內部燃起,轉眼間化為強大的火炎卷襲了整間病房,還吹走了她蓋了一半的被單.待火光散去,她疑惑地看著空了的雙手,好半響才把目光轉到了自己的右腳腳腕上,那里多了一條腳鏈.

由許多細小的靛色菱形寶石串成的長度不同的鏈子,鏈身緊扣她的腳腕,前後呈弧形交錯疊加六條,一共有十二條.腳側兩邊卻是兩條直垂向地的小型的黑白色八卦陣,仔細去看,對著腳外側的鏈身上,還有一只黑兔子的腦袋,那是解開腳鏈的扣子.

"……raito?"

她輕輕地喚了一聲,從黑兔子的腦袋那里,頓時傳來了一聲熟悉的——

"咕嗚~~"

像是在撒嬌.

她立刻就笑了,風看著他們,臉上不由地揚起了柔和的笑意.

云雀恭彌卻是嘲諷般地冷哼一聲:"腳鏈麼."見她疑惑地望了過去,灰藍色的眸中閃過了一絲調侃,爾後舉起了自己的左手,那上面,是一條形狀複雜寬厚的手環.靠近手背那邊的分明是小刺猬的腦袋,中間"vongola【彭格列】"以及"famiglia【家族】"兩個單詞交叉疊加,側邊豎著長度不同的尖刺,尾端還有兩個單邊的手銬,手銬下連著鐵鏈.

手環以及…腳鏈……

raito你是故意的嗎!!!凌月瑾瞬間紅了臉.

"嘛~這種事怎樣都無所謂了,我要回去睡覺."他打著哈欠,起身就離開了椅子朝著門口走.

風望著他的背影,無奈地搖搖頭.明明就不是無所謂,不然不會特意舉起那只手,還拿正面對著她.正想著,云雀恭彌已經打開了門,門外站著一個不過十多歲的白發紫眸,眼角刻有倒皇冠紋身的少年,他舉起了右手,笑地神清氣爽,語氣卻甜膩膩地拐了好幾個彎:"chaos~云雀醬,瑾醬應——"

"嘭——————"

病房的門被狠狠地甩上,隱約間似乎還掉下了幾層灰.云雀恭彌的表情變地陰沉惱怒,周身都散發著讓人不寒而栗的殺氣.下一秒,房門被炸開,那少年坦蕩蕩地張著那對變小了的白翅膀,笑容依舊爽朗到讓人咬牙:"好過分啊~云雀醬,明明瑾醬是我救的,竟然這樣對我~真讓我傷心~"

聞言,云雀恭彌冷冰冰地答道:"治療結束後就沒你的事了,滾到一邊去."

"治療還沒有結束哦~"他偏過頭,笑地陽光燦爛,"作為被趕鴨子上架的臨時醫生,我有義務問問瑾醬的身體狀況的哦~比如昏迷期間有沒有被某個人偷襲~之類的?"

"咬殺!"云雀恭彌一拐子丟了過去.

里面,風撿回了被子,體貼地蓋在了凌月瑾身上微笑道:"你再休息一下吧,恭彌說明天要帶你去沢田綱吉他們那邊,睡不著的話,不如我跟你說說繼承儀式之後的事?"

"那個…師父,"她嘴角抽搐地指著正在病房門口打架的其中一人,"他不會是這個時代的白蘭吧?"

"唔嗯?"風歪過頭,笑地一副天下太平的模樣,"你在說誰?"

"……不,沒什麼."

"呵呵~開玩笑的."風盤腿坐了下來,聲音中並沒有在未來他殺了自己的怨恨,甚至沒有哪怕一點的負面情緒,"他是白蘭沒錯,聽說正在由門外顧問24小時監視著,不過也多虧了他才救了你和山本武."

"山本武沒事了!"眼睛瞬間亮了.

"嗯,大概還要休息幾天就能動身了."回過頭,看著還在嘻嘻哈哈少年白蘭,他的眸中閃過了一絲複雜.

他也詢問過白蘭,為什麼願意救月瑾和山本武,結果得到了一個很奇怪的答案,說是還人情.向殺了十年後的自己的人還人情,這個答案確實是匪夷所思.

——"【但是小師父你知道嗎?我本來打算在創造新世界後,第一時間就是回到過去搶了還未遇到你之前的小瑾的~嘛~終究只是想看看過去的小瑾而已.雖然這只是未來的那個白蘭的目標.可是沒想到鬧到了最後,竟然是以這種方式讓我遇到這個時代的小瑾~這個世界,果然還是挺有趣的~.】"

那個時候,風就很清楚的明白,這個少年很聰明,而且意志力極強.他不僅能夠坦然地面對未來的自己的死亡,還能坦蕩蕩地救下曾經作為"敵人"的山本武,最難得的是,在得到未來戰的記憶後,他能夠清楚地分出,誰是十年後的白蘭,誰是他自己,絲毫不受那段記憶影響.

即便性格沒個正經....

,:..

上篇:第九十章【被針對的凌月瑾】     下篇:第九十二章【小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