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九十四章【東方來客——婧】  
   
第九十四章【東方來客——婧】

夜晚降臨,沢田綱吉一行人原地燃起了小型篝火,圍在那里開始陳述自己的疑惑,特別是戴蒙*斯佩多對凌月瑾的莫名敵意以及他口中的——婧.15[1看書網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麼?

reborn側過了頭,掃向遠處的身影,從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側身躺著的云雀恭彌的背影以及披在上面的舊式校服外套.但是他知道,云雀恭彌的懷里正卷縮著一個少女,為她擋掉了黑暗中顯得刺眼的篝火的亮光.而少女以保護的姿態輕輕擁著云豆,roll【小刺猬】和raito【小黑兔】.

"我翻遍了彭格列的典籍,對于'婧’這個人的描述,非常的少."reborn轉回了頭,坦蕩蕩地對上了望過來的目光,"她是個旅行者,沒有人知道她的全名,只知道她來自遙遠的東方.在彭格列初代的時期,恰巧遇上了初代boss,受邀請在彭格列總部居住了下來,一住就是半年.而那半年里,總部內所有人,除了初代boss,所有人都患上了'路癡症’."

"路癡症?"沢田綱吉疑惑地重複道.

"這是怎麼回事?"獄寺隼人.

"跟白蘭進行choice戰時你們都在戰斗,聽不到很正常."reborn若有所思地垂下了頭,單手撐住了臉頰,"婧戰斗力為零,隨便一個小嘍啰都能殺了她,但是卻從來沒有人能夠成功.而她會的,就是現在凌正在學的——陣法.根據記載,她在總部期間,一直在研究火炎以及陣法的鞏固,導致所有人進了她住的院落都會迷路,連極度討厭群聚的初代云守也為了挑戰她的陣法而多次故意跑進去."

獄寺隼人扯了扯嘴角:"怪不得未來戰時,初代的守護者一聽到'婧’這個名字,全都殺氣滿滿的."

"那個…陣法?"山本武撓撓後腦勺,一臉疑惑,"很厲害嗎?會不會又是幻術什麼的?"

"陣法不是幻術,"reborn搖搖頭,"那是利用現有的真實資源所創造出來的錯覺,比如說你進入樹林後感覺一直在往前走,但是走著走著,你連自己拐了彎都不知道.陣法一旦完成,連她自身也要遵守陣法的原則才能走出來,跟幻術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能力.而且陣法的形成需要時間以及大量的知識,不是說立刻就能做成的.典籍上記載,婧的最高紀錄是用八天的時間,困住了戰場里所有敵人整整一個月,直到嵐之守護者解決了另一個戰場趕了過來."

獄寺隼人頓時表示不屑:"切,這麼厲害的話她干嘛不直接把敵人解決了."

"我說了,婧的戰斗力為零,"reborn淡定地撇過去一眼,"她進去殺敵絕對會在第一時間被人踩扁."

"哈,哈哈……"沢田綱吉無語地笑了笑,爾後繼續問道,"那,那個婧…小姐,真的住了半年後就走了嗎?"

"啊啊~"reborn隨意地應了一聲,"就在西蒙初代boss死後的當天,她離開了彭格列,後來過了很久,有人送回來了屬于她的戒指,只是誰都沒有再見到她,也沒有她任何的消息,就這麼銷聲匿跡了.嘛~先不說婧的事跡如何,總而言之,我想戴蒙*斯佩多這麼針對凌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她的陣法."

話音剛落,沢田綱吉的目光瞬間亮了:"那我們可以先讓凌學姐把——"

"問題是凌現在是初學者."reborn一腳將他踹翻在地,"蠢綱,以凌現在的能力,要做出能困住戴蒙*斯佩多的陣法,根本不可能也沒那時間."陣法的形成必須的條件之一就是地形,誰知道戴蒙*斯佩多在什麼地方.

旁邊,凌月瑾剛睜開了眼,就感覺到環著自己腰的結實手臂再一次收緊,無聲傳達過來的安慰和力量,讓她安心.

"睡不著嗎?"

"……好吵."那幾個人到現在都還沒睡,連說話的聲音都沒有刻意壓低.

她輕輕地微笑,安然地閉上了眼,再次睡去.

******

第二天一大早,藍波剛睜開了眼就大吼:"阿綱——我要大便!!!!!"

沢田綱吉立刻被嚇醒了,一起身第一時間就是捂住了藍波的嘴,驚慌失措地低聲說道:"安靜點藍波!云雀學長還沒醒呢!"

"唔唔!我不管!"藍波一口咬在了他的手側上,繼續吼著,"我想去大便!我要大便!現在就去——————"

本來就因為在野外而睡不好的云雀恭彌臉色變地更差了,睡眠不足的煩躁以及起床氣加在了一起,導致他立刻就起了身,舉起浮萍拐沖上去就抽飛了沢田綱吉.reborn站在一邊,指向他身後語氣悠閑到跟幸災樂禍沒兩樣:"云雀,凌要撞上去了喲~"

云雀恭彌頓了頓,回過頭,發現睡糊塗了的凌月瑾正晃悠悠地朝前走著,嘴里還嘀咕著:"小河……"而她的直線位置,是一棵大樹.小黑兔同樣迷迷糊糊地走了一條s型路線跟著,小刺猬和云豆根本就阻止不了.

"大便——————"藍波還在掙紮.

"小河……"凌月瑾無意識地繼續走著.

"大便————————"

"小河……"

"大便————————————"

"小河……"

山本武摸摸後腦勺,笑地非常爽朗:"哈哈哈~一大早真熱鬧."

獄寺隼人忍耐不住一拳就揍在了藍波的頭頂上,凶神惡煞地吼道:"蠢牛你給我安靜點!"

"嗚哇啊啊啊——————啊啊——大便————————"藍波哭了.

云雀恭彌抿緊了唇,立刻放棄毆打沢田綱吉,快步走過去一把扯住睡糊塗了的凌月瑾,將她緊緊地護在了懷里,不至于讓她撞樹上還有可能掉河里.

看著吵吵鬧鬧的他們,reborn笑了一聲,習慣性地捏住帽簷低下了頭掩住自己的表情.人類這種東西,只有擁有了想要保護的人時,才是成長地最快的時候.對于他而言,沒有什麼比親眼看到自己的學生成長,更讓他覺得愉快的事了.

幾分鍾後,沢田綱吉他們帶著藍波去找個隱秘的地方大便,順便朝上面走,而云雀恭彌留了下來在河邊洗漱,並監視正在清洗義眼的凌月瑾不會淹死自己.突然間,她左眼一瞪,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右眼眶驚詫地脫口而出:"六道骸…來了!"

"什麼?"

她轉頭望向了皺眉的云雀恭彌,瞬間清醒了過來:"他的精神力…去了山頂那里!應該是去找庫洛姆了……這分明是陷阱!"

但是…在六道骸的精神力擦身而過的刹那,她沒有去叫他.庫洛姆被困,結界的散去,明擺著戴蒙*斯佩多像昨天那樣,用庫洛姆的生命引他們上鉤,六道骸不可能不清楚,卻還是去的那麼快,那麼果斷,她沒資格去阻止他.

不惜一切都想要守護的人,這種心情,她不可能不明白.

云雀恭彌也望向了山頂,表情陰沉:"義眼洗完了沒?"

"好了!"對著河面,她小心翼翼而熟練地將義眼裝了回去,不適應地眨了幾眼.

"那直接上去吧,roll."六道骸是他的獵物,誰都不可以在他之前咬殺掉六道骸!

"咕嗶~"

利用球針體狀態,他抱著她的腰直接跳上了懸崖,趕在沢田綱吉的身後來到了古里炎真所在的大堂.大空與大地的戰斗,一觸即發!...

,:..

上篇:第九十三章【戴蒙*斯佩多】     下篇:第九十五章【所有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