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一百零九章 【任性二人組】  
   
第一百零九章 【任性二人組】

在關鍵時刻出手的,還有迪諾.在戰斗都開始了之後,這個沒有下屬陪伴就變成連在平面走路都能摔倒的徹徹底底的廢材才終于回到了酒店,可那時候云雀恭彌他們已經誤闖了巴利安的房間,打起來了.他說出手幫忙是reborn的意思,在戰斗中,云雀恭彌不能輸.

而焦躁中的云雀恭彌根本不聽勸,硬是要單獨跟xanxus打一場,估計是因為剛才差點被殺掉的宣泄.迪諾知道勸不動,索性直接讓他見識一下xanxus的全力,于是,迪諾清了清喉嚨,一臉別扭地說道:"或許是我想太多,就算xanxus的實力超強,但他也不是阿綱的對手."

下一秒,猙獰的傷口快速地出現在xanxus的臉上,那瞬間散發出的強烈殺氣和極度憤怒的壓迫力,不僅是作為對手的凌月瑾幾人,連巴利安那邊都慘白了臉,一臉受到驚訝的恐懼表情.

"嗶~!"云豆背著小白猴撲到了凌月瑾的懷里,後者抱住後卻不瞧一眼,反而是緊張地盯著前方.憤怒後的xanxus,雙槍發射,一下子就擊毀了所有的針球,要不是云雀恭彌躲得快,恐怕也會跟針球一樣,徹底地風化掉.

可能連迪諾都沒預料到xanxus的實力已經到了這種程度,火炎的強度以及涉及范圍太大,連斯誇羅和貝爾菲戈爾都要帶著自己暈過去的伙伴跳下了頂層.線紋快速地在凌月瑾的臉上延伸,她不顧自己咳出了的血,對著離火光極近,近到已經看不清的黑色身影嘶聲巨吼:"恭彌————!!?"

"還是快躲開吧,這里交給恭彌就好."迪諾迎面而來,腋下夾著風,另一只胳膊一彎就抱住了她的腰,直截了當地跳下了頂層.剛過了頂樓與下一層的分界線,她鞋子上的靛色火炎猛地加大,三人就這麼唐突地停在了半空,讓正准備甩鞭子的迪諾傻住了,"原來真的可以啊……"他還以為reborn在哄他呢,哪有不靠火炎噴射就能停在空中的.

下一秒,上方傳來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火光照亮了整片夜空.火光過後,貝爾菲戈爾率先跳了上去,將被他救下的列維和魯斯利亞放了下來,只是動作有些狼狽.幾乎是同時,凌月瑾腳下一個用力就帶著迪諾和風跳了上去,驚慌地望向了前.

被徹底炸飛的頂樓上,xanxus和云雀恭彌面對面單膝跪地,只是前者的右手手掌被徹底貫穿,而後者被迫解除了匣兵器狀態,全身都是不算嚴重的燒傷,連原本一身整潔的襯衫都變地破破爛爛,表情帶著明顯的不甘.

戰斗到達尾聲,剩下的只是決一勝負.可是就在這時,手表響了,說是30分鍾已到,戰斗結束了.可云雀恭彌明顯不想就此罷休,甚至在他的手表里傳出尾道的勸說詞後,他揮拐擊向了手表.

刹那間,皮開肉綻,鮮血從傷口中噴湧而出,沿著掌心如細小的水流流淌滴落在他的手表上,滾燙的熱度幾乎要燙傷他的手腕.灰藍色的眸閃過了一絲詫異,順著手臂往上看,一下子便對上了凌月瑾冰冷帶著憤怒的目光.

被改造後的浮萍拐多了一個半面的外殼,外殼的中間是突出的刀刃,只要用力面用准了,想要造成鈍傷還是刮傷都非常簡單.而為了破壞掉手表,他用的便是不起眼的刀刃那一面.可他沒想到的是,她突然間伸過來握住了浮萍拐的手.綻開的血肉,刺目的眼神,讓他的心髒猛地停了一瞬.

"你在干什麼."他近乎咬牙切齒地詢問道.

"我倒想問你,你想干什麼?"她緊握著浮萍拐,不顧自己血淋淋的右手手掌,聲音低啞地說道,"如果你為了這種理由將首領表破壞掉,我跟你沒完!"

"月瑾!"風趕緊跑了過去,高高地抬著頭驚慌地叫道,"你先把手放開!再這麼抓著不放,傷口會更深的!"

"不放!"她依舊冷著眼,目光緊緊地瞅著對面的少年,"除非他答應我,不再為了這種無聊的理由破壞掉首領表!"

聞言,云雀恭彌的眼神也冷了下來:"我要跟他決一勝負,誰都別想阻止我."

"我能阻止你."她無意識地用力,更多的鮮血沿著她的手臂滑下,在地面形成了一個小血潭,"想破壞掉首領表,先把我的戰士表破壞掉吧."

"……我想戰的時候就要戰,你到一邊去."

"不去怎樣!有本事連我一起咬殺!"

"嘻嘻嘻~"貝爾菲戈爾笑樂了,"內訌嗎?也難怪~"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而當你連豬一樣的隊友都不怕時,最可怕的是…熊孩子當你同伴.

"那,那個……"迪諾慌慌張張地撓著後腦勺,好一會兒才突然間冒出了一句話,"恭彌啊,這樣的,就算你破壞掉了自己的首領表,也不代表xanxus會跟你打吧?在代理戰的方面來看,你已經輸了,打了也沒意義吧."

話音剛落,xanxus突然發出了大笑聲,而且非常的愉悅:"哇哈哈哈!我也有同感!像這種東西……"說著,他學著云雀恭彌,將自己的槍對准了自己的首領表,顯然是想破壞掉它,."別管什麼手表,要打就把戰斗打完!"

不會吧……

剩下的人全部面面相蹙,巴利安那邊還清醒著的瑪蒙,斯誇羅,魯斯利亞和貝爾菲戈爾急急忙忙地撲了上去,果斷將自家首領xanxus推倒在地:"boss!!這不行的啊!!!!!!"

"放開我!渣滓們!!!!!"

"您不能破壞手表啊!那可是瑪蒙這輩子的指望啊!"魯斯利亞.

"嘻,嘻嘻……瑪蒙為了這場戰斗可是把自己最愛的金錢給全花光了啊."

而重傷的xanxus分明不是四人的對手,一邊掙紮一邊大吼著,還一拳揍向了斯誇羅.云雀恭彌看了他們一眼,面無表情地收回目光,淡定地說道:"他答應了."所以快放手.

"呃……"凌月瑾嘴角一抽,氣急敗壞地大叫,"對方的首領表不是還沒被破壞嘛!"

風摸摸鼻子,移開了自己的目光:"云雀,你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什麼?"

"……沒什麼."

大混戰中,斯誇羅又挨了xanxus的一拳:"嗚噢——————烈馬【十年後迪諾的稱號】!還有你這個女人,快帶云雀恭彌離開這里啊!快——————"讓云雀恭彌和自家首領這兩個極度任性的人湊在一起,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啊!

聞言,云雀恭彌迅速轉過頭掃向了迪諾,伸出另一只手掰開了凌月瑾的手指,眼神銳利地瞪了過去:"那我就先從你開始戰起,跳馬…不,烈馬."

"呃…那個,"迪諾抽了抽嘴角,指向了凌月瑾說道,"不如先把瑾醬的傷口處理了?"然後他再趁機逃跑,被恭彌盯上恐怕幾天幾夜都別想睡覺了!

"不必了,我想先回去,再見."凌月瑾低垂著頭,語氣生硬.只見她將云豆和小白猴往云雀恭彌的方向一丟,就這麼從頂樓跳了下去,踩著空氣快速地離開了這里.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之中,她都沒有回頭看過云雀恭彌一眼.

"哎呀……"迪諾苦惱地撓撓臉,"好像氣地很厲害啊."

"……"云雀恭彌看著那夜空,面無表情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

,:..

上篇:第一百零八章 【死亡的威脅】     下篇:第一百一十章 【暗夜中的偷襲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