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一百一十八章 【無形的羈絆】  
   
第一百一十八章 【無形的羈絆】

凌月瑾沒有跟著云雀恭彌留在學校,她選擇了在醫院里…獄寺隼人的病床邊待命.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她去過沢田綱吉的家,也去過學校甚至在大街上尋找,卻始終找不到沢田綱吉的身影,連reborn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幸運的是,她沒有賭錯,就算他怎麼玩失蹤,絕對不會丟下山本武和獄寺隼人不管.

他敲門時,她正抱著獄寺隼人的貓——瓜——在玩,可能是聞到了沢田綱吉的味道,在門被拉開的瞬間,它興奮地撲了上去,准確無比地扒拉在他的臉上.可把他撲倒後,又快速地飛奔跑了,估計是跑去玩.

沢田綱吉摔坐了在地面上,卻顧不上疼,反倒是驚奇地瞪著面無表情的凌月瑾叫道:"凌學姐!?你,你怎麼會在這里?"

"來堵你,"她沒有走過去,只是坐在原位,眼角發紅似哭過,"我想知道昨晚你們聽到的'真相’,全部."

獄寺隼人瞬間炸毛:"喂!你這個臭女人竟然敢用這種口氣對十代目說話!"

"哈哈~"山本武笑地爽朗,"為什麼會是斯誇羅的語氣?"

"凌學姐……"沢田綱吉卻蹙起了眉,原本扶著地面手不自覺地握成了拳,"可是我…還是……"

"……至少關于arcobaleno的部分,我想要知道."她眯起了眼,聲音有些輕飄,帶著明顯的壓抑,"關于我師父…關于reborn,關于arcobaleno以及這場代理戰爭對他們的影響,我都想知道.百慕達的目的,不是解除詛咒吧,兩場跟複仇者的戰斗,複仇者都刻意避開了對arcobaleno可能會造成的傷害.你知道我的性格的,就算你將我撇開,我雖然不想給你們惹麻煩,卻還是有辦法悄無聲息地加入進來.別忘了,我還有恭彌這個後盾,我不信絕對信任恭彌實力的你,會把恭彌也撇開."

聞言,獄寺隼人若有所思地糾結起來:"說起來,昨天晚上你到底想說什麼,一下子就遭到複仇者的滅口啊."

"我只——"

"等等!"沢田綱吉突然大聲叫了起來,慌忙地從地面上爬起來,表情帶著驚慌和不安,可眼神卻無比的堅定,"在那之前,先把手表都摘下來吧!"

"手表?"山本武愣了,"手表怎麼了?"可問歸問,他還是毫不猶豫地開始脫手表了.

凌月瑾倒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說地也是啊,要是被偷聽到就麻煩了."說著,她抬手就幻化出了一個附帶霧屬性結界的保險箱,道,"把手表放到里面來吧,雖然我不保證一定管用……幸好我沒有把裝置還給威爾帝."

把手表全都鎖牢了,沢田綱吉突然間就對他們一個90度的鞠躬:"首先,我向你們道歉!這件事其實我昨晚已經跟骸,xanxus,白蘭和炎真他們說過了.我總覺得我一直都太過依賴獄寺君,山本,大哥,迪諾先生和云雀學長,當然凌學姐你也是.雖然覺得不好意思,但是我…擅自認為你們一定會幫我,不知不覺就把你們當成同一陣線的親密盟友來看.真的很對不起!我應該先跟朋友說的!我實在沒有資格當你們的朋友!"

"十代目……"獄寺隼人瞬間擺出了感動的表情,"這又有什麼關系呢!因為我們可是家族啊!"

"噗~哈哈哈~"山本武倒是笑了,"就是啊,阿綱.面對我們,你不用考慮太多的,放松一下吧."

凌月瑾沒有他們悠閑,只是語氣略顯急促地問道:"抱歉,雖然很感動,但是我現在急著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且…沢田君,你既然這麼說,肯定是有什麼計劃吧?"

"是的,"沢田綱吉立刻直起了腰,語氣嚴肅,卻也帶著少年人都有的驚慌,"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個計劃到底能不能成功,所以我們現在最主要的,是解決百慕達率領的複仇者隊,並盡可能地在這場代理戰爭中,拖延時間.當然,這件事無論如何,都要對所有arcobaleno保密!"

當天下午,所有跟沢田綱吉真槍實彈戰斗過的人都齊聚在他的屋子里,連周圍都滿是各自的下屬,圍滿了一堆的黑手黨差點嚇壞了周圍的鄰居.云雀恭彌也被凌月瑾帶了過來,卻沒有進屋,反而是坐在了隔壁的屋頂上.從這個位置,他不用跟人群站在一起,也能聽到里面沢田綱吉的聲音.

但是在那之前……

"瑾醬~~~"少年版的白蘭張著一雙雪白的翅膀如同鳥人一般地飛了過來,臉上還帶著與周圍的嚴肅臉不同的絕對陽光燦爛的笑容,"好想你哦~"

可回應他的,是云雀恭彌的一根浮萍拐.白蘭隨手就接住了浮萍拐,這才發現其實云雀恭彌丟過去時並沒有怎麼用力,大概只是給他一個警告而已.白蘭笑地玩味,對上他冷冽的目光,笑地坦蕩到蕩漾:"哈哈~好過分~云雀醬,人家只是想跟瑾醬打個招呼而已.自從繼承儀式後,我就很久沒見到瑾醬了~"

"滾遠點,棉花糖."

"討厭啦~我是用飛的哦飛的."說著,白蘭背過身,扇了扇自己的小翅膀,扭過頭笑地無比歡愉,"看吧,小翅膀哦~可愛嗎?超可愛吧~"

凌月瑾頓時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抽.誰能教他"無恥賣萌"這四個字怎麼寫.

說話間,云豆扇著真正的鳥翅膀飛了過來,准確無比地坐在了云雀恭彌的頭頂上,歪過頭好奇地盯著白蘭的翅膀看.後者愣了一下,爾後——

"云雀醬~看在我們是'同類’的份上連我一起養的吧~很好養的哦~只要每天至少十包棉花糖就夠了."

"……噗嗤~"凌月瑾忍俊不禁.

至于云雀恭彌?他已經惱怒地將另一根浮萍拐丟過去了.

"哈哈哈~"白蘭倒是笑地爽朗,將自己手中的浮萍拐丟了過去,力氣之大撞地另一把浮萍拐掉回了云雀恭彌那里,"瑾醬終于肯笑了~板著臉的瑾醬一點都不可愛喲~嗯~!果然笑起來的瑾醬最最~~有趣了~"

看著他,聽著他的聲音,凌月瑾突然感覺到了一絲迷茫.無端地想起了未來戰時傳達給她的那段黑暗的記憶,以及在各個平行空間里遇到的白蘭.那個總是笑嘻嘻沒個正經,喜歡吃棉花糖的白蘭,每次她通過十年火箭筒去到未來後都要塞她一顆棉花糖的白蘭.未來戰時,"luna"投身火炎中,撲到他懷里時,白蘭的那一聲急不可見的呼喚.

那時候,白蘭不再是叫十年後的她"luna",而是——瑾.

正想著,頭皮突然發疼.回過神時,立刻就對上了云雀恭彌不爽的目光,他揪著她的長發,一個傾身就吻上了她的唇,當著笑眯眯的白蘭的面,像是在宣告自己的所有權.

她沒有反抗,也沒必要去反抗,雖然她覺得他沒必要生氣.就像玩游戲玩到感動的劇情時會哭一樣,這不過是女生都有的感性,對白蘭和luna…同樣.更何況,白蘭選擇的並不是她.十年後的白蘭殺了她師父,她便想要報複他,不惜一切代價一次次地傷害他,甚至背叛他.可被十年後的白蘭害死的尤尼,卻選擇了陪在這個空間的白蘭身邊,安慰當時無助迷茫的他.

自私的她與善良的尤尼,他會選擇重視哪一個,傻子都會選.

不過……

她已經有恭彌和師父,有了許多朋友的陪伴…她已經得到了這麼多,足夠了.

ps:結局倒計時——4:...

,:..

上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失格的家庭教師】     下篇:第一百一十九章【無聲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