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家庭教師之浮云 第一百二十一章【百慕達】  
   
第一百二十一章【百慕達】

最強的云與最捉摸不透的霧,一旦這兩種屬性的人合作,向來所向睥睨.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云雀恭彌的加入讓戰斗有了一絲轉機,特別是周圍還有一群針球妨礙視線的情況下,不論耶卡怎麼打,刺中的都只是六道骸布下的傀儡,而要找到他們本人,很難.

幾次瞬間移動都打不中云雀恭彌和六道骸後,耶卡似乎有向後退的嫌疑,可每次一有動作就會被針球群外的凌月瑾用火箭筒阻攔,不是打他就是直截了當地打百慕達.

"耶卡!"百慕達不得不退回了半空,目光陰狠地瞪向了凌月瑾道,"先把這女人殺掉!"

下一瞬,耶卡出現在了凌月瑾的身後,毫不猶豫地一刀將她的腦袋切了下來!躲在針球後的云雀恭彌瞬間眼瞳緊縮,鎖鏈直揮向了耶卡,卻只穿透了殘影.然而,幾乎同時,三支火箭從不同的方向飛來,擊中了瞬間移動結束的耶卡.

"轟————————————"

爆炸聲中,三個"凌月瑾"自草叢中走出,肩上同樣扛著一支火箭筒,連臉上的笑容都完全一樣的清淡柔和:"我傻了才會一開始就真身上場呢."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拉仇恨值的能力有多高.

"可惡,又是傀儡."百慕達的目光更顯煩躁.

濃煙散去,耶卡一身傷的站在那里,全身都在顫抖似乎還有些站不穩.三個"凌月瑾"圍著他而站,嘴角邊上的笑容更顯驕傲:"我這下算是確定了,恭彌,六道骸,只要讓耶卡長時間沒法接觸百慕達,他簡直脆弱的不堪一擊."抗打能力比霧屬性的人還差.

旁邊,reborn蹙起了眉:"怎麼回事?凌,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表面意思,"她聳了聳肩,"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在一邊看久了,違和感就越重.我說過了吧,複仇者的實力並沒有聽起來那麼強,持久戰也絕對會是恭彌贏.也就是說,複仇者爆發力很強,可持久力卻弱到極點.他們一開始會使用瞬間移動,可久了卻都不用,不是不用,而是沒力量用吧."

"沒力量?"

"猜猜而已,"她抬頭望向了百慕達,"百慕達,你既然跟reborn他們一樣暫時不打算插手,為什麼要每次都故意靠近耶卡?我一直在想這個原因,直到恭彌攻擊耶卡,而耶卡在被你靠近後,才能使出瞬間移動.我一開始不知道原因,所以盡可能地阻撓你們的靠近,果然,你…在給耶卡提供火炎吧.作為複仇者…不,作為行尸走肉,本身就不會有代表生命能量的火炎吧."

"哼嗯……"云雀恭彌從針球後面轉了出來,拉長了鎖鏈去攻擊企圖靠近耶卡的百慕達,目光比之前的更顯冰冷,"怪不得前兩次的咬殺,都是越打越無趣,是因為你不在啊."他指的是跟複仇者的戰斗.

草叢里,頭上掛著樹葉的尾道跳了出來就慌慌張張地大喊:"百慕達先生,這樣是不行的啊!就算是戰斗中的arcobaleno,但如果不解除詛咒的話,也是屬于局外者啊!從現在開始,你的接觸行為均被視為能量的供給而遭到禁止!如果違反的話,將會判定你輸哦!"

話音剛落,凌月瑾的聲音自他身後傳來,帶著明顯的怒氣:"你不早說!"知道arcobaleno不能直接接觸戰斗的話,他們早就能發現百慕達的不對勁了!

"哈哈哈~"尾道摸摸後腦勺,"我忘記說了,嘻嘻嘻~"

"……"揍他的話會不會被判為毆打裁判紅牌出場的啊……

"kufufu~真是有夠惡劣的."六道骸的笑聲詭異地傳出,下一秒,一個陶瓷做的人形棺材憑空出現,將耶卡關在了里面,卻在側邊的洞口里露出了耶卡的左臂,棺材外層繞上了好幾層鎖鏈,"所以一開始我們就被你耍地團團轉嗎?百慕達君."

"結束了."三支火箭筒,全都對准了耶卡,這一擊一旦打中,恐怕不僅是他的首領表,連耶卡本身都會被燃燒.

"請給我禮物!!!"

爆炸聲響,濃煙過後,擋在耶卡前面的,是一個戴著大大的禮帽,長相跟人偶一樣精致圓潤的少年,他沒有眉毛,大大的貓眼眶,圓咕嚕的眼睛閃耀美麗地像星空,嘴巴呈現三角,看起來就像——

"外星人入侵地球啦啊啊——————————"剛趕到弗蘭尖叫起來了.

庫洛姆反射條件地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半空,沢田綱吉瞪大著眼地看著地面上躺著的白蘭一行人,目光中全是憤怒和震驚.

"我想想……"百慕達望了望四周,"首先,我來清理一下吧."

話音剛落,他不斷地瞬間移動,將白蘭幾人的手表全部捏碎,還順手斬殺了凌月瑾的三個傀儡.可奇怪的是,他的目的似乎真的只在于捏碎手表,面對剛剛趕到的庫洛姆幾人,為了配合小弗蘭的高度,他還特意蹲下了身,沒有攻擊他們.

可是即便是這樣,誰都掌握不住他出現的地點,還沒反應過來,手表就碎了.

百慕達的身影剛從平地消失,凌月瑾就從樹林里跳了出來,腳剛著地,"啪啦~"一聲,百慕達已經出現在她旁邊,准確無比地捏碎了手表了.

她目光一凜,側頭望向旁邊還握著她的手腕,矮她一個頭的百慕達,開口詢問道:"為什麼不殺了我?以你的速度,對付我們很簡單."

他縮回了手,目光平靜:"你總是有奇怪的問題."

"……什麼?"

"兩百年前也是,你輕易就接受了詛咒,什麼都無所謂,不管是西洋棋殺你的時候還是我對你見死不救的時候.你死前的唯一一件事,就只是讓我把你的骨灰撒在中國."說著,他歪過了頭,"你…真荒謬."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他提這種要求,無意識間就記下了.

"喂!"怎麼說著說著就罵人啊!而且為什麼是兩百年前?她還沒死呢!

他無視了她,身影再次消失,這一次,是針球群里傳來了打斗的聲音.沢田綱吉愣了一下後,叫著六道骸和云雀恭彌的名字就沖了進去,可是為時已晚,20秒後,針球群消shi,身上都帶著傷的六道骸和云雀恭彌單膝跪地,臉上都是不甘,而他們的首領表…也都碎掉了.

"好了,"百慕達站在沢田綱吉的對面,不知道是長相問題還是性格問題,總覺得他一直在微笑,"我把你同伴的手表都破壞掉了,這樣一來,就沒有任何再援助你的人了.我也可以好好地跟你打一場,雖說如此,我想10秒左右就能把你解決掉吧."

他這麼說並不是毫無根據的狂言,接下來的攻擊沢田綱吉毫無反抗的能力,一直處于單方面被毆打的狀態.

不過6秒,在將沢田綱吉踹上了半空後,百慕達瞬移到了他的前面,語氣平淡:"最後一擊."

"嘭!!!"

槍聲唐突地響起,百慕達轉過了頭,動作敏捷地瞬移回了地面.而他的正對面,一個戴著黑禮帽,穿著黑西裝的成年男人正側身站在那里,右手舉著一支手槍,左手插袋,削瘦的身軀卻挺直有力.最有特色的,是這個成熟男人的鬢角,呈現出一種螺旋狀.

"chaos~"

ps:結局倒計時——1...

,:..

上篇:第一百二十章【游擊戰】     下篇:第一百二十二章【未來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