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三,嫉惡如仇  
   
三,嫉惡如仇

竅陘F報仇,林天凡吃了雄心豹子膽地上前掰開上官飛捂在小魚嘴上的手指,笑眯眯的問怒視著上官飛的小魚:"姑娘貴姓啊."

瞻p魚朝林天凡拱拱手:"多謝大俠拔刀相救,我叫小魚."

"不敢不敢,"林天凡終于幫大家問出了一個心里的問題:"不知道小魚姑娘拿刀砍人是為了什麼?"

瞻p魚的手向仍然還跪坐在地上打抖的那人一指,"他是淫賊."

竅搧菄L天凡眼里的疑惑,小魚繼續解說:"他剛剛調戲良家婦女,拿手挑人家的下巴,還叫別人笑一個給他看."

瞻W官飛終于忍不住了,拉起小魚的手就往外走,俊俏的臉上滿是黑線.

穠L天凡目瞪口呆看著被拖走的小魚,用力掏掏耳朵,向站在旁邊偷笑的清音求證:"我剛剛聽錯了沒有?"

臏晲S等清音回答,地上的哭聲幫他的耳朵證實了沒有犯錯.

"天啦."四十好幾的男人在地上痛哭流涕,好不悲慘:"這世道是怎麼啦,我不就是花艇上摸了姑娘的臉嗎,至于要殺人嗎?"

瞼L抬起淚眼看著和他同樣無語的林天凡:"知府大人,你可要為我做主啊,我是付了錢的."

竄雈i惜的是,林天凡沒有為他做主,現在他的一門心思就在怎麼能和那個把上官飛制的死死的人交上朋友.

--

瞻p魚一路上從花艇到小艇,小艇到馬車,馬車到上官府都企圖甩開上官飛的手,但到了房里還是徒勞無功.

瞻p魚的聲音也由怒罵:"上官飛,你是不是想挨打啊."變成了碎碎念:"放開啦,難道我抓淫賊也錯了?"

瞻W官飛從府門下馬車之後直奔自己的房間,一腳把房門踢開,"你說,你到底想怎麼樣?"

瞻p魚憋著嘴,有些委屈的申訴:"我只是抓…"

"你不要再拿抓淫賊來說了,"上官飛差不多要抓狂了,手搭上小魚的肩膀一陣搖晃:"你.."

糧Q搖得有些昏昏的小魚看著眼前怒怒的上官飛,抓起上官飛的手就咬,"你欺負人."

--

繕奶p魚松開口的時候,發現上官飛臉上的怒意不見了,取代的是一抹笑容.

瞻W官飛舉起被小魚咬傷的手背湊到自己的嘴里輕輕的吸了一下,嘴角往上微微的勾起:"你是不是喜歡砍淫賊?"

瞻ㄙ器D為什麼,怒發沖冠的上官飛她不怕,但眼前這個笑得有些古怪的上官飛卻讓她慌了神:"我…"

瞻W官飛的臉又向小魚靠近了一些,輕輕說:"那我現在就是淫賊,你砍不砍?"

"我.."小魚還未說出來的砍字被上官飛的嘴唇塞了回去.

--

瞻W官飛懊惱把嘴唇移開,本來是想嚇唬一下這個瘋丫頭的,怎麼就假戲當真了.

糧抭旼他懊惱的是,他非常沉醉于這個吻,這個該死的小丫鬟居然是睜開眼睛的.

礎茈B...

竅搧菑p魚的眼睛,上官飛的眼睛很快地眯了起來,他的心里只有一個念頭:"有殺氣!"

禮@為一個習武多年之人,上官飛對自己的判斷一向都很有信心,這次,還是不會例外.更何況他現在面對著的是一個俠女,一個就算是一路被拖回家也死死抓住手里那把大刀的俠女.

穢狴H,他放開小魚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往旁邊一跳.

繡繺蛓N是感覺到一陣狂風隨著小魚的動作從他的後腦飄過.

糧o正是傳說中的--手起刀落.

瞻p魚的臉已經紅了,剛剛她在氣急敗壞之下,居然使出了她平時怎麼樣也許以後也不可能弄得出的那驚鴻一刀,現在,她的手里更是連連催力,巨型大刀在她的手里紋絲不動穩如泰山.

礎o的臉紅是因為用力過猛導致的,但絕對不是那驚天地泣鬼神的那一刀,而是...

瞻W官飛背靠著窗台,好不容易把剛剛被小魚那一刀嚇得砰砰直跳的小心肝撫平,抬頭看到小魚那因為用力過度所導致的面紅耳赤的樣子,終于忍不住歎口氣,伸手幫她把那把被她自己用力過猛以至于被卡得緊緊的大刀從窗台上拔了下來.

瞼L這番好意的結果就是引來了小魚的痛哭.

瞼u見小魚將手里的大刀回手往自己脖子上一抹,上官飛雖然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額頭上的冷汗還是一滴滴的往外冒,啞聲喝道:"你發什麼瘋?"

瞻p魚嘴巴一撇,兩滴大大的眼淚就順著臉頰往下落,嘴里嗚咽有詞:"我不活了,你這個色狼,你毀了我的清白."

藍它o這麼一數落,上官飛才明白自己剛剛做了一件孟浪至極的事,心里也有些後悔,不由得開口柔聲問道:"那你說,你要我怎麼辦?"

瞻p魚的眼淚含含的看著他,卻是撅著嘴一個字也不肯說.

竅搧菑p魚可憐兮兮的淚眼,上官飛不由暗狠自己的一時qing動,忍不住開口承諾:"不管怎麼樣,只要你說,我一定做到."

瞻p魚用極度懷疑的眼光看著上官飛:"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上官飛的胸膛已經挺得直直的了:"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竄雱眭,上官飛就後悔自己怎麼能對小魚做出這樣的承諾.

繒嚚硈ㄔi以,唯獨小魚不行.

瞻p魚的回答很簡單,只有五個字:"我只要你死."

藍巨麭o五個字,上官飛想都不想的拒絕:"不行."

"你騙人."小魚眼里雖然有淚,但鄙視的眼神還是可以看得很清楚的:"什麼男子漢大丈夫的."

穡甄靋霅閬b上官飛眼里還是楚楚可憐的到讓人心疼的眼睛,頓時落到比一雙死魚眼睛漂亮不了多少地步了,上官飛強忍住掐死小魚的沖動,無力的道:"這不是什麼男子漢大丈夫的問題."

竅搢鴗p魚鄙視的眼神依舊未變,上官飛深歎一口氣:"你要我死可以,但是,不管怎麼樣,最起碼也要給我一個理由吧."

"可以."小魚很爽快的點點頭,答應了上官飛的要求.

礎o的理由很充分,而且是出自江湖名人的語錄:"這是峨眉派的掌門人說的."

...

,:..

上篇:二,做個丫鬟也不錯     下篇:四,江湖最新禮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