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四,江湖最新禮節  
   
四,江湖最新禮節

"峨嵋派掌門?"

上官飛有點明白了,郁悶的看著她.

峨嵋派乃江湖中最有名一大派系,位于峨嵋山下,派里從掌門到弟子全都是花姑娘,是江湖采花賊人人豔羨和想加入的名門正派.前段時間,這個美女派里出了一件大事,就是現在家家戶戶茶余飯後的第一熱門話題----"老蚌生珠"事件.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掌門人的師叔來了,她一進門就嚎啕大哭,拉著掌門的手拚命搖晃,一定要掌門為她做主.三十多歲的掌門聽著四十多歲的師叔哭訴,練了一輩子峨嵋素女功的師叔竟然說她有喜了,可恨的是男方不肯負責,所以想請峨嵋掌門幫忙,玉成這一樁美事.

掌門一聽就頭昏了,她這個師叔雖然年紀有點大,由于練功過度,腦袋有點不好使,到在還是嬌滴滴的象個少女,再加上所練的工種不同,看上去也確實比實際年齡小那麼三,五歲.

本來,峨嵋掌門是不想出頭的,這種又不是什麼好事.但是一來師叔是因為練了峨嵋派的武功才有點弱智,好歹總算得上是"工傷",二來因為師叔死也不肯走,在地上哭滾撒潑,所以掌門人不得不答應出動全體官兵抓拿奸夫(不,是情夫)歸案,好了卻一樁麻煩事.

"凶手"很快就落網了,他也痛快的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就是死活不肯娶掌門師叔,用他的話來說,這個女人實在太老了,要我娶她,還不如讓我死.

峨嵋掌門是很人道的,她很痛快的成全了那個人的願望,讓他早死早投胎,順便讓自己也落個耳根清靜.

目前江湖傳言峨嵋派最新的口號就是:

淫賊必殺!

揉了揉鼻子,上官飛盯著小魚的肚子笑了.

"你好象還沒有懷孕吧?"

小魚語塞.她伸手摸了摸肚皮,確實沒有大.

上官飛把她的動作看在眼里,突然,他大叫一聲:"我忘記你是第一次出門闖江湖,並不知道江湖禮節!"

"什麼禮節?"

對于江湖的事,竟然還有不知道的,小魚有點摸不著頭腦.

"峨嵋師太老了,她不知道不奇怪,你作為一個江湖界的新秀怎麼也不知道?"上官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小魚幾眼之後,有些驚訝的問道:"看你的風范,也不像一個剛剛闖蕩江湖孤陋寡聞之人啊."

小魚的嘴巴一撇,有些心虛的小聲說道:"當然不是."

聽了小魚的答話,上官司飛非常嚴肅認真的對她說:"我親你,是因為我尊重你,這個叫法國式深吻,是從千里迢迢之外的法蘭西國家傳過來的,是目前最流行,最時尚的見面禮儀."

小魚理直氣壯的小聲說:"我當然懂,我只不過想考驗你懂不懂."

話很肯定,就是有點底氣不足,上官飛急忙低下眼瞼揉鼻子,免得小魚看到他眼里壓抑不住的笑意.

"風雷火來啦!!!"

不知道是哪個女高音大叫了一聲,街面上馬上交通堵塞.

"快點跑啊."

"我的偶象來了!"

"等等我...啊!!!是哪個王八蛋踏掉了我的鞋?"

"別撿了,一會可能他就走了."

......

亂七八糟的女音從四面傳來,小魚搞懵了.

面對突如其來湧過來的人山人海,小魚被人流沖得站不住腳,一下扒進上官飛懷里.

溫香軟玉抱滿懷,上官飛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紅暈...好痛,小魚腰間的刀柄直接頂在上官飛腰部下面大腿上面兩腳中間的那人位置,上官飛出了一身冷汗.

什麼事?小魚急忙站穩,拉住一個沖過來的女人.

"你們跑什麼?"

"放手,風雷火要走了!"

女人用力掙開,想跑,無奈腰上系的帶子被小魚抓得死死的.

"風云火是什麼人?"

女人急了:"哪里來的鄉巴老,連風雷火都不知道,真土!"說完,女人脫掉腰帶飛奔而去.

只見小魚飛身而走,不顧腳下的叫罵聲,踏著一個個的人頭肩膀,幾個翻身,跳躍到了最前面.

不遠處,一個黑衣帥哥踏著滿地的鮮花出現在女人們的歡呼聲中(圍觀的女人們基本手上都提著一個裝滿花瓣的籃子).他的腰間系著一根紅絲帶,英俊的臉上帶著冷漠的表情.

黑衣帥哥慢慢走了過來,一舉手一抬足之間都嘩嘩有聲,氣質相當出眾.他身上的衣服筆挺,無論是誰想要在上面找個褶子都是不找得到的.他的步履剛健,步伐輕盈,踏出去每一步的距離都一模一樣,就象精心測量過那麼准.

看到這麼多人,帥哥微皺了一下眉,小魚覺得自己的眼睛都要掉下來了,想不到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連皺眉頭都這麼好看.

帥哥腰上掛著一口金柄大刀,柄上亮亮的紅寶石晃得小魚眼花.

天,原來他就是風雷火,太完美了,太瀟灑,這才是真正的大俠!這才是武林人的榜樣!

小魚決心要和風大俠交朋友.

人群騷動不已,一個激動的中年婦女沖上前,一把摟住風雷火,大叫:"我好喜歡你!"

這個舉動造成的影響是非同凡響的,很快,炸開鍋的女人們不約而同,一起沖了上去,把風雷火團團包圍.

太過份了!

小魚義憤填膺的捏緊了拳頭.

風雷火臉上閃過一絲慌亂,有點狼狽的一低頭,一貓腰,躍上房頂.

靜靜的,他站在房簷上不動,身體象一杆標槍那麼筆直,一陣輕風徐徐吹來,更顯得黑衣飄飄,風彩絕倫.

他回過頭,狀似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那麼寂寞,那麼滄桑!

小魚萬分了解,那是因為他太寂寞,作為一個頂級高手,當然是很寂寞的,這些無知而瘋狂的世俗人哪會了解他內心深處,唉,高處不勝寒啊!

看著風大俠的風彩,圍觀的女人發出陣陣尖叫,一個粗壯的婦女背著一把長樓梯噓噓跑來,嘴里大叫:"讓開點,快讓開,我要上去."

樓梯搭在風雷火腳邊,驚醒了他無邊的沉思,只見他瀟灑的一拂袖,縱身離去.

"都怪你!"

"看你干的好事!"

...

粗壯的婦女陷入眾人的指責之中.

小魚馬上飛身縱去,緊跟在風雷火身後.

眼見小魚跟著風雷火狂奔,上官飛心里忽然生起一種不祥的預感,他輕歎了一聲,只能跟上....

,:..

上篇:三,嫉惡如仇     下篇:五,又添新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