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十九章,妙姑  
   
十九章,妙姑

聽了老人的話,小魚才知道事情的全部經過.原來整個鬧稅事情,都是因為老婆婆的孫女妙姑而起.

李家村的地全歸楊員外一家所有,聽說那楊員外祖上不知道哪一輩平亂有功,所以朝廷將這一片地賜與他家,所有的村民幾輩子以來都租用他家的地耕作.

妙姑從小就長得如花似玉,皮膚白皙,半點也不象農家姑娘.因為村子里全是李姓,又全是同族,大家都很喜歡妙姑,常常說她是仙女下凡,降生在這里.巧的是在妙姑出生以後的十年,村子里都是風調雨順,五谷豐登.所以大家更是相信這是妙姑帶來的福氣.

由于妙姑長得實在太惹眼,楊員外雖然現在都七十有余的人,還是很好色,所以妙姑總是躲在家里.有一次下個山里的老藥農受了傷,正好倒在妙姑家門口,被心地善良的妙姑所救,出于感激之情,老藥家把平生所學的醫理醫術全都教給妙姑,所以她精通醫術,常給村里人免費看病.

本來大家相安無事,偏偏前些日子妙姑出門給村尾一家人看病里被楊員外看到,由于逼婚不成,才惹下了這麼個天大的麻煩.

"太可惡了!"

小魚聽完,憤憤然拍案而起:"看我不宰了這頭老狗!",

一句話嚇得妙姑祖孫兩瑟瑟發抖.

正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響動,透過窗子向外看去,天色已黑,門外圍著四五十號人,一個個手執火把,凶神惡煞,為首的是一個肥胖的中年男子,一副管家模樣.

只聽他在門外大喊道:"死老婆子,快把妙姑交出來,不然我一聲令下,一把火燒光你的破房子."

小魚估計了一下,目前的形式非常不利,她倒是可以全身而退,但是這祖孫兩就慘了,略想了想,她對嚇得要死的老婆婆說:"你跟他說,妙姑同意出嫁了,但是要他們明日選個好時辰,八人大轎來抬,妙姑才肯走."

老婆婆可憐巴巴的看著小魚,小魚毫不容情的再在催促,老婆婆無可奈何的按小魚的話說了一遍.

"我死也…"

妙姑那句死也不去硬是被小魚堵在了口中,恨極之下,她一口把小魚的手掌咬出了血.

"早同意不就行了."

門外那管家得意的笑了笑,命令身後的人:"你們六個留下,三個人一班,好好看住了,要是人跑了,小心你們的狗命."

"是!"

小魚死命忍住疼痛,聽見門外的人散去,才松開手.

"你…"

"閉嘴!"

小魚惡狠狠的指著妙姑,一忍再忍之後,才小聲說:"明天我替你上轎!"

輕輕吹了吹血淋淋的手掌,那白白的肌膚上赫然有一圈紫紅色的印記.看了看妙姑剛剛會意的粉臉,小魚強壓住想上前刮一個耳光的yu望.

"恩人!你是女的?"

妙姑的眼淚突然落下,簡直是嬌花帶露,雨打嫩荷,連小魚同樣身為女人,都禁不住憐惜起來.

突然覺得手不疼了,小魚柔柔的拍著妙姑的肩,輕聲安慰:"別哭了,等明天我過去後,一定殺了那個壞人給你出氣."

"殺人要償命的…嗚…到時候你可怎麼辦啊…嗚…"

"沒事,"小魚拍拍胸,正氣凜然的說:"我們江湖兒女,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殺個把人算什麼."

說完,小魚默默的,她心里也沒有底,雖然她現在已人在江湖,但是殺人的事,她確實還沒有做過.



本來小魚以為自己會失眠,她一直在磨刀,非常認真的磨,磨得刀口又亮又快,磨得那祖孫兩躲得遠遠的發抖,但是她一倒頭在床上後,竟然很快就睡著了,而且一覺睡到大天亮.

要不是吹吹打打的嗩呐和鞭炮聲把她吵醒,她根本忘記了今天要"出嫁"這件事.

老婆婆顫抖著把管家拿來的新娘服給小魚穿上,雖然很怕後果,但是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了.

喜婆走了過來,細心的幫小魚梳頭上妝.

畫畫畫,畫個沒完了?!

小魚不耐煩的扭動身體,完全不顧喜婆的大呼小叫,看了看四周,妙姑不知道去哪里了,最後視線落在牆角微動的草垛,小魚會意的一笑.

喜婆在小魚頭上用力一使勁,叫道:"別動!一會就要誤了吉時了."

好痛!

小魚忍無可忍,朝喜婆一揮拳:"再羅嗦就揍你!"

喜婆一怔,嚇得退了兩步,嘴里還在嘟囔:"真沒教養,村里丫頭就是這樣,算了,等嫁到楊員外家還不收性子,才知道什麼叫吃虧."

沒辦法了,為了不節外生枝,小魚只能耐著性子忍住.

"好了."

聽到喜婆這一句話,小魚如獲大赦,雖然覺得頭上重了好幾斤,但是這也上決有辦法的事.

再看了看草垛,小魚暗暗可憐妙姑,不知道她要在那里再蹲多久,抬起頭,小魚問:"什麼時候才出發?"

"別急."

喜婆笑出聲來了,聽說這家姑娘死活不肯嫁,原來是假的,看來是娘家想多要些好處,又或者是想釣楊員外的味口,以便在進門前就開始得到夫家的重視,才裝腔作勢不願意,看來"郎財女貌"確實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這個新娘確是很美麗,特別是化好妝後,那小模樣真是萬里挑一,難怪楊員外一見傾心,喜婆暗暗感歎.

坐都坐累了,小魚心急的跳了起來,在房里走來走去,趁喜婆不留神,飛快的把大刀藏到裙擺下面.

還好,新娘服的裙擺是相當大的,刀掛在里面,一點都看不出來.只是走路的時候,總是磕磕碰碰有所不便.

"嘖嘖嘖…"

喜婆忍不住拉著老婆婆的手,笑眯眯的說:"老太太,您老好福氣啊,你看少奶奶這腰細得…屁股大的…過門後肯定一舉得男,三年兩抱,肯定很得員外爺愛的了."

小魚的臉刷一下紅了,這…是什麼話!

她惱怒的橫了喜婆一眼,罵道:"胡說八道什麼,你才一舉得男,三年兩抱,再敢說,小心我割掉你的臭嘴."

喜婆不以為意,小家小戶的姑娘象她這樣大膽的也少,但有幾個也不稀奇:"老身倒想羅,卻怕是老了,生不出來了.少奶奶聽老身一句好話,女人家想要官人喜歡,還是溫柔一點的好,象少奶奶這樣的嘴,很容易惹麻煩的,您也想想看,員外爺家大大小小的奶奶也有八九號人,過了門可不敢把人家全都得罪了,特別是當家大奶奶…"

聽著她沒完沒了的羅嗦,小魚感到陣陣無力,象這種無知老婦女,你又不能打她,罵她她無所謂,真是拿她沒有辦法,想到這,小魚往桌子上一扒,用手肘撐住自己的臉.

"啊呀!!!"

不等小魚擺好姿勢,喜婆一聲誇張的大叫把她嚇了一跳.

"好少奶奶,可不敢這樣,妝要花的!"

這下,小魚徹底火了,只見她美目溜圓,眉尖聚緊,正准備開罵…

"吉時已到∼"

門外的叫喊適時打斷了小魚的怒焰:"請新人上∼轎∼羅∼∼"

"快點快點!"

喜婆不理會小魚的表情,拿起大大的紅蓋頭一拋,正好蓋在小魚頭頂上,位置合合適適,這可是表演了一把真功夫啊....

,:..

上篇:十八,救人     下篇:二十,代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