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二十,代嫁  
   
二十,代嫁

一路上吹吹打打,鬧鬧騰騰,轉了很久,才到達目的地.

小魚按照喜婆的吩咐又過紅布又跨火盆,被折騰得頭暈眼花,真是的,不就是假裝新娘,怎麼這麼麻煩,以她的想法就是直接到洞房里蹲著,等那個老頭進去以後,再賞他一刀.

可惜一切都與她想象中不同.

一進門,那麼吵的聲音里都能聽得到幾個女高音不陰不陽拖長了話音的對話,仿佛那就是特意說給她聽似的.

"什麼貨色∼∼哼,一個村姑也值得八人大轎從大門進來?"

"不就是個妾麼?只不過是十姨太嘛∼∼"

"噓∼你小聲點,老爺說了,人家不是妾∼.是平∼妻∼∼∼"

真是中氣十足,小魚真想把蓋頭掀開看看這倒底是幾個什麼樣的女人,怕是沒有二百斤就使不出這種聲音的底氣.

想了半天,為了不露餡,小魚還是忍住了,她被送進了洞房里休息,聽喜婆說等一會就要出去拜堂,然後再給老爺和大太太敬茶,那麼整個儀式才算完成.

拜堂?!

還有這一喳?

小魚傻眼了,如果拜了堂,豈不是完了?!

那不是真成了別人家的老婆了?!

怎麼自己把這件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看來在拜堂之前自己就得先把那個老東西干掉.

"你出去."

"不行."

喜婆回答得非常干脆.

開玩笑,做為一個合格的喜婆,那就是從始自終都要呆在新娘身邊,直到整個禮儀完全結束.

小魚的火又竄上來了,她忍了忍,再想了想,慢慢從手上退下來一個金鐲子往桌子上用力一拍:"拿去,滾."

"遵命."

喜婆飛快的收起金鐲,馬上消失.

我應該怎麼辦呢?

小魚知道外面的人不少,但是大多都是一般的仆人和賓客,動起手了應該還行.只是人太多了,怕刀揮不開,又怕傷到無辜的人,怎麼辦呢?

"還沒玩夠?"

一個冷得讓人發顫的聲音伴一把劍柄的到來,掀開了小魚腦袋上的紅蓋頭.那個昨天見過的白衣少年出現在小魚視線內.

他看了一眼小魚,眼睛里閃過一絲莫名的眼神,看得小魚有點心慌,好象在做虧心事被別人抓包一樣.怔了怔,少年似笑非笑,他用非常諷刺的口氣問:"一天不見,想當別人老婆了?"

"胡說!"

小魚臉又紅了,雖然這種方法幫人有點蠢,但是總是因為在行俠仗義,再說江湖兒女,哪來這麼多講究!

想到這,小魚坦然看著他:"你是來幫我的嗎?"

少年一愕,很快否認:"不是."

"嘿,聽起來很是言不由衷哦!"

聽了小魚的話,少年的臉意慢慢紅了起來,他有點扭捏的瞄了小魚一眼,沒有再說什麼.

"哈哈,我就知道,"小魚自信的說:"江湖中人,當然是鋤強扶弱的,你不過是口硬心軟,這也是份內事,沒有人會笑話你."

聽完小魚的話,少年臉有慍色,他用怪異的眼神打量了小魚幾眼,慢吞吞一字一句的說:"錯,我不是因為這個理由才來."

"那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他覺得我的功夫很爛?

越想,小魚覺得這個可能性越大,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裙下的刀,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你怎麼了?"

少年突然關心的問,他走上前,伸手想在小魚臉上試試溫度.

好,就趁這個機會!

眼見他離自己不過兩尺距離,小魚飛快的伸出手掌,狠狠在他臉上痛刮了一下.

"啪"



聲音輕脆動聽.



爽!

小魚得意的看了看少年.

少年的雙拳握得死緊,纖細的手掌上青筋畢現,兩只眼睛幾乎要滴出血來,胸部隨著他重重的呼吸一起一落.

"你,"

他的聲音略帶沙啞:"為什麼打我?"

"打你怎麼樣?"

小魚看到他的反映,已從裙下拉出大刀,做好准備與他一博.

"不怎麼樣."

少年用力咬了咬牙,臉上牙廊一現,馬上又恢複常態:"我們現在就殺出去吧."

小魚遲疑的看了看他的臉,離久,才回答了一個"好"字.

得到她的回答,少年馬上消失了,等小魚跑出門口,門外已倒下了四,五個死人.

"啊!"

小魚把自己的驚叫聲堵在口中,她還沒有見到過死人!

血,好多血,這些人竟然連叫都沒有叫一聲就死了,他們的死法都是眉間上一個圓圓的洞口,那些白的,紅的東西不停的往外流了出來,看得小魚肚腸陣陣翻騰,幾乎馬上要吐了出來.

是什麼人這麼厲害,在自己不知不覺之間殺了這麼多人!

那個白衣少年呢?難道也死了?

小魚忍住惡心和害怕,仔細看了看,地上並沒有那個少年的尸體.

"救命啊!"

外院傳來一個非人類的尖叫.

小魚打了個寒蟬,提起刀向外院奔去…

現在她知道這些人是怎麼死的了.

外院中央,白衣少年用一般人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把長劍飛快的插入一個人眉間,看著那個人慢慢倒下,少年手腕一轉,收回劍來,地上的尸體眉間多了一個圓圓的洞,腦漿和著鮮血迸流出來.

殺了這麼多人,少年的衣服還是那麼白,一點汙垢都沒有染上.

"住手!"

小魚再也把不住大刀,那刀"叮"的一聲滑落在地面上.一陣陣巨大的惡心和眩暈向她襲來,她禁不住雙膝一軟,跌坐下去.

"魚!"

一個修長的黑影沖進來,正好接住小魚下跌的身體.

"大哥!"

原來是風雷火,昨天小魚一去不回,風雷火就覺得她肯定會出什麼事.急沖沖了趕了過了,好不容易搞懂情況的風雷火沖進楊府,想不到竟然正好遇到這種場面.

和小魚不同,風雷火不怕死人,只怕鬼,現在是白天,所以沒有什麼可以怕的.

兩人來不及敘舊,一柄長劍已飛快的擊向風雷火眉心.

風雷火瀟灑的翻了幾個身,但是那劍象影子一樣緊跟不舍.還好,風雷火江湖經驗非常豐富,他抓了一把地上和著血的泥土一揚,少年馬上急退幾米.

"大哥."

小魚沖上前拉住風雷火的手:"你沒事吧?"

風雷火搖搖頭,看著幾米外正在揉眼睛的少年問:"他是誰?為什麼殺人?"

"放開她!"

少年眼睛里已沒有塵土,他低頭看了看身上的汙穢,怒不可竭,再看看小魚正拉著風雷火的手,更是殺心大甚,舉起劍就飛縱過來.

冷汗從風雷火脖子慢慢流進領口,剛才的招數可以不可再,這一劍怕是躲不過了!

說時遲那時快,電光火石間,小魚已閃身上前,護住了風雷火,對少年大吼:"你瘋啦!"

劍停了下來.

少年的臉色鐵青:"你竟然願意為了他去死?"

"你為什麼殺人!"

小魚不理會他的言語,憤憤的問:"你到底為什麼要殺這麼多人!"

少年慢慢低下頭:"你剛才同意殺出來的."

"我只是想幫妙姑,是為了救人!"

小魚不敢相信這麼多人竟然都是為自己一句話而死掉:"我沒有要殺人!"

"你有說,昨天你就說過要殺那姓楊的老狗."

"我…"

小魚不解的望著少年,少年似乎覺得自己說錯了話,怔了怔才決定繼續往下說:"昨天我就在你頭頂過了一夜.你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知道."

"可是…這些都是無辜的人啊!"

少年靜默了一會,突然說:"那好,我現在去殺你要殺的人."

"不要啦,不要啦!"

我再也不想看到死人了,小魚在心里暗暗補充道,下定決心,小魚對少年說:"你走吧,等官府來了我自有解釋."

"不用,官府不會來的."少年冷笑了兩聲:"我派人去過了,明天他們會來給這些人收尸的."

風雷火眉頭緊皺,他拍了拍小魚的眉,示意小魚不要再問,因為他基本上已經猜出這個少年的來曆了.

"不許你碰她!"

"住嘴,你敢對我大哥無禮!"

看著小魚凶巴巴的表情,少年的口氣稍微軟了一些:"這里的事你不用再管,妙姑再也沒有人敢打她的主意,除非她自己願意.你要去哪,我陪你去."

"不用."

小魚毫不猶豫的搖搖頭,象這種殺人不眨眼的人,看到都要做惡夢:"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最好永遠不要再讓我看到."

少年的臉變得慘白,他們都能聽得到小年身上發出格格作響的聲音,那聲音在布滿尸體的院子里,顯得特別恐怖.

"我走."

少年咬牙切齒的說:"但是我敢保證,你會願意見到我的."...

,:..

上篇:十九章,妙姑     下篇:二十一,往事如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