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二十三,男人的需要(二)  
   
二十三,男人的需要(二)

"追風,"小魚停了下來,摸了摸追風黑亮的毛:"你說大哥有什麼事情這麼神秘,竟然一定要支開我們,難不成是有危險了?!"

追風哧了一個響鼻,它不煩耐的搗著蹄子,經過這些天來的休養生息,它已經健壯了許多.每天小魚都把它喂得飽飽的,風雷火則是把它拉出去早上一溜晚上一跑,才兩天,它就變得體壯毛亮,精神抖擻.它才不管風雷火干什麼去了,最好小魚現在就騎上它出去跑兩圈,那樣還比較開心.

"喂!"

小魚眯著眼,湊到追風的耳根,用威脅的話氣說道:"跟你說話你要聽著,信不信我關你十天半個月的,不讓你出門."

追風一聽,馬上乖乖站好,用兩只大眼睛溫順的看向小魚.

"糟了!會不會是風大哥發現了黑龍教的線索,怕我們跟去會有危險."說到這里,小魚的背上刷刷冒起了冷汗,雖然說大哥的功夫深不可測,但是黑龍會更加可怕,萬一他有個三長兩短,而自己還不知道,還在東城門外傻等,豈不是很糟糕!

下意識一叉腰,摸到一個硬硬的東西,小魚低頭一看,是風雷火剛才給她的錢袋.隨手打開一看,里面竟然有十錠二十兩一個的大文銀,難道自己真的是猜對了?!大哥剛才就打算好了?!看來他是怕回不來了,所以把所有的錢都給自己傍身!

真是個傻子,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了,還擔心別人.一股熱熱的液體在小魚眼眶里來回旋轉,小魚壓了壓,硬是沒有讓它掉出來.

有什麼好哭的,先找到大哥是正經,江湖中人要是也怎麼哭哭啼啼的,那象什麼話!大不了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想到這里,豪氣頓生,小魚伸手拉起缰繩.

一看到轉向自己的眼神,追風馬上點了點頭,輕嘶一聲,以表示同意.

"好,"小魚拉住追風轉頭往回走:"我們回去找他."

--

風雷火整整衣裳,心里暗自盤算,現在是大白天,就這麼走進去,會被很多人看見.雖然是這樣,但該辦的事情還是要辦的.拍了拍鼓囊囊的錢袋,趁著路上沒幾個人,風雷火沖了進去.

"哎唷!"

風雷火成功的溜了進去,但是跑得太急了,把正往外走的一個老婦人撞翻在地,那人一邊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大罵:"那個不長眼的死小子,敢撞老娘…"

"對不起."

風雷火滿懷歉疚,伸手把地上的婦人拉了起來.

那婦人抬起頭來,准備繼續再罵時,看了看風雷火的臉,她馬上象變魔術般一臉媚笑,語氣也千嬌百媚起來:"呀,這位大爺長得好俊俏哦!你是第一次來吧?"

紅著臉,風雷火一句話也答不上來.

說實話,其實他確是第一次來妓院,本來進門之前,他早已經把要說的話全部都想好了,但是一進來,到了嘴邊卻都說不出來了.

看著他尷尬的表情,婦人更為高興,她柔柔的往風雷火懷里一貼,輕語道:"現在還早,姑娘們都沒有起來呢,不要先去奴家房里,奴家親自陪大爺喝兩杯?"

還沒來得及回答,風雷火已經被婦人拉進了後院,婦人的房間很漂亮,梳妝台上隨意放著幾根金釵,床頭上掛著幾件薄如蟬翼的紗衣.

看著婦人走出門去准備酒水,風雷火暗忖,這個婦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種不必靠這種營生過活的人,怎麼會開個妓院來做鴇母呢?正在暗自奇怪的時候,婦人已經回來了,只見下人擺好了酒菜,婦人馬上拿起一杯酒,妖嬈萬分的送到風雷火嘴邊,嗲嗲的說道:"奴家萬春紅先敬大爺一杯."

風雷火的臉滾燙,看了看婦人特意換了的紗衣,低低的領口露出一片雪白油膩,隱隱還能看到一道深勾,風雷火陶醉了,他就著萬春紅的手干了一杯:"好酒."

"大爺叫什麼名字?"

"王仲."

"仲哥,我可以這麼叫你嗎?"

一根粉指在風雷火下巴上劃啊劃的,劃得他心里癢癢,不由自主的,他點了點頭.

萬春紅順勢在風雷火懷里坐下,"啵"的一聲,在他臉上留下了一個紅印:"仲哥不象是本地人,怎麼會到我們這里?"

"有點事路過合淝."

風雷火雖然心癢難撓,但是讓他伸手去摸萬春紅,那他是打死也不敢的.那軟軟的臀部在他腳上磨來磨去,心里強壓的那團火不由得噌噌往上冒.一不會兒,風雷火就冒出了滿頭大汗.

原來是個生手,萬春紅暗喜,她故意拿起手帕給風雷火擦汗,豐盈的胸部在他胸前蹭來蹭去.

"我…"

從來沒見過這種陣仗的風雷火有點被嚇住了,他急忙站了起來,萬春紅在沒有半點准備的情況下,直接跌到桌子下.

"哎呀,人家不來了嘛!"

萬春紅沒有呼痛,只是嬌嬌的斜看著風雷火:"死像!還不扶人家起來?"

"對不起."

風雷火突然有一種想拔腿就跑的感覺,他沒有伸手扶起萬春紅,只是紅著臉,過了半天才說:"我突然想起還有事,我要先走了."

說完,風雷火拿出錢袋,打開一看,頓里傻了眼…里面裝的竟然是兩吊銅板和李家村村民給的謝禮----紅薯干!

糟了,肯定是剛才太心急,錯把裝了二百兩的錢袋給小魚啦!

尷尬的看著萬春紅,風雷火知道這下可走不了了.

一看他的表情,萬春紅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她了陣大喜,剛才還正在發愁怎麼把這個可人意的郎君留下來,這下子可跑不了了.

"怎麼了?"

萬春紅故意問道:"仲哥,有事麼?"

"我…"

風雷火語塞,他還能說什麼,總不能說自己沒錢吧,沒錢上什麼妓院?話又說回來,沒錢也沒有什麼,大不了讓他們痛揍一頓,但是面對這個千嬌百媚的婦人,這句話就沒法說了.停了停,他只能咬牙說道:"我現在還不急著走,你忙去吧,我想先睡一會."

"也好,不過…"

萬春紅狡猾的裝做不知:"仲哥,我們這里的女人也只不過掙點皮肉錢,所以是先付錢,後…"

風雷火傻住了,他怎麼說呢?

"我…沒錢."

死就死啦!風雷火把眼一閉,斬釘截鐵的說:"我現在沒錢,不如你等我一下,我一會就拿錢回來."

"不行."

萬春紅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要是讓你走了,哪里還會回來!不是我不信你,我一個弱女子開個小店,經不住半點風險."

面對萬春紅的疾言厲色,風雷火半天無語,眼睜睜看著她走了出去,並聽見她用鐵鎖把門鎖上,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象這麼一個房子,一把爛鎖,當然是關不住他的.可是現在是他理虧啊,別說劈窗撞門,哪怕是再碰爛一張紙也不好意思了.

風雷火苦笑,現在可好,該辦的事沒有辦成,倒被人關了起來,小魚肯定會生氣的....

,:..

上篇:二十二,男人的需要(一)     下篇:二十四,萬春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