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二十四,萬春紅  
   
二十四,萬春紅

"怎麼樣?"

"請堂主放心,這人並非官差."

"真的?我看他那氣勢,並非一般百姓,你要不要再確認一下?"

"我萬春紅在男人堆里混這麼久了,堂主盡可放心,屬下敢拿姓命來保."

"哦?"

一雙三角眼狐疑的看了看萬春紅,突然,三角眼的主人發出一聲淫笑:"我明白了,那小子確實長得不錯,哈哈哈哈…"

萬春紅低下了頭:"堂主,不要拿我開玩笑了."

三角眼欺身上前,把萬春紅摟在懷里,另一只手不停的在她胸上揉搓:"好久不…怪想你的.那些黃毛丫頭都比不上你….來…"

"不要嘛."

萬春紅的語氣雖嬌柔,但是拒絕的動做非常堅決,三角眼惱怒起來,一掌打過去,萬春紅的臉頓里腫了半邊.

"賤人,給臉不要臉.每一次都推三阻四,爛貨一個,裝什麼清高!"

"堂主息怒,"萬春紅挨了這重重一刮,半點反映都沒有,只是淡淡的說道:"屬下哪敢不聽黨主的話,實的是那個來了,不方便."

"哼."

三角眼拂袖而去,不讓就不讓吧,只不過是一個不識趣的半老徐娘,花月樓里新來那個柳綿綿看起來很不錯…

看著三角眼上進了柳綿綿的房間,不一會,里面發出陣陣慘叫聲,萬春紅心下一驚,還好這樓里源源不斷的有新人進來,自己對堂主來說,也早就不新鮮了.這個烏堂主簡直不是人,手段非常辛辣,經他手的女人,總是半死不活,要休養許久才能恢複原氣.還好,他平時不常有時間來樓里,只是這一次,可苦了綿綿了.

回來後院,萬春紅看著自己的房門出神,里面的那個"王仲",長得和風哥一模一樣,他明明是用假名字,他就是風哥!歎了一口氣,萬春紅無言的摸了摸自己的臉,是啊,人家還是沒有變,從剛才的試探里就知道了,他肯定還是處男,而自己呢,卻已不在是當年那個春雪了.

拭去臉上的淚,萬春紅打開門走了進去,風雷火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欠債還錢,仲哥准備怎麼還我這十兩銀子?"

"我…我給你們當廚子如何?用工資頂債?"

萬春紅笑了笑,繼續逗弄風雷火:"不好,我們不缺廚子,要不…"

"如何?"

"錢債肉償."

"哦."

聽到這,風雷火突然想起以前小魚在上官府里也說過這句話:"看來你是想要我用力氣還."

萬春紅嬌笑著點點頭.

"說吧,要掃地還是劈柴?"

萬春紅一怔,她簡真要抻手指掏掏耳朵了,這個苯風哥,自己還以為他明白自己暗指什麼,原來他什麼都不知道.老天呀!哈哈哈,我真是再也忍不住了,萬春紅大笑起了,樂了好久,她才揉著笑痛了的肚子,對正在發傻的風雷火說:"我是讓你…做我的丈夫."

風雷火臉色一沉,背著手不再出聲.現在他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進這個妓院的大門了,是,為了解決一時的生理需要,也為了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但是要他做別人的丈夫,那是不可能的.

看著風雷火冷冷的表情,萬春紅收起笑容,溫柔的問道:"仲哥為什麼不說話,難道是看不起我們這種下賤的出身?"

"不是."

風雷火重重的歎息一聲,目光投向遠處,淡淡的說道:"我不能娶你,回為我沒有錢,沒有家,什麼都沒有."

"可是我不介意."

"我介意.我們萍水相逢,沒有半點感情可言…"

"感情可以培養."

"不可能."

"為什麼?"

明明是和風雷火天玩笑,但是萬春紅不由得眼淚湧了出來,哪怕是風哥假裝答應和她成親,她也會很高興的.

風雷火憐惜的看了一眼她流淚的臉:"其實我有心上人."

"什麼?!"

萬春紅驚愕的抬起頭,喃喃的重複風雷火的話:"你有心上人了."

"是,她叫…"

風雷火頓了頓,說:"她叫春雪,是我心愛的人,是我這輩子唯一想過要娶的女人."

手里的帕子掉到了地上,萬春紅覺得自己全身都在顫抖,她控制不住自己,雙腳一軟,不由自主的滑坐在地上.

真的,風哥說他還愛著我,風哥還是象以前那樣沒有變!!!

萬春紅百感交集,在這長長一個霎那,她真想馬上就和風雷火相認,但是她不能啊,再次摸摸自己的臉,她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在這樣惟妙惟肖又生動嫵媚的人皮面具下,那張曾經嬌憨清純的臉早已支離破碎,身子也早就肮髒汙穢不堪,怎麼還能配得上風哥呢!

"我可以讓你走."

萬春紅柔柔的走上前,伸手撫mo風雷火的臉,風雷火全身一震,這種感覺仿佛那麼熟悉,好象以前也有人這麼撫mo他來著,一時也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回過身,風雷火深深的看著這張陌生而嬌媚的臉,流露出迷茫的眼神.

"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風雷火機械的問道:"什麼事需要在下效勞?"

萬春紅突然粉腮起霞,兩只桃花眼盈盈透出水光,她輕輕依在風雷火懷里,小聲的說:"奴家不要錢,只要仲哥一次露水恩情就夠了."

"這…"

這本來就是風雷火進花月樓唯一的目的,但是這一刻,他突然沒有這種心思了,眼前這個女人,非但不象個妓女,而且太象一個他熟悉的女人,激起了他潛藏已久的溫情,他不能,也不願意傷害她,說不干吧,那肯定會傷到萬春紅的心,說行吧,風雷火突然覺得自己這樣做太不象男人了.

一個真正的男子漢,是不應該到這種地方用金錢來滿足yu望的.更何況妓女也是人,怎麼可以把她們當成發泄工具呢!

"萬姑娘,別這樣."

風雷火收斂心神,輕輕推開她:"我們不能那樣做,如果今天我是付了錢來做這件事,我心里會好受得多,那樣起碼是個買賣關系,不會有太多壓力,如果的情況下,我還做這種事,不是連禽獸也不如了!"

"嗚…"

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淚水,萬春紅哭得柔腸寸斷:"難道我就這麼不堪?"

風雷火的心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她的淚水一陣陣絞痛,不知何時,萬春紅已在他的懷中,而兩人的位置也移到了床上.

輕輕抱著萬春紅,象摟著心愛的寶貝,風雷火撫開她的亂發,在額頭上親了一下:"我是怕對不起你,怕對你負不了責."

"我不要你負責,只要你暫時把我當成你的女人."

風雷火感覺自己的淚也要掉出來了,唉,有經曆的人總是那麼多傷心事和不如意啊.萬春紅還中喃喃細語,在風雷火的安撫下,她已經進入了半朦朧狀態,她覺得自己前所未有的累,真想一睡下去,再也不醒過來.

看著萬春紅梨花帶雨似的沉沉睡去,風雷火重重的歎息,貼著她曼妙的身體,已經蜇伏的男人特有的沖動又來了.

我不能!

風雷火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那陣刺痛將他驚醒過來,算算時辰,應該不早了.輕輕的把手臂抽出來,風雷火回頭看了看萬春紅,身形一動,人已躍出房外....

,:..

上篇:二十三,男人的需要(二)     下篇:二十五,狹路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