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二十五,狹路相逢  
   
二十五,狹路相逢

小魚已經在街上跑了好幾圈,拿著剛剛叫算命的畫的風雷火畫象,她摸摸下巴.說真的,實在不怎麼象呢.

"畫的什麼東西?!"

算命的汗顏,推了推老花鏡,他小聲的說:"算你少點?"

好好的,干嘛剛才要答應幫她畫象呢?!最主要還是當事人不在,要靠口述來畫,被非高水平的畫師,不然誰能畫得象!

想到這,算命的覺得理直氣壯起來,他哼了一聲:"你這個人也是不講理,剛才明明說只要我畫個人,就給錢的."

小魚疑慮的看看手中的畫,把它往算命的眼前一抖:"你說這象個人嗎?"

是不太象,算命把認命把頭低下,輕歎了一聲:"算了,算我倒黴,不收你錢總行了吧."

"不行,我急著找人,你再畫一張."

"開玩笑,不畫."

老先生把眼鏡一摘,嘴里嘟囔道:"趁現在沒人來算命,我還是睡一覺比較好."

無奈的看看他,小魚只能轉身繼續找.

突然,她的衣袖一緊,不解的回頭一看,原來是追風叼住了她的衣角.

"又干嘛?"

小魚不耐煩的摸摸追風:"乖,找不著大哥,今天晚上就不給你飯吃."

正說著,迎面走來了一隊人馬,為首那人高頭大馬,衣袂飄飛,不是上官飛還是誰.

天呢!

小魚急忙低下頭,還好風雷火有先見之名,讓她換了一身男裝,不然豈不是被債主當街抓包!

很不幸,那隊人馬走到她身邊里就停了下來,耳邊傳來一陣說話聲.

"咦,這位小兄弟的馬不錯."

"是啊,是難得一見的千里好馬."

說這話的人正是林天凡,他伸出手拍來拍追風的背脊,引得追風馬嘴回頭一咬.

"哎呀,性子好烈,肯定是母的."

林天凡誇張的拍拍胸口,一副被嚇到的樣子,他笑問道:"小兄弟,你的馬肯不肯賣?"

小魚恨恨的捏緊了拳頭,真想打爆這姓林的腦袋,看馬就看馬,好好的為怎麼要把所有人的視線引到自己身上來!

低下頭不出聲,如果可能,她甯可把馬送給林天凡,然後狂跑,免得上官飛看到她.

上官飛似乎很心急,他對林天凡說道:"君子不奪人所好,我們還有正經事,不要再閑聊了."

"呵呵,"林天凡在上官飛胸上搗了一錘:"算了,難得看你這麼緊張,走吧."

聽著他們越走越遠,小魚大大松了一口氣,還好,差一點就露餡了.

"你呀!"

白了追風一眼,小魚突然發現交通工具要是太優秀了,也是一種麻煩,牽著追風,小魚還在喃喃自語,這個追風未免也有點太招蜂引蝶了.

正在小聲的罵著,又一個人停在了小魚身前.

"喂,這馬要賣多少錢?"

小魚抬頭一看,是一個陌生的公子哥,只見他服飾俗不可耐,兩只泡泡眼,一看就是有錢的公子哥模樣.

沒來由,小魚對他的形象就很反感:"我的馬不賣."

公子哥冷笑著拍拍腰上的長劍,他身後兩個侍從馬上欺身上前:"知不知道這位是誰?他可是合淝府尹駱大人的堂弟,華山派門下的弟子,人稱南天劍客的駱青山駱公子."

沒想到名門劍派也會有這種弟子,小魚掃了他兩眼,腦海里只浮現出兩個字——"草包".伸手掏掏耳朵,小貓說:"駱青山,名字倒是向響亮,但是跟人一點都不配,不管是那門哪能派,我的馬不賣,總是不能強求吧."

駱公子本來被下人吹棒了一番,照例露出得意的笑容,哪知道小魚一點都不賣帳,一句話頂得他臉色青紫,他重重的哼了一聲:"買你的馬是看得起你,看你一副窮酸相,這馬肯定不是你的.八成是偷來的."

"你…"

簡直是故意顛倒是非黑白,看看他那樣子,小魚就來氣,象這種蠻不講理的人平日里肯定作惡多端,自己何不為民除害.

想到這,小魚也不答話,直接把大刀揮了出來,向駱公子劈去.

樣子雖然草包,但是身手可不弱,畢竟是名家出身,駱公子一退,輕松的避開了小魚這雷霆萬鈞的一刀.

"呵呵呵…"

駱公子發出一陣剌耳的怪笑,不知何里,劍已出鞘,象蛇一樣奔小魚的眼睛紮來.

危急的時候,追風突然斜沖過來,把小魚撞開,劍險險的從小魚和追風中間劃過.

"真是好馬!"

駱公子眼睛一亮,刷刷兩劍緊逼上來,正在小魚無法避開的時候,一聲熟悉的輕叱聲在遠處響起,與此同里,一件暗器飛了過來,打在駱公子腳邊.

駱青山用劍一擋,"當"的一聲大響過後,小魚才定下身形看去.

原來駱青山這一劍並沒有擋開那件暗器,此里他正定定的看著地上插著的那個東西.順著他的目光,小魚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個黑色龍形鏢深深插入地面,尾部還在微微顫抖中.

駱青山背上冒出了一陣冷汗,還好鏢的主人沒有想要取他的性命,不然的話,根本沒有躲開的可能.低下頭,他看了看流血的虎口,劍已飛到一百米外.

還好,他們剛才一動手,傍邊的老百姓都很有經驗的全散了,要不然這一劍不定還要惹出什麼禍事.小魚想了想,回頭尋找幫助自己的人,但是到處都靜悄悄的,如果不是這支鏢,小魚簡直懷疑剛才發生的事情是錯覺.

"小公子!"

駱青山刷的一聲跪在地上,很明顯的看得出,他全身顫抖得很厲害:"在下不知道小公子是聖教中人,多有得罪,請小公子饒命."

我麼?!小公子?

小魚張口結舌,她不明所以的看了看那兩個呆站著的侍從,侍從馬上也卟嗵一聲跪在地上拚命叩頭.

"算…算了吧."

小魚只能將錯就錯:"不過你們記住了,以後不要隨便欺負老百姓,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是."

"去吧."

看著他們鼠竄而去,小魚伸手拿起地上的鏢,仔細看了半天.這殺黑色的龍形鏢做得非常細致形象,栩栩如生.

"黑龍…黑龍教…"

小魚眼睛一亮:"對啊,一定是黑龍教!可是,他們為什麼要幫我呢?!難不成大哥誤會了,他們是好人?不會呀."

"魚."

風雷火急急的跑了過來,帶著指責的口氣問道:"不是讓你在東城門外等我?怎麼到處亂跑?"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小魚半天,才接著說:"剛才聽說這里有人打架,不是早就叫你不要惹事生非,你沒事吧?"

"沒事."

小魚心虛的低下:"不是我,是別人."

"算了,我們快走吧."

風雷火看了看天:"再不走,今天晚上就不知道會在什麼地方過夜了."

聽了風雷火的話,小魚突然想起剛才遇到的上官飛,對啊,還是趕快離開合淝為妙!

"這是什麼??"

風雷火一把搶下小魚手中的鏢,大驚失色:"魚,你遇到黑龍教的人了?"

手一抖,風雷火把鏢丟得遠遠的:"下次這個東西不要亂拿,一般來說黑龍教沒事不會留下它的,老實說,到底出什麼事了?"

沒辦法,小魚只好把剛才發生的事通通說了一便.

聽完以後,風雷火靜默了許久,他突然把小魚抱起來丟到馬上,自己也躍了上去,用力一夾馬肚,飛馳而去....

,:..

上篇:二十四,萬春紅     下篇:二十六,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