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三十,印記  
   
三十,印記

"快到洛陽了吧?"

看著沉默已久的風雷火,小魚打起精神問:"大哥,你看我們還要多久時間."

正說著,一陣嘰咕聲傳來,風雷火會意的看看小魚,問:"餓了?"

"嗯."

小魚有點不好意思,但是誰要是一直在趕路,肚子里裝的都是水一樣稀的米湯,那誰都會肚子餓的!

"要是有只烤雞,烤兔子之類的就好了."

風雷火一邊說,一邊笑望著小魚:"一人再來上一瓶好酒,那就更開心了."

"是啊."

小魚回答得有氣無力,她一聽到好吃好喝就變得焉焉的,現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哪來什麼吃喝!

"你看!"

象變戲法一樣,風雷火從車廂角落里拿出一個罐子和兩瓶小酒住前一擺:"我早就准備好了."

"這是?"

"罐燒雞."

風雷火熟練的刮去罐子上土,把罐口打開,一陣陣奇香飄進小魚的鼻子,引得她口水直流:"你什麼時候弄的?"

"剛才拉屎的時候."

看小魚皺了皺眉,風雷火笑道:"我沒有拉,一個人兩天沒吃東西,怎麼會想拉屎呢,我這是給你做些東西補補,這兩天你都瘦了."

好香!

小魚用力伸長脖子,回頭看,這種做法從來沒見過,竟然還有把野雞放到罐子里燜燒的做菜法.忍不住,她問了問風雷火.風雷火得意對她說:"這是我醒來沒事做想出來的法子,聞起來還不錯,由此看來我真是天生的做飯奇材!"

看著風雷火拿起雞塊就往嘴里送,小魚急了,大叫:"大夫說了,你病好後三天內不能吃太油膩的東西…喂,說你呢…不能喝酒…喂!姓風的!"

風雷火笑著向小魚擠眉弄眼,嘴可沒有停下,他含含糊糊的說:"剛才我說要喝兩杯的時候,你可沒有反對!"

"剛才我以為沒有!"

小魚一邊說,一邊回向來搶,不料追風跑得發性,突然加速,嗵的一聲,小魚從駕車位上直接跌到廂板里.

"行了,我們一起吃喝嘛!"

風雷火一把把一個酒瓶塞進小魚手里,往她嘴里堵上一只雞腳:"這酒是農家自釀的米酒,好似喝起來還不錯,你也嘗嘗."

小魚左手拿出雞腳,右手握著酒瓶,一時沒辦法阻止風雷火.很快,笑聲,叫罵聲從車廂內響起,在傍晚安靜的大路上傳得很遠很遠.

空中,星辰已現,慢慢的,天全黑了下了,從這里到洛陽只有一條大路,追風一直沿著路跑,並不需要別人的駕禦和指揮.

風雷火安然的拉著小魚坐在車內,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笑著,兩瓶小酒在他們的對干之下已經見底.

坐在車廂里,小魚嘴里填得滿滿的,心里也填得滿滿的.

現在要是有人問小魚,人生什麼最可貴,小魚一定會回答他,是親情和友情.父親,小魚在心里說:等我混出名氣時,我一定回家,一定會讓你為我感到驕傲的!

──

"魚,你知道救你的是什麼人嗎?"

"不知道."

風雷火想了想,決定暫時不把白衣少年的事情和她說,只是問:"那天給我藥的人,你應該認識."

沒來由,小魚一陣心虛:"是什麼樣的人?"

"大概二十八,九,方臉,大眼睛,總是笑眯眯的,性格應該是很愛開玩笑的人."

哦,小魚松了一口氣,看來肯定不是上官飛,也不是家里的哥哥,大哥雖然也有這麼大了,但是他並不是方臉,而且他的脾氣和父親一模一樣,如果看到她,絕對會把她抓拿回去,絕對不會讓她放任自流.想了想,小魚腦海里突然浮現出一張臉:"林天凡?"

"完了!"

小魚突然一聲大叫,把風雷火嚇了一跳:"怎麼了?"

"那人應該是上官飛的朋友!"

小魚緊張的說:"那麼上官飛肯定知道我們在什麼地方了,他會不會拿我們會去干苦力?"

風雷火笑了笑:"應該不會,如果他要告訴上官飛早就說了,哪會等到現在.而且他可能並不知道我們欠了上官飛的錢."

有理,小魚頻頻點頭:"不過上官飛也在合淝."

"別想那麼多,等我們到了洛陽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

"好的."

在追風的狂跑之下,洛陽城很快就到了.

很幸運,他們在關門之前剛好進了城.

一座很大的客棧出現在兩人眼前,招牌上三個大字"鴻賓樓."

"我們住這里吧."

小魚看了看錢袋:"還有一百八十三兩和一些銅錢."

"好吧."

伙計熱情的跑了出來,伸手去牽追風.追風一看到陌生人來動它的缰繩,馬上四蹄亂跺,發出陣陣威脅的長嘶.

"我自己來."

風雷火對嚇呆了的伙計笑笑:"它一向脾氣不太好."

"大哥,"小魚叫住他:"你的背上怎麼畫了一個東西?"

"是麼?"

小魚走近一看:"黑黑的一條線,象個蚯蚓."

風雷火走到小魚身後一看,她的背上也有.

正在奇怪的時候,伙計已經跑到店里,而老板跑了出來,只見他對風雷火和小魚一個長揖到地:"兩位公子,吃飯請進店里,小店一定免費招待,但是住店嘛…對不起,小店已滿."

"哦.那就不用了."

吃飯還不收錢?!小魚一臉奇怪,風雷火沉穩的回答老板,然後拉起小魚就走.

"大哥,那我們去哪?"

"破廟."

看到小魚不解的眼神,風雷火耐心的說:"今天我們不管是去哪家,別人都不會讓我們住的.而要是你想吃什麼,隨便找哪一家,都能免費吃到."

"為什麼?"

"看到我背上的印記了嗎?你背上也有.這是黑龍教人在我們衣服上做的標記,店主不知道我們是黑龍教的朋友還是敵人,雖然他們不敢得罪我們,所以請我們白吃,但是住的話就不行了,他是怕我們是黑龍教要殺的人,怕我們死在他店里面."

"黑龍教勢力這麼大?武林中就沒人能管得了他們?"

"聽說武林盟主幾次想招集武林中人進行剿滅,但是終應查不到他們的總壇而罷手."

是麼,小魚努力回想了一下,沒有聽說過父親有這樣的行動啊.以前在家里,那些武林人士總會把最新的消息當故事說給她聽,難道竟然說漏了一件這麼重大的事情?沒理由啊!

小魚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麼多的時候,還是先去找個破廟安頓好再說....

,:..

上篇:二十九,春雪     下篇:三十一,丐幫洪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