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三十二,被擄  
   
三十二,被擄

小魚跟蹤小偷一路跑到了死胡同,她沖上前,准備好好教訓一下那個無路可逃的小賊.

小偷停了下來,看了看小魚,"啪,啪"兩下擊掌,

突然,一張大網從天而降,正好把小魚罩在網內.兩個漂亮女人出現在牆頭上.

"第二十九個了."

小偷笑眯眯的說:"我的賞錢呢?"

年紀大一點那個女人起上前,扯開小魚的衣領看了看:"小三,眼力不錯,確是女子."

說著,女人把一個錢袋丟了過去:"滾吧."

"是."

小偷一邊回答,一邊色眯眯的走上前,在女人胸上摸了一把,賤賤的笑著說:"萍姐,今晚…"

"少羅嗦."

女人笑罵道:"等夠了三十個,你要怎麼樣都行,去吧."

"哦."

小偷戀戀不舍的看了看女人的臉,轉身離去.

第二十九個了?聽這話的意思自己不是他們抓的第一個人.可是他們抓這麼多人來干什麼呢?小魚怔怔的問:"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抓我?要帶我去哪能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

見小魚並不害怕,女人有點詫異,她回頭對另一個綠衣少女說道:"還不把她的嘴堵上,我們該回去了."

"是,萍姐."

把頭扭來扭去,就是不肯讓手帕堵進自己嘴里,小魚怒目圓睜的罵道:"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目無王法,你們就不怕官府抓嗎?"

看了看高掛在頭頂的月亮,綠衣少女嫣然一笑:"現在可不是光天化日,我勸你還是留些力氣吧,乖乖的聽話,不然可就要吃大苦頭了."

這人有點眼熟!

小魚看著她的臉,突然想起她進杭州時遇到的那群女飛賊.這個少女不正是那天幫她牽馬的女人!!!

想到這,小魚怒焰中燒,拳手握得緊緊的,恨不能一拳打歪她的臉.要不是這幫女賊,她也不會欠下一屁股債!要不是她們,自己也不會從一個大俠淪為丫鬟!

"你們這些該死的女賊!"

小魚眼珠都氣紅了:"還我的錢來!"

少女一怔,小魚現在一身男裝,而且她偷過的人無數,哪里想得起來是誰!突然,她似乎明白過來,宛爾一笑:"我可沒有拿你的錢,你去找小三要吧."

不由小魚分說,少女已把手帕強行塞進她的口中,完全無視小魚那殺人的目光:"看來這丫頭脾氣不小,還得費點氣力好好調教."

"哼."

萍姐冷笑一聲:"等到了春姐手里,看她還犟得起來."



小魚被裝進布袋里帶走了,等從里面出來的時候,已經身處一個廂房.

哐啷一聲,大門從外面反鎖了起來,門外傳來萍姐的吩咐聲:"我先回房換衣服,你去請春姐過來."

"是."

小魚活動了一下發麻的手腳,剛才被她們綁得太緊,現在手腳還疼.腰間的大刀已經被沒收,看了看四周,竟然一個能當武器的東西都沒有!

一陣陣杯碟碰撞聲和樂器聲從門外傳來,中間夾雜著一些男人的暈話和女人的浪笑.

這是哪?!

小魚疑惑的打量了一下房間.

這個房間不大不小,到處鋪滿了花花綠綠的錦緞,妝點得花團錦簇,奇怪的是這里的桌子椅子都是石頭的,而且緊緊嵌在地板上面,根本拿不起來.房間里沒有什麼多余的家具,只有一個同樣嵌死在地板上的櫃子和一張圓形的大床.

喘吸了一口,小魚有點無措,要是她們一會進來,總不能拿杯子,碟子和布條條動手吧!

照理說每個房間總會有個把窗戶,但是小魚很快就發現窗戶有和無都沒區別.因為窗子很小,不是一般的小,小到只有腦袋能鑽得進去.看著這個窄窄的長方形,小魚考慮了很久,最後,她毅然決定試一試.

沒有椅子墊腳,小魚只能用輕功,但這很不好把握,因為如果用力過了,會碰到頭的.

吸了一口氣,小魚輕輕一躍,雙臂攀住窗沿,試著把頭探了出去.

外面是個大後院,有花有樹,還有些小橋流水,不過現在不是看景賞月的好時機,她只能用力往外鑽.

很快,小魚發現自己是能鑽出去的,但是有個重大的問題,那就是必須把兩只手先伸出去,再把頭伸出去,用手在外牆一撐,應該就可以了.但問題是現在沒有東西墊腳,想把手先伸出去很不容易,最重要的問題還不是這個,而是現在她沒有計劃好,把腦袋和肩已經先探出去了,雙手用不上力,腳也沒個蹬的地方,所以說,現在她是被卡在窗子上動不了了.

"啊!"

一個妖豔嫵媚的女人嫋嫋的走了過來,看到卡在窗子上的小魚後,用絲絹掩住小口嬌聲驚叫,然後問道:"你在干什麼?"

小魚呆住了,她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嬌媚入骨的女人,那女人向小魚揮揮絲帕,小魚才反映這來.一樣起自己現在的窘態,小魚悻悻的回答:"還能干什麼,被卡住了唄."

聽了小魚的回答,女人一怔,突然,她發出了一陣銀玲般的嬌笑,笑得連腰都直不起來了.

"呵呵呵…你真有意思…"

看著小魚憋紅的臉,女人收起笑容,突然冷冷的說道:"進了儲豔閣,就要老老實實聽話."

說到這,女人再次看了看小魚,忍不住又笑了起來:"算了,看在你是新來的份上,今天先放你下來,以後再犯錯,我就這樣罰你,把你卡在窗子上掛三天不許吃飯,聽明白了沒有?"

說完,女人露出得意的笑容,很顯然,她覺得自己想出這麼個懲治人的方法,真有太聰明了.

"你是誰?"

小魚不答,反問道:"儲豔閣是什麼地方?"

"這是妓院,"女人甩了甩絲巾,慢慢的說:"我是當家的春姐."

不理會沒有反映過來的小魚,春姐轉身說道:"還不把她弄下來."

"是."

綠衣少女人牆角走出來,躍到窗口用手一推,小魚掉回了房中.

門開了,春姐走了進來.

扭著細腰來到桌前,春姐坐下問:"你叫什麼?"

"哼."

小魚怒氣沖沖的從地上跳起來:"你們到底抓我來干什麼?"

"你說呢?"

春姐並不用氣,只是淡淡一笑:"到妓院的女人只來做一件事."

"我…我不是女人,再說我又沒賣給你們."

"哧."

春姐笑出聲來:"你這身打扮瞞不了人,哪怕是別人看不出來,我卻知道你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小姑娘,說吧,叫什麼?"

"快說,是不是想討打?"

"小荷,你先下去."

"是."

綠衣少女應聲退到門外.

原來她叫小荷,讓我這個罪魁禍首,小魚暗暗在心里記下,總有一天,她會親手把這個女賊交到上官飛手上,一雪前恥.

"我在問你話呢."

春姐突然變色,手掌重重拍了一下桌子.

俗話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來到賊窩里,就得想辦法查清女賊們的情況,還有,必須救出那二十八個女子.想到這里,小魚收斂眼底的光芒,乖乖回答:"春雪."

她一下不知道怎麼回答,脫口而出說了這兩個字.一說完,她就後悔了,對不起了"大嫂",我不應該在妓院里用你的名字.

春姐一怔,臉上露出複雜的神情,好半天,她才慢慢的說:"你都會些什麼?"

"打架."

小魚想也不想的就回答了.看了看春姐的表情,小魚突然有點擔心她會把自己趕出去,想起風雷火教她做過些菜,小魚不太確定的說道:"我還會做幾道菜."

"哦."

春姐的臉色突然紅潤起來,沒一會,又變得蒼白失色,口中喃喃的說:"打架,做菜…和他真象…"

"什麼?"

她說得太小聲,小魚沒有聽清.

臉色一沉,春姐冷冷的罵道:"問這麼多干什麼?哼,明天你就去廚房幫忙."

"哦."...

,:..

上篇:三十一,丐幫洪驕     下篇:三十三,神秘的後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