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三十三,神秘的後院  
   
三十三,神秘的後院

"聽說抓夠人了?"

"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萬春紅就是想保護小魚,回為她讓自己想起了風雷火?又或者她叫了一個和自己以前一樣的名字?媚笑了一下,萬春紅輕輕地說:"有一個人不合適."

"為什麼?"

三角眼摸了摸下巴上僅有的幾根胡子問道:"哼,我倒是聽說你打發了一個到廚房幫忙,難不成有好的不肯上交,還要留下來不成."

"屬下不敢."

萬春紅不動聲色:"那一個會些拳腳,長得一般,行動粗魯,送上去會被罵的."

"那好."

三角眼臉色一沉,冷冷的挑了一下她的下巴:"既然這樣,為了免得她說出去,我馬上就殺了那丫頭."

聽到這話,萬春紅不由得心里一急,伸手攔住他:"不可,烏堂主."

看到烏堂主懷疑的神情,萬春紅一驚,急忙整理好表情,淡淡的說話:"她出不去的,而且是個外地人,我會看好她的."

"哦?"

三角眼並不相信她的話:"我得親自去看看她到底長得如何再作打算."

"她做的菜很不錯,不如屬下今她下廚給堂主准備些拿手菜?"

"呵呵呵."

三角眼有點明白了:"原來如此,那也好,這樣也能給幫里多掙些錢,不過,一會做好了就帶她來讓我看看.上次被朝庭派人查,不得不放棄那個聯絡點,害得白白損失了不少銀子,這次你可要小心一點,再出什麼差錯的話我也保不了你."

"屬下一定盡心."

萬春紅剛放回肚子里的心又懸了幾來,她不敢再說什麼,默默起身行了個禮,向廚房走去.

──

"明白了."

小魚點點頭,她一會就回房間去,能多平凡就打扮得多平凡,妓院這種地方,當然是靠美色混,但是象她這種情況當然是不要太引人注目的好.感激的看了萬春紅一眼,小魚開始動手准備做菜.



"嗯,不錯."

烏堂主大快朵頤,這幾個菜都是色香味美,引得他口水直流.相形之下,做菜的少女就遜色多了.

看她的樣子,雖然說得上是眉清目秀,但是一般得很,和這樓里的姑娘比起來,真的不怎麼樣得很.

"留下她吧,這種貨色還是在廚房里呆著比較合適."

"小雪,還不謝過堂主."

"是."

小魚努力學著細聲細氣很怕死的樣子.

"哈哈哈,"烏堂主突然大笑起來,笑得萬春紅和小魚的心都懸了起來,一齊望向他.

"你說她粗魯,我倒看不出,看來,為了留下她,你還是動了點小心思,不過無所謂,以後我來的時候,你就叫她准備飯菜吧."

"屬下遵命."

萬春紅目視小魚,小魚連忙低著頭退了出去.

好險,還好自己打扮得很到位,不然就可被拉出去接客了.

小魚笑了笑,其實就算被拉出去她也不怕,誰要是敢動她一根手指頭,肯定會被打得滿地找牙.

令她不解的是她來了幾天了,還是沒有找到那些姑娘的蹤跡,既然她被春紅保了下來,肯定有其它人補上了,三十人可是為數不少,不可能平白失蹤,一點蛛絲馬跡也不留下.想到這里,她的眼光不由的移到了後院那把大掛鎖上.

經了幾天的觀察,小魚發現這個門從來沒有開過,半夜里總有兩個高手翻牆進去,其中有一個人看上去和那個烏堂主很象,另一個人她從來沒有在儲秀閣里見過.難道他們是進去送飯,難不成那些女孩子全部被關在里面?!

謊稱不舒服,小魚跟萬春紅請了假,躲回房間里.她得好好睡一覺,今天晚上還得去後院查看一下.

很快,她就進入了迷糊狀態,半睡半醒間,依稀看到風雷火在大街上跑來跑去,找處找她,"我在這"小魚在叫喊著,但是他象聾了一樣,就是聽不到.小魚跑到他跟前,風雷火卻視若無睹的和她擦肩而過.

"啊!"

小魚驚叫一聲,從夢里醒來,摸了摸胸口,心還在巨烈跳動:"呼,原來是夢."

她擦了擦滿頭冷汗,坐了起來.

看來還是得先出去一趟找找大哥才行,要不然他不知道自己跑哪里去了,豈不是急死了.

瞄了一眼小小的窗子,好象外面天已經黑了下來,門外也傳來了陣陣姑娘迎客的聲音.爬下床,小魚溜到下人間偷了一身瘦小的男裝套在身上,看看四周沒事,大家應該都在前廳,小魚躍上牆頭,飛快的溜了出去.

"大哥."

小魚沖進破廟,里面沒有聲,回答她的只是由于大吼聲震落下來的灰塵.糟了,大哥肯定跑出去找自己了.

地上的灰早被風吹散,看來大哥走了不少天,到外亂七八糟,但是追風已經不在了,應該她失蹤後不久時大哥就離開了.完了,要到什麼地上才能找得到大哥呢?

想起剛才的夢境,小魚又出了一身冷汗.

──

一陣涼風吹過,小魚發現自己脖子上多了一根綠玉做成的竹杖,回過頭看,廟里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

"你是誰?來干什麼?"

這人個子不高,但是看上去威風凜凜,一張白白的娃娃臉上精光畢現,兩只眼睛更是炯炯有神,每說一句話都能讓人感覺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威儀.

高手!

不自覺的,這種感覺象閃電般劃過小魚的腦海.

沒有理會脖子上的玉杖,小魚雙手抱拳,朗朗有禮的說道:"在下汪小魚,來這里找人,不過,他應該走了,請問大俠有什麼見教?"

"沒什麼."

那人面露喜色:"你找的可是風雷火?"

"正是."

聽了小魚的回答,那人的臉色陰了下來,冷冷的走近一步,兩子眼睛象刀子一樣刮在她臉上,脖子上,"哼",他突然重重哼了一聲,問:"你是女的?"

小魚納悶的摸摸頭,真的這麼明顯嗎?怎麼他們都能看出來.看眼前這個高手眼光如此凜烈,難不成是大哥的仇家?

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那人又開口了:"你和他什麼關系."

"哼."

小魚也哼了一聲,直視他的眼睛:"他是我大哥,有什麼事找我也一樣,要殺就快動手."

"大哥?結拜過的那種?"

"結拜過的那種."

"哎呀!"

那人以小魚看不清的速度放下玉杖,突然變得笑容滿面,象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只見他又上前了一步,親熱的在小魚肩上拍了拍:"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呵呵呵,我也是他的朋友,也是來找他的.怎麼,你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不知道."...

,:..

上篇:三十二,被擄     下篇:三十四,探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