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三十四,探密  
   
三十四,探密

小魚有點轉不過來,這人翻臉比翻書還要快,真讓人適應不了.不過,他會不會是裝成大哥的朋友故意和自己套近乎呢?不行,得問清楚:"你是什麼人呢?"

"在下洪驕."

說完,洪驕閉上嘴,就等小魚說久仰之類的話,結果小魚下一句話就把他搞暈了.

"洪驕,不知道,哪個派的?"

天呢,堂堂丐幫天下聞名,竟然有人不知道!平民百姓都會知道如今皇帝是誰,丐幫幫主是誰呢!

尷尬的笑了笑,洪驕問:"難不成風雷火從來沒有提起過我?"

"沒有."

小魚回答得非常干脆,因為事實上確實如此.

洪驕滿臉悻色,郁郁不快的說:"哦,我是丐幫的."

"啊!"

小魚一聲大叫,把洪驕嚇了一跳:"干嗎?"

"丐幫的?"

"天下第一幫!"

"門下幾百萬人?"

她每說一句話,洪驕就點一下頭,噓,洪驕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就是嘛,我說怎麼她象個外國人一樣,原來她也知道我們丐幫.

驚歎完之後,小魚不好意思起來,怎麼了,怎麼這麼大驚小怪,象個沒見過世面的毛丫頭!

罵完自己之後,小魚紅著臉,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想不到兄台竟是丐幫高足,在下失禮了."

"客氣."

洪驕看著這個不知道他鼎鼎大名的小魚,忍不住莞爾一笑.

"既然是丐幫弟子,想找一個人肯定很容易."

望著笑咪咪和洪驕,小魚滿眼遮不住的信任:"你沒理由不知道他不在這里吧."

洪驕點點頭,輕歎一聲:"我自然知道他走了.只是想起以前曾在這里跟他痛飲過一場,所以今天過來看看."

"哦."

低下頭,小魚開始擔心風雷火:"洪哥,你查到他在什麼地方後,讓他到這里留下口訊吧,我一會還有事,不能久留."

"沒問題,你有什麼事?要不要幫忙?"

"沒什麼,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呢."

小魚想了想,謙遜的做了個揖:"如果有什麼事,我一定要丐幫找你."

"嗯."

洪驕臉上很親熱,其實心思早飛了,她前兩天就派人出去找風雷火,竟然現在還沒有消息,真是匪夷所思.就算風雷火離開洛陽,也走不了多遠,怎麼會查不到呢?!難不成是這段時間對他們放得太松,以至于他們的辦事效率極速下降?本來他早就想走開了,但是這個汪小魚是風雷火的結拜義妹,于情于理都要對她好一點才行.現在聽到小魚說要走,他當然點頭不迭,待她走了,自己好回幫里等消息.

跑出破廟,看看天色已晚,現在應該正是儲秀閣生意正火的時候,正是溜進後院的最佳時機.小魚發足狂奔,跑了一身的汗.看看貴賓間,烏堂主正懷抱一個豔麗豐滿的女人取樂,而春姐正在大廳上忙碌,小魚眼睛一轉,無聲無息的退了下去.

來到後院,四周黑洞洞靜悄悄,小魚沿牆跟輕輕走了過去,正在這時,前面黑影一閃,小魚急忙停住.

好險,原來這里安排了暗哨,回想自己前兩天就開始的查探,小魚為自己捏了一把汗,幸好沒有被發現,要不然就肯定被趕出去了.冷眼觀察了半天,終于看清了兩個暗哨的地點和交錯的時間,小魚往遠個的草從丟了一塊石頭,在靜靜的後院里,這個突然發出的聲音顯得特別大聲.

兩個暗哨刷刷兩下一起跳到上了鎖的大門口,定定的向四周巡視,半點也沒有離開的打算.

這一下,小魚大失所望,這兩個人一點也不笨,竟然會一步也不離開.

沒辦法了,只能試一下.

對于自己的身手,小魚還是很自信的,所以她決定趁暗哨換位的一瞬間跳進去.

正在小魚要行動的時候,院子里突然一道紅光射了出來,兩個暗哨現身,接住紅鏢,轉身離去,看樣子是要外出.很快,他們就消失在夜色里.小魚呆呆站在樹下面,一時不敢亂動,照樣子看來,應該是里面有人要出來吧,可是等了很久了,里面還是一片死寂.

管不了這麼多了,小魚提氣一躍,跳進牆內.

這里很黑,也很靜.

如果關了三十個人,不可能一點聲音也沒有的.

看了很久,還是什麼也沒有看到.小魚半眯眼睛,努力的觀望.

難道人不是關在這里面?那為什麼要鎖得這麼好呢?而且還派了兩個身手不錯的人來作暗哨,說明里面肯定是有大秘密的.既入寶山,絕不能空手而回.點點頭,小魚輕輕的向內挺進.

按剛才的情形來說,里面應該是有個高手坐陣其中,所以不怕別人跑進來.哼哼,小魚暗笑,別人也許不敢進去,但是她可不是一般人,這點小事還是難不倒她的.

眼前是左右兩邊都有三間廂房,中間是一條長長的走廊,黑暗中看不清通往何處.小魚毫不猶豫的走上長廊,向里奔去.

要是有什麼秘密,必然不會放在最前面,難怪聽不到半點聲音,原來還要走那麼遠.

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個大大的荷花池,池中間赫然有一座兩層的小樓,二樓上燭光搖曳,明顯有人.

推開門,小魚向內走,突然,她停了下來.大哥說了,凡事都要機警一點,這次這麼順利,肯定有鬼!

象到這里,小魚把剛伸進房間那只腳收了回來,目測了一下樓高,小魚決心用輕功跳上去.

很順利,二樓剛好有一間窗子大開,小魚直接躍進了房里.一進去,她就撥出大刀(這是小魚回來之前偷偷去鐵匠鋪買的)擺了一下准備動手的造型.

怎麼沒人?

小魚一驚之下,退了兩步.

桌子上明明有兩個杯子,兩雙筷子和幾碟小菜,酒香撲鼻.蠟燭也是新換不久的,本來應該坐在桌上的兩個人卻一個也不在.

酒菜一點都沒有動,難道她來得這麼巧,剛好趕上吃飯,而且現在她才想起來自己沒吃晚飯,這些都有點象為她准備的一樣.

輕輕在房里走了一圈,並沒有發現別人.小魚笑笑,在桌子上坐了下來.

嗯,好香.

小魚拿走筷子就吃,吃著吃著,還喝了幾杯小酒.

這麼好的酒菜,不吃太浪費了.

兩雙筷子都是銀制的,所以不用怕有毒,小魚早就用筷子試了試酒菜.所以吃走來放心大膽.

"嗯,香."

小魚咋咂舌頭,滿意的拍拍肚皮,喃喃自語道:"要是再來一壺好茶就完美了."

話音未落,一把紫砂壺出現在她眼皮底下,壺里飄出淡淡茶香.

順著那把壺那去,小魚看到了一只纖細有力的手,手的主人有一張蒼白的臉,臉的主人是一個白衣少年.呀,這個人竟然就是那個要李家村里殺了很多人的少年,是小魚說過永遠都不想見到的人....

,:..

上篇:三十三,神秘的後院     下篇:三十五,笨笨的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