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三十六,跟班  
   
三十六,跟班

那怎麼辦?

這句話到也嘴邊小魚又咽了回去,她不能也不願意在刑云面前表現出沒辦法.沒等她多想,"咔噔"一聲,刑云已經把鎖擰開.

小魚看著他又輕松的拿走了另一把鎖,兩根手指一動,鐵鎖應聲斷開.

少女們看見鎖開了,爭先恐後跑了出來,向上奔去.

"等等!"

喊叫沒用,姑娘們都急著要逃出這個地方,一下就把小魚和刑云擠到邊上.小魚急壞了,要是象這樣往外跑,肯定馬上會驚動到那個姓烏的,那她們就一個人也走不了的.

看了看小魚急切的臉,刑云奪過大刀,飛身縱到最前面,大刀一橫,冷喝道:"誰再跑我就宰了誰."

少女們停了下來,有一兩個以為他在嚇唬人,還是繼續跑了上前.

"咚"的一聲,跑在最前面的少女被刑云一腳踹了下來,把後面兩個壓在身下.

"哼!"

糟糕,聽得他一聲冷哼,小魚看得出他又起了殺意,連忙沖了上去,大聲對少女們說道:"不可急著走,象這樣一起跑出去,肯定會被發現的.再說你們就算跑出了牢房,四周還有牆,怎麼出得去."

"恩人,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小魚把頭轉向刑云,笑道:"你雖然笨了一點,但是功夫還不錯,不如由你把她們送回家去."

"我?!"

刑云一臉驚愕:"送她們?我不想去."

小魚揚了揚手掌,刑云脖子又是一縮:"要不這樣,我把她們帶出這個地方,然後讓她們自己回家可好?"

看他這麼不情願的表情,小魚想了想,這樣其實也行:"好吧."



終于解救了最後一個,小魚這才覺得松了一口氣,看到累得半死的刑云,小魚笑容可掬的拍拍他的肩:"終于好了,你還挺能干的嘛."

"那我們…"

刑云露出渴望的眼神:"我們可以回去喝茶了?我好渴."

"好吧."

看在他這麼努力救人的份上,這種合理要求沒有什麼不行的.小魚上前拍拍他的肩:"辛苦了,走吧."

──

"魚姐,"在小魚的堅持下,刑云只好充當她的弟弟:"我想跟著你."

"不行."

看了看他那張好象弱不禁風的臉,小魚忘記了他是一個高手,直接對他說:"不怕你不高興,有些話我得說清楚.我嘛,是忙得很的,而且你這麼笨,什麼也不懂,帶上你不是大麻煩."

"姐."

刑云親熱的揪住她的衣角,眼里帶著十二萬分誠懇:"以前我老是一個人在家里呆著,所以什麼都不懂,現在在江湖上行走,也體會到一些人情事故了.就是因為我覺得你非常能干,對什麼都了如指掌,所以…姐,求你了!"

"這個嘛…"

小魚雖然一臉為難,但是心里卻樂滋滋的,是啊,象自己這樣很有江湖經驗的人不多,換作是自己剛出來的時候,也會求大哥帶著行走江湖啊!想了想風雷火的無私精神,小魚點了點頭:"跟著我可以,可是以後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話能說,什麼不能說,你可要全都聽我的,不然我可就不理你了."

"真的!"

刑云喜出望外:"姐,我保證一定聽你的.那,我們什麼時候離開這里?"

"還不能走."

小魚想了想,問:"你和前面那個妓院有什麼關系嗎?為什麼能住在這里?"

刑云老實巴交的說:"我給了他們一筆錢,說是在這里面住上幾天,他們就同意了."

"那你認不認識一個三角眼的老男人?"

刑云眼珠一轉,乖乖的回答道:"他是這里的後台老板,嗯,想和我做筆生意,所以老是晚上來找我談,我還沒有同意."

"不要同意."

一想起烏堂主無故捉拿少女逼良為娼,小魚就滿肚子不高興:"那種壞人,絕對不要和他有半點來往.對了,我們應該去報官!"

"沒用的."

刑云笑了笑:"他哥哥就是本地父母官,哪里有用.而且你一定不能去官府."

"為什麼?"

看著小魚疑惑的表情,刑云神秘的湊到她耳邊:"要是去了,那些女孩子因為這幾天被抓走,應該會有失清譽,所以她們肯定不會出來作證,要不然就是作了證,但是再也嫁不出去了.再說你報了官,官府肯定會把她們一一傳來問話,那麼壞人就知道她們住在哪里了.可也會把她們再捉走,還會報複她們的家里."

"不行!"

小魚氣得臉紅紅的:"那麼說來就沒有天理了!"

看著她那象蘋果一樣的臉,刑云呆了半晌才反應過來,他掩飾的咳了一聲,輕輕說:"要不然我們先去試試,問問其只幾個姑娘,看看她們願不願意再說吧."

"也好."



事情象刑云說的一樣,他們跑了很多家,但是肯出來作證的只有一個人.就是那個姑娘,她的家人卻死也不肯,她老娘一聽,馬上大叫一聲,接著就開始嚎哭個不停,說只要姑娘敢去官府告狀,就吊死給她看.姑娘勸了很久,也沒有用.無奈之下,姑娘也只好告訴小魚她去不了了.

這些家里,現在通通在辦一件大事,那就是托人說媒,女兒讓人擄去這麼些日子,大多數連報官都不敢,就怕讓別人知道了.現在她們好不容易都回了家,正應該馬上打發出嫁,免得紙包不住火,到時不但丟光家里的臉,還會一輩子嫁不出去,送給人家做小怕是也不容易啊!

他們還有一個通病,那就是死也不相信自己家的姑娘還是完壁之身,不算姑娘本人如何解說都沒用.所以原來提過親沒答應的就馬上答應,還有沒人提過親的都到處托人,不管對方條件如何,只要不缺胳膊少腿就行.

但是經過這件事,卻還成就了一樁美事.

王家姑娘出生在一個殷實的人家,父親開了兩間小店,祖上又留下了一棟不大不小的房子,所以生活也過得挺美的.

她家隔壁住著一個窮書生,從小父母雙亡,生活貧苦.

兩個年青人從小就認識,一直青梅竹馬到如今,早已經情意想投.

王姑娘的家里當然不同意這門親事了,王老板這人一生沒什麼愛好,一是愛錢和面子,二是愛自己的兒子.

眼看姑娘長大了,而且還挺漂亮的,王老板一心想把她聘個有錢人家,這樣聘金也多,面子也大,日後萬一生意不好,還有個依靠.

"不行,一個窮得叮當響的屁股也沒布遮的叫花子,怎麼配得上我家的女兒,趁早死了這條心."

這一句話不但阻斷了姑娘的幸福,也傷透了書生的心,從此,書生一門心思在家苦讀,再也不登王家大門.書生考取了秀才,如今准備繼續用功,前不久,他還去考舉人,目前回家等消息.

王姑娘整天以淚洗面,想要偷偷去看心上人,父親看得太緊了,總是沒有機會.那天終于偷跑出來,和書生相對抹淚不已,呆不了多久,又得被父親發現.回了家後,晚飯也沒有心思吃,早早就回房躺下了.

半夜里,一陣濃香飄過,姑娘就不醒人事了.等她再次睜開眼,已是身處牢獄之中.

她被救下之後,家里對書生的態度來了一個大轉彎,首先是她父親主動到書生家噓寒問暖,沒兩天又指派媒人前去提親,搞得書生如同跌進了五里霧之中.不過書生很高興,因為他終于可以跟心愛的姑娘結為夫妻了....

,:..

上篇:三十五,笨笨的刑云     下篇:三十七,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