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三十九,大俠歸隱  
   
三十九,大俠歸隱

"對不起,魚."

風雷火緊緊的握著小魚的手:"大哥不能跟你一起闖江湖了,我要跟春雪一起隱居在這里."

聽到這話,小魚覺得心里突然空落落的,一種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從心底劃過.把淚水壓在眼底,小魚輕聲說:"沒事,只要你和大嫂幸福,那就行了."

"謝謝."

四目相對,一切盡在不言中.

"姐,再不走就天黑了."

刑云站在一邊,悻悻的抗議:"一會要關城門了!"

橫了他一眼,小魚大叫:"你還有錢嗎?"

刑云怔怔的拿出錢袋,從厚厚一迭銀票中抽出一張遞給小魚.

小魚低下頭一看---一千兩,有點少!

她繼續橫了刑云一眼,雖然他的表情是那麼不情願,但還是從里面再抽了一張出來.

這樣面額是五千兩.

小魚看了看手中的兩章銀票,再看了看刑云剩下一大摞錢,心里有點疑惑,看來這家伙不是一般的有錢.

"大哥,你拿著."

風雷火沒有推拒,默默的銀票拿在手里,在他和小魚之間,已經沒有什麼錢的概念:"這些錢我本來拿了也沒用,但是我要謝謝你,有了它,我才能把春雪安頓好."

瞄了刑云一眼,風雷火湊到小魚耳邊說聲的說:"這家伙你要小心他,我看他不是什麼好人,如果有危險,你就把這個放上天.這是丐幫的聯絡彈,如果我在附近,肯定能看到,就算是我不在周圍,丐幫弟子遍布天下,他們見了也會幫你的."

"嗯."

小魚杏目含淚,雙手緊握著風雷火給她的三支煙火彈:"大哥,我真不想和你離開."

"傻魚!"

風雷火無可奈何的歎了一口氣:"我又何嘗想和你分開,不過天底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說不定我哪天會去找你呢."

"什麼意思?"

這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風雷火輕聲說道:"我是個注定不幸的人,等我安頓好春雪,我想離開."

"不行!"

小魚突然一聲大吼,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春雪從木屋里走了出來,用訊問的眼神看著他倆.

風雷火尷尬的向她笑笑,表示沒有事情發生.

"魚,小聲點."

"大哥,你不要胡思亂想了,要是你真的離開春姐,我跟你保證,她會死的!"

聽了小魚的話,風雷火臉上出現了一陣殺意,今天這話要不是從小魚嘴里說出來的,他絕對要宰了這人.但是小魚既然這樣說,八成有自己的道理.

"大哥,春姐受了這麼多苦,好不容易能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不知道有多開心.你要是突然離開她,她肯定會受更大的打擊,你覺得她的身體能夠承受得了?也可能她覺得連你也嫌棄她了,一時想不開輕生怎麼辦?"

這番話小魚只是胡扯,她現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反正她只有一個目的,就是不能讓風雷火和大嫂分開.當然,她雖然只是隨口說說,但是聽在風雷火耳里卻不亞于晴天霹靂.

對于一個男人來說,他心愛的女人不管長得五大三粗還是力大如牛都是嬌弱無依的寶貝.她是絕對受不了半點委屈的.所以男人總對自己愛的女人溫柔體貼,嬌寵無比.

在小魚來說,只是隨便找了些理由,但是在風雷火在說,那真是字字珠機.想到這,大滴大滴的冷汗冒了出來,順著額間滴落在地.

"魚."

風雷火有如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一定會對她好的."

刑云看著這兩個人依依惜別已經快一整天了,早就不耐煩得不行了,真想上前一劍把風雷火殺了,再把小魚打暈帶走.他正在獨自憤恨不已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小魚一聲大叫:"刑云."

"干嗎?"

正在刑云興高采烈以為可以走的時候,小魚對他說:"把買個金盆回來,一代大俠要退出江湖怎麼能草草了事,我一定要給大哥准備儀式.記得再帶回來些酒菜,今天晚上選個好時辰讓大哥金盆洗手."

一聽這話的意思,就是今晚不走了,要在這里住.刑云頭頂冒起了陣陣虛汗,我的媽,早這樣下去,恐怕不是住一晚上的問題.

他無言以對,只能轉身去買.

……

"你怎麼在這里?"

刑云目光如炬,春雪只看了他一眼,就把頭低了下去.她輕輕的說道:"屬下是被打暈了帶出來的,不是有意偷跑."

對于刑云,春雪了解得並不多,她只是知道這是教里很高級的首領,平時烏堂主也不能直接請見的人物.她只是在刑云第一次到儲秀閣的時候,匆匆行過一禮.

"我知道,是我背你出來的."

刑云冷冷一笑,用譏諷的口氣說道:"放心,你這賤人運氣好,我今天不會治你的罪.還不快滾回去,不要讓他們起疑."

"是."

離開了刑云,春雪一直狂跳的心髒才慢慢平靜下來,走了幾步,回頭看去,刑云已經不見了,她才長長出了一口氣,突然雙膝了軟,跌坐在地上.

好險,她本以為自己再也見不著明天的太陽了呢.

偷偷走回木屋,小魚和風雷火還在門口說話,春雪不由得發出一陣苦笑.現在以自己殘花敗柳之姿,怎麼能再和風哥相配能?

春雪默默的看了看他們,他們才是絕配,自己夾在中間算什麼?

"先進去坐坐吧."

"好."

小魚快步走進屋內,笑眯眯的叫了聲:"嫂子."

"哎."

春雪輕輕的應了一聲:"我給你們倒杯水吧."

"水還沒燒吧,我來幫你."

風雷火提起水鍋,溫柔的跟在她身後.

春雪坐在小椅子上,伸出雪白如玉的纖手往火里添柴,突然,風雷火看見一大滴晶瑩的淚珠落在她的手背上.

"怎麼了,雪."

風雷火大驚失樂:"是不是火熏了你的眼,都怪我不好,過兩天一定再建一個大房子,再雇上幾個下人,一定不會讓你再受半點苦了."

看著他一臉慚愧和懊惱,春雪再也忍不住了,撲進他的懷里痛哭道:"我怎麼你其實很喜歡小魚,你娶了她吧,我不怪你,你何必這樣折磨自己呢!"

聽得這番話,風雷火簡直有點目瞪口呆,他的嘴張合了半天,才大叫一聲:"你怎麼會這樣想?"

他如此激動的叫喊,春雪忘記了哭泣,抬起梨花帶雨的粉龐看著他.

"雪."

風雷火有點哭笑不得,他柔柔著握住春雪的背,兩目眼睛象是要看到她的靈魂深處:"她在我心里就象親妹妹一樣,對不起,沒有說明白,讓你傷心了."

春雪面帶羞慚,輕輕掙開他的手:"我才沒人傷心."

"還說沒有."

看到她帶著淚也帶著笑,風雷火的心終于放了下來,緊緊的抱著春雪,戲道:"不傷心?真的不傷心,臉上這些水珠是什麼東西?"

"討厭."

剛才聽到風雷火的大叫,小魚趕緊跑過來,結果還沒進門,看到的就是這一幕.他們真甜蜜,希望他們永遠這麼開心幸福.

笑眯眯的回到客廳里,小魚坐了下來,欣賞這座由他們自己建的房子.

當初他們是就近選址,在洛陽郊區買了這塊空地.連續忙了好幾天,終于在大家(風雷火和刑云)的努力之下,一座不大不小的木屋出現在這個林子里.這里面有一個前院,一個後院,三房一廳和一個獨立的小廚房.屋前是一條小河,屋後是蔭蔭綠草.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帶著青草味的空氣,小魚覺得滿意極了.等哪天她也退隱的時候,一定要建一個更漂亮的房子,當然,那是很遙遠的將來了.

接下來我要去什麼地方好呢?

小魚歪著腦袋想,無所謂,反正刑云有的是錢,如果不是不好意思,她還真想開口讓他幫自己還錢給上官飛,嘿嘿.不過話又說回來,身為一個俠士錢當然無所謂了,朋友之間互相幫忙也是理所應當的,只不過要叫人家給自己還債嘛…好象太說不過去了.

"我回來了."

刑云陰著臉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幾個伙計,不等吩咐,他們已在刑云自制的那張桌子上擺碗碟酒菜了.

看看那張圓不圓扁不扁的丑陋大桌刑云就來氣,想不到他也有賣苦力干這種活的一天!

要不是因為小魚…他非放把火燒了這里不行.

"行了,明天再來收."

他冷冷的丟給伙計一塊碎銀子,氣悶的坐了下來.

"金盆呢?"

"門口."

小魚丟下他跑了出去,天呢,她差點發出了一聲驚呼,這家伙干什麼,意思找了個這麼大的金"桶",別說洗手,洗澡都綽綽有余!

"你這是什麼意思?"

小魚懷疑的看著他,目光飽含著種種不滿.刑云一怔,隨後馬上陪笑:"不是,金盆要定做的.你不是說今晚要用,所以我就把人家做招牌的大家伙搬了回來."

是麼!

小魚有點不信,她分明覺得刑云有對抗情緒,所以故意買個這麼大的家伙回來漲她的眼,看看,他明明背著自己在偷笑,這家伙,回頭看我怎麼治他!

"呵呵,真好."

小魚伸出纖手拍拍大桶一邊笑眯眯的說,一邊用眼角余光瞄著刑云:"大哥是個俠士,現在歸隱了就該好好享受生活,以後沒錢花了,每天從這個桶上敲一塊下來,那也夠用.我說刑云啊,一會吃完飯你也別坐著,反正後院木料多得很,你再幫大哥建一個單間,專門用來放這個金錳錳吧."

果然不出小魚所料,刑云馬上就被茶餅噎住了,一邊巨烈的咳嗽,一邊氣得臉白得發青.

"哎呀,怎麼這麼不小心."

小魚象一陣風那樣刮到他身邊,假惺惺的在他背上拍著:"我知道你肚子餓了,也不用那麼急啊."

臭風,爛風,刑云不能罵小魚,只能在心里大罵風雷火,他雙目露出惡狠狠的凶光,直直的瞪著大門口.如果目光能殺人,他的目光早變成片片利刃飛進廚房把風雷火千刀萬剮了....

,:..

上篇:三十八,大嫂     下篇:四十,金盆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