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四十一,婚禮  
   
四十一,婚禮

"不錯不錯."

小魚看著眼著這座結實的小房子不住的點頭.這房間雖然說不上精致,但是很勞固,牆面平平整整,乾淨利落,一點毛刺也看不到.可見刑云不但劍耍得好,舞大刀也是一絕.

最絕的就是他還給小屋弄個了小窗,那窗子很高很小,一看到它,小魚就想起儲秀閣的房間窗戶.一想起上一次被卡在上面,小魚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回頭看了看刑云一本正經對她說:"桶我放進去了,你可以在里面洗澡,我還開個窗口,但是不懂做窗頁,回頭讓風雷火做吧."

說話間,小魚明明看到他的嘴角微微抽動,不由心里起疑,嘴里自然而然的說道:"好是好,不過窗子有點小,要是想從那里爬從了可不容易."

話未落音,刑云早笑得腰都直不起來.

他肯定看到了!

小魚惱羞成怒,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她突然想起春姐在儲秀閣里慣用的招數,對刑云媚笑起來.

雖然小魚笑得自己一身雞皮疙瘩(看見春姐笑,總覺得她天生就是這樣笑的,非常自然,但是小魚學起來,總覺得有點不對勁),但是刑云好象很吃這一套,他已收起大笑,怔怔的看向小魚.

"昨天晚上辛苦你了."

"不辛苦."

刑云略帶癡迷的看著她.

"肯定累壞了吧."

"不累."

小魚兩眼一眯,賊笑道:"真的不累?"

"不累."

剛回答完,刑云就清醒過來,但是話已出口不能收回.

果然小魚又是一笑,奸奸的對他說:"我今天讓給大哥大嫂今天成親,你去找個喜婆來,要買什麼,你聽她安排."

刑云恨恨的看著她,不敢說什麼怨言,只能撥腳就走.

沒走幾步,小魚跟在後面大叫:"早點回來,我們還要裝點新房."



"什麼,成親?"

"是啊!"

小魚拿出新郎服就往風雷火身上套:"看,多精神!"

"可是…"

風雷火的臉紅得象猴子屁股.

"沒有什麼可是."

小魚霸道的把他往房間一推:"快去換,不要讓我生氣."

拿起新娘裝,小魚把春雪強架到後房里.

後房里已經一切煥然一新了,紅紗帳,紅燭金燭台,紅桌布,綁著紅繩的兩只小酒杯,到處都掛滿了喜慶的紅絲綢.

春雪看了一眼床上的鴛鴦戲水錦被和百子圖紋枕就羞得再也抬不起頭了,任由小魚把她的外套換下來,穿上描金繡鳳的大紅喜服.

"春姐,你好漂亮!"

看了看春雪,小魚發出一聲小小的驚叫:"象畫里走出來的人一樣."

捏了捏自己的手,痛.

春雪簡直以為自己在做夢!

真的能嫁給風哥了?真的做他的新娘了?!雖然穿過一次嫁衣了,但是兩次的心情是完全不同的.春雪暗暗在心里祈禱,如果這是一個夢,就讓我在夢中死掉,再也不要醒來.

"我不會化妝,喜婆跟著刑云去買東西了,還沒有回來,要不再等等."

春雪搖搖手表示不用:"我自己來."

"好,我先出去,一會再進來."

小魚點點頭,撥腳往外走去,她不放心風雷火,那家伙平時倒是利利索索,但是剛才看他這麼不他意思,還是去監督一下為妙.

走出門口,小魚怔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大廳中.

"上官飛!"

是他,他那張看起來很陽光的臉早就讓小魚刻骨銘心啦!

"我是來道賀的."

他笑容可掬的一揮手,萬里領著兩個人把禮物抬了進來.

"你…我…"

大驚之下,小魚說不出話來.

"放心,要債也不會在今天."

仿佛小魚越擔心,他越是要說出來,說完以後,笑眯眯的看著小魚:"而且汪小魚不是一般人,而且是一個江湖俠客,又怎麼會賴帳呢?對吧."

小魚被迫點了點頭,其實她本來也沒有想賴帳,只是想出來掙點錢還.但是她轉念一想,這話也不能說,很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誰讓她原來跑出來的時候沒有和別人打招呼呢!

"多謝."

風雷火淡淡的接住禮單一看,上面全是生活用品,補品,藥品,和家常物品.這一看他就明白了,上官飛並不是來倒亂,他是真正道賀來的.于是,風雷火笑了:"上官兄,多謝了."

"不必客氣."

不等小魚招呼,他已經自己找了個最舒服的地方坐了下來.

"你一定知道我在什麼地方?"

上官飛聽後笑了笑,他摸摸自己的下巴,打開扇子扇了幾下後,才莫甯兩可的回答道:"做債主的自然知道欠債的人在哪里."

不會吧!

小魚思前想後,就是搞不清他說的是真是假.

"汪女俠."

正想著,門外又走進來一個人,這個人的到來,使風雷火從椅子上跑了起來,迎上前去一抱拳:"原來是兄台,多日不見了,上次的事還沒有謝兄台呢."

"不必客氣."

來人正是林天凡,他一進門就笑得賊賊的:"小兄弟,你的馬賣嗎?"

小魚恍然大悟:"原來上次你認出我了?"

"呵呵呵."

林天凡大笑,向風雷火一拱手:"我也是來賀喜的."

在他身後,有幾包布料和干貨,下人也抬了進來.

"林兄是吧,多謝了,請坐."

小魚怔怔的站在門口,一下子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看了看風雷火,他已換上新裝,胸前系著一朵大紅花,越發顯得人綽越不凡,英俊瀟灑.不管了,殺人不過頭點地,要是明天上官飛追著我不放,我就帶他先去把小荷那個可惡的女賊抓回來.

"我回來了."

刑云興沖沖的走了進來,抬眼看到上官飛和林天凡,他的目光馬上冷了下來.

喜婆扭著小腳也跟著他走了進來,一進門就叫道:"新房在哪,我去給新人梳頭."

小魚起身領著她往里走,正說話間,突然門外嗩呐隊已經吹打來了,伴著陣陣鞭炮聲,把所有人的聲音全部淹沒.

……

小魚再進房的時候,春雪已經一切都准備好了.

她垂頭低眼,靜靜的坐在一邊,只有微微顫動的睫毛泄露了她內心的激動和不安.

"唷!"

喜婆把鳳冠戴到春雪頭上,滿面堆笑道:"老身干這一行這麼久了,第一次看到這麼標致的新娘子,風官人真有福氣."

"當然了,我大哥是什麼人,大嫂自然是很漂亮的."

小魚動手幫她蓋上紅蓋頭,輕輕扶起她:"走吧,我們該出去了."

春雪羞怯怯的站了起來,在小魚的牽引下走出了房門.看了看她的舉止,小魚不由得暗笑,看她平時嬌媚大膽做事果斷的樣子,想不到今天也會流露出這種小女兒的羞態,果然要嫁給心上人就是有所不同.

在眾人的目光中,春雪慢慢的走了出來,喜婆一把推過同樣羞澀的風雷火來:"新郎官,還不把紅綢給新娘子,快牽她過來拜堂吧,哈哈哈哈."

風雷火雖然很不好意思,臉都紅得要滴出血來,但是他目光灼灼的盯著蓋頭,仿佛能看見蓋頭下面愛人的臉.

"大哥,發什麼怔啊?"

小魚忍不住了,上前推了他一把,眾人不約而同的發出一陣哄笑.



在眾人的笑聲和祝福中,他們完成了拜天地的儀式.凝視著蓋頭好一會了,風雷火終于出手把它掀開.

蓋頭下,春雪嬌顏含春,雙頰胭脂飛紅,雙眼低垂,羞得不敢抬頭.

風雷火伸出有點顫抖的手停在半空,突然,那只手堅的勾住了春雪的下巴,把她的頭慢慢抬了起來.

春雪睫毛顫動,抬起頭,星目慢慢睜開,雙目中綿綿情意流露了出來.

"親一個!"

小魚大叫完之後,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自己,她睜大了眼睛,問道:"你們干嘛看著我?"

上官飛輕咳一聲掩住笑意,他突然想起上次和小魚說的江湖禮節,忍不住嘴角一勾,把頭偏開采.

林天凡早就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小魚莫名其妙.

"笑什麼?"刑云橫了林天凡一眼,目光里飽含敵意.看到兩個人突然對恃起來,小魚忘記了剛才的事,連忙拉住刑云.

林天凡淡淡的掃了刑云一眼,若有所指的說道:"你和我聽說的一個人有點象."

刑云重重的哼了一聲,並不回答.

"送新郎新娘入洞房啦."

喜婆才不管別人想什麼,她忠實的履行自己的職責.收了人家的錢,當然要把事情辦好,所人事辦完後,還要趕回家里呢.今天出來得太急,還有很多家務沒干....

,:..

上篇:四十,金盆洗手     下篇:四十二,又見上官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