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四十二,又見上官飛  
   
四十二,又見上官飛

如刑云所料,這一次送別送出了很多天,婚禮一結束,上官飛和林天凡喝了幾杯就告辭離去,臨走前托小魚把一封信和一瓶藥給春雪.

"忙完到東郊意園找我."

找你干嗎?還錢?

這句話小魚沒有說出嘴,她象一只斗敗的公雞一樣蔫頭耷腦的點了點頭.

洪驕也來了一次,他眼睛紅紅的,什麼也沒說,放下賀禮就離去了.看著他的樣子,小魚很懷念他以前爽朗的笑容和臉上的小酒窩.

成親之後,風雷火象變了一個人一樣,整天都笑眯眯的,說話特別溫柔,聽得小魚都要起雞皮疙瘩.而春雪卻正好相反,雖然風雷火在的時候她總是笑得很甜,但是背著人的時候她總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真到小魚把上官飛要轉交的東西給了她之後,她才慢慢心情好了起來.

所以小魚很好奇,好奇那封信到底寫了什麼,能讓春雪這麼高興.本來想問一下,但是她怕大嫂不高興,還是忍住了.畢竟人都會有自己的秘密,外人還是不要過多干預為好.

就這樣過去了七八天,刑云已經對離開絕望的時候,小魚突然大清早踹開他的房門,大吼一聲:"走."

"去哪?"

睡眼迷蒙的刑云根本沒有反映過來,就被一只鐵爪捏住了耳朵,痛得他呲牙裂嘴,一抬頭,小魚正怒視自己:"我們要走了,豬."

……

"我們這是要去哪里?"

"少廢話."

一個要去見債主的人心情當然不好.刑云看了看她的臉色,決定不再問下去.

走著走著,眼前出現一個大大的莊園,小魚在門口停了下來,刑云抬頭一看,上面掛著一個大匾,寫著"意園"兩個字.

"到了."

小魚的話冷冷的,刑云嗯了一聲,上前拍門.

"找誰?"

里面探出一個蒼老的腦袋.

"上官飛."

"請問閣下是…"

"汪小魚."

"請等一下."

老人的頭縮了回去,大門又關上了.

刑云聽著他們的對話,臉色慢慢變很凝重.不知道小魚和上官飛,林天凡是什麼關系,那兩個人近些年來對黑龍教一直緊盯不放,這次自己就是為了他們而出來的.

門開了,老頭走了出來,對小魚一揖手:"汪姑娘請."

走進門去,里面到處鳥語花香,小魚沒心情欣賞美景,只是心里暗罵上官飛.這人這麼有錢,干嘛還對那一點點債務看得那麼重呢,哼,我又不是不還,追得這麼緊干嘛.

跟在小魚身後,刑云暗暗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里面走來走去不少人,但是都不會功夫,不知道他們葫蘆里賣什麼藥.

"汪女俠."

還沒進大廳,上官飛就迎了出來.

看著他虛假的禮貌和笑眯眯的臉,小魚心髒跳動加快了一倍.雖然他的話聽起來很客氣,小魚卻覺得無限諷刺.

"女俠,不敢."

小魚心里雖然恨恨的,還是無可奈何的笑了笑:"請問上官公子叫我過來有什麼事?"

說完,小魚覺得很難堪,要是上官飛說出"還錢"兩個字,那自己豈不是被刑云笑死.

上官飛笑著眨眨眼:"只是很久沒見了,想念女俠的風姿妙語,所以約你來見一見."

小魚拳手捏得緊緊得,真想在他臉上砸下去,看他還笑得出來麼.

想是這麼想,做是不敢做的.

回過頭,小魚對刑云說:"你先在大廳坐著,我有話和上官公子說."

刑云看了上官飛一眼,一言不發走進廳內坐下.

這里,小魚才對上官飛說道:"我們去亭子里."

上官飛聳聳眉毛,跟著小魚走了過去.

"上官飛!"

一進亭子,小魚就豎起眉毛用低沉的聲音吼道:"你明明早就知道我在什麼地方,卻故意把我當猴耍!"

"絕對沒有."

上官飛刷的一聲打開折扇擋住自己的笑臉:"在下只不過好奇,想看看汪女俠是怎麼樣行走江湖的."

"哼."

小魚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突然喊道:"我沒錢."

扇子還是擋在他臉上,但是小魚看到他已經笑得全身都抖個不停了.過了半天,上官飛的聲音才從扇子後面傳了出來:"我知道."

"那你還叫我來!"

喊完,小魚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太高了,連忙回頭看了看大廳門口.還好,刑云沒有反映,應該是沒聽到.

回過頭來,上官飛的眼睛正盯著自己,小魚汗顏:"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放心,等我有錢一定第一時間還給你."

"是嗎?"

看到上官飛眉一挑,難不成是不相信自己?小魚一股悶氣堵上心頭,憋得她想殺人.

上官飛還是笑咪咪的,有一下沒一下的扇著扇子.小魚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冷冷的說道:"馬上冬天了,還扇,裝什麼斯文."

"啊呀!"

忍住笑,上官飛假做驚訝的說:"這樣都被你看出來了?厲害."

小魚刷的一聲,站起來就走.

她不能再呆下去了,她不想被上官飛氣死.

"別急嘛."

上官飛急忙攔住:"我確實是有要緊事找你."

看了看他認真的臉,小魚疑道:"你會有正經事找我."

"跟你在一起那個人叫刑云?"

小魚點點頭.

"他應該是黑龍教的人."上官飛摸摸下巴:"據我所知,黑龍教的教主叫刑天,儲秀閣是他們的一個據點,你猜他們會不會有關系?"

"不會."

小魚覺得上官飛小題大做:"他要是黑龍教的人,怎麼會幫我救人."

"不給你點好處,你又怎麼會相信他?"

"說得我那麼笨!"

小魚怒道:"我的朋友用不著你來批評."

"啪"的一聲,小魚把身上所有的銀兩砸在石桌上:"我現在只有這麼多錢,要不要隨便你,我現在要走了,告辭."

"慢走."

上官飛沒有阻攔,雖然他還在笑,但是心里有些著急.那個刑云一直跟著小魚,也不知道有什麼陰謀.照理來說小魚沒有什麼可以被他利用的,但是黑龍教的人一向陰險狡詐,做事不合常理,看來只能繼續派人跟蹤他們,免得出意外....

,:..

上篇:四十一,婚禮     下篇:四十三,殺人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