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五十,意中人  
   
五十,意中人

在床上翻來覆去,小魚就是睡不著.不行,她得再去找表姐聊一下,從今天在妓院里聽他們說話來看,那個史公子好象是故意去那種地方流戀,不知道有什麼隱情.

"嘭嘭嘭"

一陣敲門聲傳來.

"誰?"

"流云."

小魚披著外套打開大門.

"流云,這麼晚不睡?"

"我睡不著."

流云看了看小魚的臉色,她好象並沒有不高興,于是流云小聲的問:"可不可以找你說說話?"

"沒事,我正要找你,"小魚大刺刺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指敲擊著桌面:"流云,你說那個姓屎的沒事故意到妓院干嗎?"

"不知道,"流云也坐了下來,老實的說:"聽他的口氣,應該是去辦正經事."

"正經事!"

小魚忍不住抬高了嗓門:"到那種地方有什麼正經事可辦的!"

流云笑了笑:"那誰知道呢,不過魚公子,你們江湖中人不是最喜歡在賭場,妓院之類的地方打聽消息,可以順便也找個姑娘開心一下呢."

"胡說."

小魚臉紅了:"不是每個江湖中人都那樣的."

流云突然神秘的向她招招手,把嘴湊到小魚耳根:"看樣子他是朝廷的人."

"有道理."

想了想,小魚把衣服穿好.

"流云,你快去睡吧,我要出去."

"公子,這麼晚了你要去哪?"

看著她,流云不解的瞪大了眼睛:"要不我陪你去?"

"不用."

整理了一下頭發,小魚打開窗子,躍進夜色.

……

黑暗中,小魚努力回憶白天的路線,現在,她要去田府一趟.

跑了很遠,小魚終于找到地方了.

看,那里大大的燈籠上不正是寫了一個田字!

表姐的閨閣是在後花園里,小魚順著牆根向後走去,發現後門的時候,她才停下腳步.

輕提一口氣,小魚跳上牆頭.她向里看了看,秀樓上燭火未熄,表姐可能還沒有睡著.正准備往下跳里,巡夜的下人剛好走了過來.

不行,我不以讓別人發現,小魚想了想,小心的蹲下身來.

正在這里,一個高大的身影飛上牆頭,隱在離小魚不遠之處.那人遲疑的模樣映進小魚的眼簾.

這人是賊嗎?有點不象.

小魚冷眼看了他半天.

那人沒有發現小魚,看他的樣子是准備跳進後花園去.

沒見過這種賊,大半夜里白衣飄飄的,豈不是很容易被人發現?小魚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真苯,作賊都做得這麼不專業,哼,簡直就是上門送菜.

那賊站了很久,還是沒有進去的打算.小魚盯著他的動做,他一會做出要跳的樣子,但是很快又停了下來,如此交換動作十幾次之後,小魚終于忍不住現身了.

"喂,你在那里磨蹭什麼?"

那人被嚇了一跳,張口結舌的轉過臉來.顯然,他沒有想到有人和他樣,也悄悄蹲在這里.

"你要進去就快點,"小魚瀟灑的抖了抖衣角,斜眼看著他:"當然,我會把你這小賊捉來送官.不過你要是悔改了,不准備進去了,我也可以高抬貴手放你一馬."

"呵呵…"

那賊笑了:"小賊?高抬貴手?敢問你又是什麼人,怎麼會深更半夜呆在這里?"

"那你可管不著."

小魚皺皺眉:"不要把我和你相提並論,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馬上滾蛋;二,吃爺爺一刀."

"哈哈哈."

他仰天大笑:"怕你沒有這種本事."

沒見過這麼囂張的賊,小魚望了望園內,還好,這死東西的笑聲並沒有驚動護院,看樣子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就不知道馬王爺長了三只眼!想到這里,刷的一聲,小魚拔出大刀,向那賊砍去.

那賊身手很靈活,他避過大刀貼近小魚的身體,手掌一抬,緊緊的抓手小魚執刀的手:"脾氣這麼壞,功夫這麼差,還敢出來…"

月光正好照在小魚臉上,那人看清小魚的臉之後,突然動做定格下來,一臉驚異,只聽他喃喃的說道:"田…"

"沒錯,這里是田府,"小魚最恨別人說她身手不濟,偏偏現在的賊竟然功夫都不錯,打斷他的說話,小魚冷冷說道:"不過不是你們這些宵小可以任意來去的地方."

那賊放開手,向小魚一揖:"在下多有得罪,望田小姐…"

接下來的話他沒有機會說出來了,因為小魚把握好時機,一腳把他踹下了牆頭.

"哼,"

小魚得意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是誰功夫差了,就你那兩下,我一個手也能打得你滿地找牙."

"小姐弄錯了,在下正是史正."

一掌摑了過去,史正的臉頓里腫得老高,打完之後,小魚才回過味來,哎呀,他竟是那個史正,這下可好,竟然不小心把未來的表姐夫給打了!

有點心虛的看了看他,小魚低聲道:"你是史正?"

"貨正價實."

"那…"

小魚心一橫,打了就打了,他還能怎麼樣,如果調查結果他真的不是個好人,自己絕對不會讓表姐嫁給他的:"那你半夜里到這里干嘛?"

史正帥氣的臉紅成一片,他看了看小魚,眼神慢慢轉向地面:"在下是因為一年多不見田小姐了,所以想來看一看,並沒有別的意思."

聽起來倒是一片癡情的樣子,小魚將信將疑的看著他:"你什麼意思?"

"本來在下想到新婚之日再行相見,今天…"

史正抬起頭,一臉深情向往的神情,當他的目光接觸到小魚的詢問的眼睛後,又慢慢轉向別處.

"是在下失禮了,請小姐不要見怪."

"哼,花言巧語."

小魚本來還納悶這人怎麼知道自己是女的,現在她才想起來,好象以前見過這個人.當記起自己以前因為他無故抱自己時就打過他一耳光後,小魚的臉色就不大好看了:"今天你不是剛到溫柔香去玩得很開心,居然還沒有累死你,還有精神到這里來羅嗦,不不快滾."

"小姐,在下正是為次事而來的."

史正一看小魚的態度就著急了,看來早就應該登門解釋一下,瞧這模樣現在她肯定對自己誤會已深,再不說清楚就不行了:"你聽我解釋."

"滾蛋,你不累我還累呢."

小魚厭惡的揮揮手讓他離開,瞧他倒是長得人模狗樣的,卻想不到那麼風liu,今天說是來看看表姐,誰知道他動了什麼鬼心思.

沒辦法,史正只好歎息一聲,轉身離開,正准備走,小魚叫住了他,他急忙回過頭來,用期盼的眼神看向小魚.

"你…能不能退婚?"

看著他驚愕傷心的表情,小魚居然覺得有點不忍.倒不是小魚心腸太軟,只是此里的史正看起來真的不象那種不堪的人.干干的笑了笑,小魚說道:"也不是嫌你不好,只是兩個陌生人…有點不太合適吧?"

史正鼻子一酸,從小到大,他都生活在別人的誇獎聲中,不過自從他選擇了這條路,再怎麼樣也不能半途而廢.收起表情,史正的臉上波瀾不興:"既然已經訂親,當然不會退婚,小姐還是早點休息,我們十天後再見."

在小魚目瞪口呆里,史正飛身離去,真是的,小魚歎了一聲,表姐,誰讓你長得這麼漂亮,他是肯定不會退婚的了.

---

跳上二樓,小魚勾開窗紙一看,表姐正背對著自己出神,只見她呆呆的,目光停在桌上的一幅圖上.

那幅圖應該是畫著一個人,由于角度不對,小魚看不清楚是誰,這里房里並沒有別人,不知道下人們是睡了,還是被表姐打發出去了.

沒有醒動她,小魚輕手輕腳走了進去,想給表姐一個驚喜.

正在小魚准備拍璧珠的肩里,她突然看清楚了畫中的人.那是一個衣訣飄飄的男的,長臉,刀眉,厚唇,一雙細長的眼睛!

這人好生面熟,不正是剛剛被自己趕走的男人麼!

原來畫的是史正!

仔細看了看,這絕對是出自表姐的手筆.畫中人的線條細膩流暢,畫得相當傳神,以至從畫象上就可以看出畫中人的風liu倜儻和卓而不群,就連小魚這樣粗心的人都看得出來,表姐畫這副畫的時候傾注了多少感情!...

,:..

上篇:四十九,男人都是下流坯     下篇:五十一,心驚膽寒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