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五十一,心驚膽寒的愛情  
   
五十一,心驚膽寒的愛情

"表姐."

小魚遲疑的叫了一聲,璧珠才清醒過來.

"啊!"

她低低驚呼一聲,急忙回過頭來,待看清來人是誰之後,才放下心來.只是臉上羞得緋紅,不敢抬頭直視小魚的眼神.

"表姐,你這是…"

"我…不要告訴別人."

璧珠的臉突然變得蒼白,她哀告道:"沒有人知道的,不要告訴別人."

"我當然不會說."

小魚的心情很亂:"你怎麼會…你認識他?"

"不認識."

說完,璧珠的臉又紅了,她羞答答的把臉轉向別處:"只是以前見過,所以閑來無事才…"

"別騙我了."

再不明白,不真成了傻子了,小魚問:"你喜歡他?"

"是."

她迷醉的笑了笑,一看就知道思緒已經飄走.

"表姐!"

小魚跳上前握住她的肩:"你要想清楚,他可能真的是個風liu成性的人,今天他才剛到溫柔香去鬼混了."

"啊?"

璧珠沒有小魚想象中的難過,而是驚喜的反握住小魚的手:"你見過他了?他是誰?"

戀愛中的人都沒有腦水!

小魚暗歎一聲:"不就是你那個未來的夫君史正."

"史正!不可能!"

喃喃自語著,璧珠的眼睛里慢慢光芒大盛:"竟然是他,原來他也對我…我竟不怎麼,還傷心了那麼久,真的是他?玉兒,你沒有搞錯吧?"

"錯不了!"

小魚看見她的表情就想歎氣,本來要告訴她以前這個人和自己發生過沖突,但是看表姐一臉幸福樣,小魚也知道有些話不能說的了.把要說的話咽了回去,小魚笑笑:"表姐,這樣你就可以放心嫁了吧?"

璧珠甜甜一笑,剛才那副哀怨的表情有如秋風掃落葉,現在看來,她真是容光煥發,春風滿面:"謝謝你,玉兒."

她沖到房邊,從枕下拿出一條長長的白綾,對小魚一笑:"現在就用不上了."

什麼意思,小魚被嚇出了一身冷汗:"難道你本准備…"

"嗯."

璧珠相當肯定的點了點頭:"你也知道,我本不想嫁,但是我娘只生了我一個,要是我不答應,那她肯定被二娘,三娘她們欺負死的,所以我想等我嫁出去以後再…"

"表姐,你是不是瘋了!"

萬一以後表姐夫對表姐不好,象表姐這麼偏激的想法,那就危險了!小魚覺得自己腦門上噌噌噌汗水直流,這表姐夫名聲這麼爛,我的天,表姐還正好喜歡他,真不是一件好事!

璧珠不答,她已回到窗前,拿出鏡子靜靜的梳妝:"玉兒,你說我好著嗎?"

"好看,真的好看極了."

小魚忙不迭的點頭.

其實她早就知道表姐是個很內向很偏激的人,但是因為以前沒有碰到過大事情,所以沒有看出來她如此絕決.舅舅有五個老婆,璧珠的母親雖然是正夫人,但是她是在舅舅沒有當官的時候娶的貧家女子,進門後又多看未育,所以並不得舅舅歡心.

後來她年紀大了,以前的花容月貌自然減色不少,舅舅到她那里的次數更加少了,真到二夫人生下第二個兒子和三夫人生第一個兒子的時候,大夫人才終于有了身孕.要是她生下的是個兒子還好,卻偏偏生下了璧珠這個女兒,再加上另外兩個如夫人進門,哪里有還什麼地位可言.

舅舅從小就很喜歡顏玉這個侄女,正回為汪顏玉和自己的女兒很要好,才變得也喜歡自己的女兒起來.

家里三個兒子,就這麼單單一個女兒,多少也會得到他的歡心,只是璧珠從小性格內向,少言寡語,所以也幫不上母親什麼忙.

看來自己不在的時候,表姐母女肯定經常受那些壞女人的欺負,所以表姐才會養成這種性格.

小魚恨恨的捏緊了拳頭,可是那些壞女人在名份上來說也畢竟是自己的小舅母,想打她們是不可能辦到的.

這里,門突然開了,舅舅走了進來:"珠兒…你是誰!"

他一看到男裝打扮的小魚,驚叫起來:"來人."

"舅舅."

躲不掉了,小魚只好扯下頭巾,一頭秀發散落在肩上.

"玉兒!"

田老爺的臉激動的皺成一團,一把拉過小魚上下打量起來:"乖寶貝,你怎麼來了也不告訴老舅一聲?"

"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爹發瘋了要把我嫁給別人!"

一頭紮進他懷里,小魚撒嬌道:"我不管,你一定要收留我,不許告訴我老爹."

"放心,我不說."

田老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從來只要一見到這個侄女兒,總比自己家里最親的兒子還要親.拍拍小魚的肩,他疼愛的說道:"聽說你跑出去幾個月了,我派了好多人出去找你,竟然都沒有找到,你可是受了苦了."

"我好得很."

小魚笑笑,不意看到璧珠正盯著自己,眼神里透出濃濃妒意和若有若無的恨,當發現小魚的眼神,她馬上面無表情的轉回鏡子.

"乖寶貝,"

田老爺一邊把小魚往外拉一邊說:"你爹是老糊塗了,竟然舍得把你嫁出去,走,先吃點東西,那個誰,你快去叫廚房做表小姐最喜歡吃的送到廳里."

"是."

下人快步離去.

"舅,你不是也瘋了."

小魚從來不喜歡撒嬌,但是她明白舅舅卻最吃她這一套,只要她撒嬌,從來沒有不答應的:"你為什麼隨便把表姐嫁人!"

"不是隨便嫁的,史家老爺是朝廷一品大員,現在人家的公子又在朝中當差,年輕有為的,當然是門好親事."

"可是要是表姐不願意呢?表姐夫聽說人品不太好."

璧珠走出門來:"我願意."

看到她冷冷的表情,小魚莫名從心底里升起一陣寒意:"表姐,我不是那個意思."

"你未來的夫君也很不錯啊,何必眼紅我."

她的話讓噎得小魚啞了聲,不對,表姐從來不會這樣對我說話,今天她是怎麼了?

"怎麼和玉兒說話的?"

田老爺眉一皺,語氣相當重:"滾回房里反省一下,不識大體."

"不要罵表姐."

"好,不罵,走,我們吃飯去."

---

璧玉在房內傷心不已.

從小,不算自己再努力學琴棋書畫,父親總只是隨便誇兩句,但是每次玉兒一來,父親就變了.在這個家里,任何一個人都不能說玉兒的不好,哪怕是她打爛了父親最心愛的玉如意,父親也還是那麼疼她.璧珠一輩子也記得那次她碰了一下那個如意,被父親打了一巴掌,而玉兒把如意跌碎了,父親還抱著她問:"嚇到了麼?弄傷了麼?"

在這個家里,每一個人都很嫉妒顏玉,她也不例外,她恨玉兒,為什麼她得不到的東西,玉兒總是能輕易擁有!

剛才玉兒的話,她也知道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為她好,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說,要說.以前總是忍氣吞聲,難道現在都要嫁人了,要離開這個家了,還不能說嗎!

璧珠把淚水收了回去,總有一樣她比玉兒強吧,最起碼她的丈夫是自己中意的人.想到這,她笑了,過去一年的淚水竟是白流,原來他就是史公子....

,:..

上篇:五十,意中人     下篇:五十二,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