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五十三,路遇高手  
   
五十三,路遇高手

小魚和流云一直在史府門口蹲到天黑都沒有看到那個史正從大門進出.

肚子早餓得呱呱叫,小魚首先沉不住氣的出聲了:"流云,你去買點吃的東西回來."

"沒問題."

流云一直焉焉的蹲著不吭氣,聽到小魚的話,頓里來了精神:"不如我們一起去飯店吃飽了再來?"

"我不去."

小魚的兩眼就離沒開過大門:"快去快回."

沒辦法,流云滿含期盼的再次看了小魚一眼,在得知她不會離開後,只能走了.

一直死等嗎?

小魚這樣問自己.

看看天色漸晚,下人們"嘰呀"一聲合上大門,把小魚的眼神擋在門外.這下,小魚傻眼了.

已經花了這麼長時間了,總不能無功而回,小魚向身後打探了一下,流云還沒有回.算了,等不了他了!

從懷里掏出一根黑色的絲巾系在臉上,小魚沿著史府往後院走.

這個史府真該死,沒事牆建得那麼高干什麼,也不知道這里面有什麼秘密,竟然牆比皇宮的還要高!小魚走了一個大圈,傷心的發現竟然沒有一處略為矮一點的地方

暗自盤算了一下,以她的身手,上這麼高的牆應該還是可以的.

哼,小魚一聲冷笑.

看來這個史府的主人不是什麼善類,如果不是做賊心虛,房子怎麼又會建成這樣?不過,對本女俠來說,這點小兒科又算什麼.

想完,小魚輕松一躍,跳上了牆頭.

往里一看里,小魚覺得自己一陣頭暈.

這里面的房子建得象一個迷宮,每一間看起來都差不多,要從這里面找到某一個人的所在真是不容易.哪怕是身手再好,進來也沒轍.

以我的聰明和耐性,我就不相信找不著!

小魚往下一跳,決定一間一間的找.

---

"魚公子."

流云提著一個籃子回來了,他准備了豐盛有晚餐,一想到小魚看到後會誇贊,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魚,你在那?"

來來回回轉了幾個圈還是沒有發現小魚,流云的心里慢慢著急起來.在京城里,高手比比皆是,以小魚的脾氣,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別人,又或是被那些不良之徒抓去了…越想越害怕,流云覺得自己的腦門上正有大滴的汗往下流.

"說不定她等不及進去了呢."

流云安慰自己道:"那史正父子雖然厲害,但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小魚必竟是田府的親戚,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雖然嘴里是這麼說,但是他心里卻七上八下.

目前,史正是朝中龐臣,很得皇帝和太子的賞識,史老爺的地位也如日中天,大有進位宰相的勢.但是據內部消息,這個史洪展也不是正道中人,前段里間正秘密聯系大哥,想謀朝換位.要是小魚誤打誤撞發現他的陰謀,不是太危險了.

想到這里,他把手里的食物放下,也縱身進入史府.

沒轉多久,小魚就頭暈了,真是這,這些房子院落子都建得一樣,就連里面孔的陳設也差不了多少.找得出半天,現在不知道哪能個地方去過,哪個地方沒去過.

難道就這樣放棄?

不行.

正在這里,一個家丁走了過了,小魚連忙躲在一邊,那家丁一邊走,一邊自語道:"最近府里老來客人,我還是打起精神的好,不然一定會被老爺罵."

說完,他向前走去.

既然自己找不到,不如跟在他身後,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吧.想到這里,小魚暗自跟上.

轉來轉去,家丁走到一個房間門口,在離它五十米的地方站住了.

這里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同,只是門口多了好幾個護衛.走了這麼久,小魚驚異的發現,這個府中竟然會沒有一個女人.

估計了一下形式,小魚覺得自己沒有機會進入到房間當中,只能留在外面等候.

沒過多久,門開了,一個魁梧又充洪滿威嚴的中年男走了出來,與他同行的人竟然是小魚認識的.那人竟然就是刑云.

"來人."

"小人在."

其中一名家丁拿著燈籠走了過來.

"刑大人,在家已准備好房間,您不如今天就住在府上,明天好讓在下好好款待一番."

"不必."

刑云面色奇冷:"我不習慣住在別人的地方,改天再來."

"這…"

史老爺再三邀留,刑云只是不答,只見他略點了一下頭,突然身形一動,人已躍上房頂,已站在史老爺的百米開外.

奇怪,他怎麼和史府有聯系?

小魚滿心疑惑,腳已不由自主跟了上去.

沒跑幾步,小魚就發現刑云和以前有所不同.才幾日不見,他變得成熟多了,身形偉岸不算,所用的輕功也和以前大相徑庭.

突然,小魚發現刑云已不在視線范圍之內,不知道什麼時候,他間跑得沒了影.

向前再奔了幾步,小魚停了下來,喃喃自語道:"跑得那麼快,還想問問他來干什麼."

正在這里,一張如同萬年寒冷似的臉出現在眼前,刑云陰毒的眼光上下掃射著小魚.

"說,跟著我干什麼?是史洪展派你來的?"

哼,才幾天,就裝做不認識一樣.小魚也冷冷的回答:"他還沒有資格請我.說,你干什麼來了?"

看到她囂張的態度,刑云不由一怔,他象不認識的樣子從新打量了一下小魚,眼底殺意頓起.

小魚雖然一向不懂得看臉色,但是借著月光,她發現自己可能真的認錯人了,眼前這個男人和刑云長得是很象,可是他很明顯的大刑云不少.以目前的目測,這人年紀應該在三十歲上下.

不算他是不是刑云,我也不會放他走,小魚心底升起一股豪氣,刷的一聲拔出大刀指向眼前人:"不算你是誰,今天不說出你此行目的,本姑娘絕對不會放你走."

看了看傻怔怔的小魚,刑天發現她是一個女人,一個長得很不錯的女人.突然,他心里升起了一陣戲弄她想法.本來他一向做事干脆果斷,不留活口,但是今天,他自己也不理解怎麼會童心大起.陰陰的笑了笑,刑天伸出手,飛快的奪下她手中的大刀,"咔咔咔"幾聲脆響,把刀象折筷子一樣掰成幾段.

"你這個王八蛋,竟然敢毀了我的刀!"

小魚大怒.

在她的字典里,從來沒有怕字,一時間,她根本忘記了眼前這個男人的功夫高低,心里只有毀刀之恨,想她出道以來,已經數次發生類似的事情,對一個女俠來說,這不是奇恥大辱麼!

捏緊了小拳頭,小魚沖上前就是一掌…很可惜,她的掌力象是打在棉花包上一樣,半點勁道都沒有,還被人家握在手中.雖然看似那人輕輕的把握,小魚卻憋紅了小臉也抽不動半分.那人順勢一拉,小魚"哎呀"一聲向前撲去.

"美人投懷,小生哪能敢不從."

那人笑嘻嘻的攬住小魚的細腰,趁機在小魚發際親了一下:"香,真香."

小魚氣得暴跳如雷,但是現在自己在別人掌握之中,沒有什麼辦法,她靈機一動,突然抬頭望向那人,眼眶里淚水汪汪.

看到她可憐的表情,那人手人略松,笑道:"不是我要輕薄你,我也是盛情難卻."

說到卻字的時候,那人突然臉色一點,馬上放開小魚,退到五十米處.

"哼哼,"小魚嫣然一笑,有的時候,用一些陰招還是有用的.幸虧自己在妓院里耳濡目染了一段時間,才學會故意分散敵人的注意力,在他襠下重重一踢.

"賤人,找死!"

那人突然雙眼緋紅,一陣排山倒海的掌力向小魚壓來.

啊!

小魚心里一聲驚呼,這人掌力好強,還沒有打到三十米距離的時候,別說躲開,小魚還呼吸都困難起來.

正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一個灰衫人影沖上前來,接住了那一記巨靈之掌,嘴里大叫道:"不可."

聲音好熟!

來不及細看,刑天硬硬收回三成掌力.

剛才情急之下,運的時全身功力,也不知對面的人能不能受得住.正在他思考之里,那灰衣人的掌力竟然穿退他的掌幾向他擊來,幸好他連躍兩步,不然竟會被那人所傷.

不可能!

刑天怔怔的看著眼前的灰衣人,在這個世界上,目前只有兩個人比他功夫高深.一個是丐幫洪驕,另一個就是他的親弟弟刑云!

很顯然,對面這個灰衣人的臉是陌生的,他肯定不認識.

"刑兄,小姑娘不懂事,你不應該下這麼重的手."

灰衣人一邊說,一邊拿著一個黑龍鏢微微一露,這里小魚正站在他身後,因為角度問題,根本看不到他的舉動.

刑天釋然,原來這個灰衣人是刑云假伴,他笑道:"小子,這丫頭是你的心上人?"

灰衣人聽了眼神一怔,沒有答話.

"我祝你們早成結成良緣."

說完,刑天大笑著離去了.

驚魄未定的小魚松了一口氣,在灰衣人身後一揖:"多謝大俠想救."

"魚,"

灰衣人笑嘻嘻的轉過身來:"公子不必客氣."

流云!!!

瞪著他,仿佛他是一個怪物,小魚覺得自己這輩子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

上篇:五十二,緣分?!     下篇:五十四,富貴人家都有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