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五十四,富貴人家都有嗜好  
   
五十四,富貴人家都有嗜好

仿佛知道小魚准備要做什麼,流云默默在前面引路.繞來繞去,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停了下來.

小魚往下一看,這個小院和其它院子有所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里面有一個花池和涼亭.

"流云,你怎麼會功夫?"

沒有急著跳進院子,小魚忍不住問:"你不可能只是一個店小二這麼簡單."

流云的眼睛里冒出兩團莫名的光焰,那光焰非常灼熱和刺目,讓小魚無法直視,慢慢的,她低下了頭.

"魚,我有我的苦衷,能不能以後再說這個問題."

"哦."

輕輕的應了一聲,小魚抬起頭來.現在,眼里的流云變得形象高大起來,小魚激賞的對他一揖.

江湖中人,但凡做出什麼決定和舉動,總會有他不得不做的理由.別的不說,單憑流云這種忍辱負重的精神就很值得人敬重.

笑了笑,小魚系緊臉上的黑紗:"好,以後再說.你在這里等我,我一會就回來."

"如果情況不好,你叫我一聲."

流云沒有硬要跟去,以小魚的性格,違拗她的意願也沒有什麼意思.

小魚打量了一下,亭子里有人,如果不是那人突然動了一下,小魚差點以為他本是個擺設.

那人錦袍玉帶,神色默然,臉上一時歡喜一時憂郁.

淫賊!

這兩個字差點脫口而出,小魚急時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定定的看著下面的人.定定的看著他,小魚暗自慶幸,還好剛才沒有叫喚出聲,不然驚動了其它人,這次夜探就功虧一簣啦.

亭子里不是別人,正是那天被小魚教訓了一頓的白袍公子,今天,小魚才發再這個男子應該不是一般人.現在,他正靜坐在亭內一動不動,但是通身的高貴孤傲卻怎麼都掩飾不住,小魚怔了,難道那天竟然是真的冤枉了他?

正在這時,史正出現的長廊盡頭,他慢慢的走了過來,兩眼斜斜看著那男子,笑道:"殿下,坐這麼久也該換姿勢了."

"你來了."

男子收起心緒,也笑了起來:"過兩天你就要結婚了,趕快到溫柔香多瀟灑幾回,到時候慢是嫂夫人不會同意了."

"哈哈哈,女人家自有女人家該做的事,"史正雖然面色一紅,但嘴里卻說道:"做女人就應該懂得三從四德,何況田大人是當朝大員,家中的女兒自然教得溫柔嫻淑,就算到時候我們幾個老友要去什麼地方,那也沒有她管的道理."

小魚蹲要牆頭聽著他們的說話,肺都差點被氣炸了.這個史正,真是不風棺材不掉淚,一會等他落了單,看本姑娘怎麼整治這小子.如果他肯改就罷,若是死不悔改,那就賞他一記快刀,讓他斷子絕孫!

亭子里的史正與那男子談了一會,說什麼東西,小魚竟然不明白.說不明白是假,不感興趣是真.

現在她搞清楚了,那個華服男子乃是當今太子,他們所聊的,不過是一般的朝堂之事,這些東西豈是小魚所關心的事,在她打了第N個哈欠之後,太子終于站起身來對史正說:"阿正,我離開之後凡事你替我留心一下,有什麼消息你用老辦法聯系我一下."

"離開?"

史正驚異的看著他:"莫非…"

"不是因為他."

太子苦笑兩聲,歎了一口長氣:"實是因為有別的事,但是我現在不方便說,回頭再告訴你."

史正點點頭,也站了起來:"我送你出去."

"不必,我既然上從偷偷的來,自然要悄悄離開,別讓人知道我來過."

說完,太子一擊掌,上次小魚見過那幾個高手突然出現在亭子周圍.

看著他離去,小魚情不自禁的吐了吐舌.還好剛才沒有冒冒然跳下去,不然就被抓個正著.

身為太子,竟然會知法犯法,明明宮里美人如云,卻要在外面調戲良家婦女,怪道史書上總說大人物都有點變態!

哼了一聲,反正史正的住處已經知道了,等他睡熟了再也不遲.小魚決定跟著他們,看他們要去哪里.

對流云使了個眼色,兩人跟蹤太子而去.

---

太子一行走得很快,只見他們飛身前進,突然,小魚發現他停了下來,眼神定定的向下看.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靜靜的大街上走著一名少女,從背影上看,跟那個太子調戲的女孩有幾分相似.

難不成他老毛病又犯了,看來他只喜歡這類纖細矮小的女人?

正在小魚疑惑的時候,太子果然縱身躍下,輕輕向少女接近.

小魚俯身在流云耳畔交待了幾句,流云只覺得耳邊一陣吹氣如蘭,頻頻點頭不已.

只見他身形一閃,飛快的點中了那幾個高手的穴道.而太子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位姑娘身上,全然沒有留意身後的變化.

"你在這里等著."

小魚嘴角一扯,臉上劃過淡淡笑容.這小子怎麼天錦衣玉食,還不滿足,看來上次的教訓不沒有吸取到經驗,好吧,我就再扁他一次,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天理.

想到這里,小魚也輕聲躍下,跟在太子身後.

在離少女半米的時候,太子動手了.

只見他突然發勁,沖上前去扯住姑娘的衣領,嘴里叫到:"月華."

"啊!"

姑娘的尖叫聲在空蕩蕩的大街上顯得尤為刺耳,她一邊努推拒太子,一邊叫道:"救命!"

太子看到她的臉里怔了一下,正准備放手的時候,小魚沖了上來.

"看打!"

小魚大叫一聲,拳手"咚"的一砸在他的臉上,把得他鼻血迸流.

"哎唷!"

太子痛呼一聲,反身一個掃堂腳把小魚撂倒在地.

小魚反映奇快,剛剛倒地就掌上用力一撐,向後鯉魚打挺站了起來:"你這個淫賊,上次本…本大爺就放過了你小子,竟然還不知道悔改,還敢出來犯事!"

"又是你!"

太子一向愛潔,更愛惜自己的形象,怒瞪著小魚,他恨不得把眼前這個得意洋洋的臭小子痛打三百大板:"你口口聲聲說我是淫賊,有何證據."

正在這時,令兩個人都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不知何里,那姑娘插進兩個人中間,雙手叉腰,極不滿的對小魚叫喊:"這位公子仰幕我,與你何干,怎麼無端端打傷人家?"

聽她這麼一說,小魚倒怔了,自己只不過是看不下去而出來行俠仗義,這個少女難不成是被嚇傻了?

少女面色含春的瞄了太子的俊臉一眼,向他拋去一個媚眼,從衣襟里拿出手帕就往太子臉上按去:"冤家,你喜歡我就到我家去提親吧,不用半夜里跑來找人家,你看…嚇得人家的小心肝現在還卟嗵卟嗵的跳."

太子大驚,急忙退開.

仔細一打量,小魚更怔了,眼前這個少女長得真叫做影響市容,難怪白天不敢出門,晚上才上街活動!

"對…不…起…"

太子看著她的臉,象見了鬼一樣.他一邊後退,一邊結結巴巴的說道:"姑娘,這…這…這是個誤會,我認錯人了."

雖然小魚覺得不應該落井下石,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做了.

"哈哈哈哈…"

小魚了陣狂笑後,眯著眼對那姑娘說:"美女,這個年頭象他這麼瀟灑多金的男人可不少,而且我知道,他好象還沒有成親,美女你和他真象天生一對,嘻嘻嘻."

聽了小魚的話,少女用帕子半掩臉蛋,羞道:"奴家一個女子,這種事情還是要公子派人來提."

太子大驚之余,也顧不上找小魚的麻煩,一時間,跑得比鬼還快,小魚和少女還沒有反映過來的,他早連影子也找不著了.

"少俠,我覺得你人也不錯."

小魚還怔怔的看著太子絕塵的方向,瞎"嗯"了一聲.,

少女用嬌滴滴的聲音說道:"我比較喜歡你,不如少俠你到我家提親…"

說完,她呵呵呵一陣尖銳的嬌笑:"壞死人了,一定要人家親口說出來,人家不干了嘛!"

"嗯."

小魚還在思考,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太子的輕功超常發揮,竟然能跑得這麼快?!

"那就這麼說定了."

"什麼說定了?"

小魚終于回過神了,掏掏耳朵問:"你剛才都說了什麼?"

"討厭!"

少女嬌滴滴的扭了扭腰道:"我們的親事…"

"啊?!?"

小魚大驚:"你到底在說什麼?"

"少俠,不要不好意思嘛,我一個姑娘家都這麼大膽了,你還怕什麼?"

少女靠了過來:"你喜歡我,我喜歡你,那我們就應該成親.如果你想要…奴家就從了你."

"要什麼."

只見她兩片厚嘴唇上下突扇,小魚傻傻道:"從我什麼?"

"死相!"

小女嬌嬌的輕推小魚一把,胸一聳,湊到小魚跟前,臉卻羞澀的轉向另一邊,如囈語般說:"人家不來了啦…非要人家說…羞死人了.我知道男人都這麼壞的啦,不就是想先洞房再提親麼,奴家…隨少俠你處置."

?

小魚渾向一抖,驚恐的看著眼著的少女,慢慢向後退.

這是什麼世道,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竟然有這樣的女人!

小魚步步退後,少女步步緊貼.

天不怕地不怕的汪小魚終于在今天嘗到了什麼叫做害怕的滋味.只聽她"哇"的一聲大叫,發足狂奔,把少女遠遠丟在身後.現在她理解了,只怕她現在的速度比太子剛才離開的時候還要快!...

,:..

上篇:五十三,路遇高手     下篇:五十五,邀請老虎來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