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五十五,邀請老虎來吃肉  
   
五十五,邀請老虎來吃肉

再返回史府的時候史正房燈已黑.

小魚在窗外蹲了一會,聽見里面傳來陣陣勻均的呼息聲.

聽起來他應該已經睡熟了,不懷好意的笑了笑,小魚從窗口跳了進去.

"咯啦"一聲,一張椅子倒向地上倒去,小魚急忙伸手接住.還好,她的身手敏捷,在椅子就要碰到地面的時候正好扶住了.

輕噓了一口氣,小魚回頭看去,床上的史正還是睡得很香,一點也沒有被驚動.我應該怎麼處理這個家伙呢?

小魚一邊考慮,一邊忍不住在心里大罵史正,這個家伙閑來沒事,干嘛非在窗前放個椅子!剛才不小心踢到了,現在腳還痛.

慢慢走向床前,月光下,史正雙目緊閉,一臉斯文.小魚捏緊拳頭,決定先給這小子一個下馬威.

照著史正的臉就是一拳,在小魚的拳頭剛要落在史正臉上的時候,他突然兩眼一睜,把小魚嚇得手一抖.

雖然在小魚心里,打這個壞家伙幾下也沒什麼,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史正是在裝睡,所以一驚之下,不免失手.

"你是何人?竟敢深夜闖入別人家中?"

史正的功夫不錯,一出手就制得小魚死死的.聽他的聲音,既不驚訝也不害怕,看來平時找他麻煩的人很多.

被反剪手臂的小魚張嘴就罵:"你娘的,輕點."

史正一怔,想不到這個賊人竟然如此囂張,于是手上力道加重,逼問道:"快點,何人指使你來的,不然就廢了你這只手."

"放屁."

小魚一點也不害怕,既然出來闖,斷手斷腳也不能怨別人,她空下那只手和雙腳不停的向手踢打,嘴里叫道:"有種放開老子,剛才你使詐,有膽子就來和我重新比劃一下."

聞言,史正真有點哭笑不得,他現在是在抓賊又不是比武,怎麼可能把抓到的賊人放開?

小魚還在叫罵,史正沒有感覺到殺氣,手也被她撓破了幾個口子,腳被還吃了她重重一踏,一時決定不了應該一掌打死她,還是先放開她.

"停!"

史正終于受不了啦,他大喝一聲,問:"如果我放開你,你保證不跑?"

"我跑你那屁!"

聽了這話,史正忍不住皺了皺眉,憑直覺,他認為這個小賊年紀不大,應該是初犯,而且她要是想殺自己,剛才在床前就不只是一拳打過來了.

"誰教你這麼罵人的?"

史正一邊放開小魚,一邊說教:"你家里人從來就不說你?"

小魚哼了一聲,退到兩米外,活動了一下手臂,大喊一聲"看招",緊接著飛撲了過來.看到她來勢洶洶,史正避掌風抓住小魚的手隨勢一帶,小魚收勢不急,向床鋪直直沖去,咚的一聲倒在上面.

事情和史正料想的完全不一樣,眼前這個小賊不但沒有半點要逃的意思,還越挫越勇,一直纏斗了近兩個時辰.

史正開始著急了,這哪是刺客,明明是哪家不懂事的小孩給跑了出來,偏偏她還正好會幾下拳腳,有兩分蠻力,這一打,可就沒完啦!

史正不想傷她,又不想再做無謂的"切磋",看著精神百倍的小魚,史正頭暈不已.

正在史正頭疼萬分的時候,小魚突然收手停了下來,自己走到桌前坐下,大口喘息.

怔怔的看著她,史正半點也不敢分心,天知道這個小家伙會不會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再沖過來.

"喂,我好累."

小魚緊喘兩口,淡淡的瞄了他一眼,嘴角劃過若有若無的笑意:"給口水喝."

史正又是一怔,但他很快從床前倒了一杯水過來,小魚伸手接住時,史正防范的只手護胸.

看到他緊張的樣子,小魚先是一呆,繼而哈哈大笑起來,嘴里口齒不清的說道:"怕了吧…敢跟老子玩…打不死你也累死你."

聽到她的笑語,史正的臉皮終于放松下來了,還好現在他和父親和房間離得遠了,若在以前,小魚定會被父親殺了.一想到自己的父親有時候太過心狠手辣,史正就歎了一口氣.

望著對面笑得得意洋洋的小魚,史正笑了:"你這個小東西,真讓人頭痛.對了,你是哪家的小孩,怎麼半夜里不睡跑出來玩?"

本來正准備解開蓋在臉上的絲巾喝口水,聽到這話,小魚怒了,只見她杏目圓睜,纖細的手指向史正臉上一戳:"放屁,誰是小孩?小心大爺我再教訓你一次."

史正不防,被戳了個正著,鼻子上一陣火辣,看來是被刮破了.

伸手摸去,掌上竟然有一絲血痕,史正不由大怒.

這小子真是不識好歹,本來自己不想為難她,她竟然如此不得進退.

想到這里,史正殺意頓起,把力量蓄到右掌,准備一掌拍過去,先打她個重傷再說.

說時遲那時快,小魚並沒有意識到危險臨近,她刷的一聲扯下面紗,拿起杯子就喝.

史正急忙收回掌力,臉嚇得鐵青.還好自己剛才沒有動手,不然她非死即傷,自己不是要後悔一輩子.

"田…田…田…田…"

大粒汗珠從額頭滑落,史正呆呆的看著小魚,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甜什麼!結巴佬."

小魚把杯子重重一放,蔑視的掃了他一眼:"德性樣,還想娶田家小姐?"

史正說不出話來,不知道為什麼,他每次一看來小魚,說話都會不利索,聽到小魚的問話,他用力點頭.

"你今天來…"

"我聽說你最喜歡娶溫柔香,而且成了親後還要去?"

"不…不…不去."

"哼,剛才你和那個淫賊的對話我全聽見了,還敢抵賴?"

淫賊?!?

史正對小魚的用詞百思不得其解.

"就是那個太子.哼,年紀輕輕什麼都不缺,偏有這咱怪僻."

小魚冷冷的盯著史正:"女人應該三從四德對嗎?"

看著她的眼睛,史正恍然大悟,原來剛才太子在的時候她就來了,不由臉上一紅,喃喃道:"小姐莫怪,那些只是男人之間吹吹牛罷了."

"你真的很想娶田小姐?"

"我很認真的,而且關于我喜歡去溫柔香的事有點誤會,我可以解釋."

"我對解釋沒興趣,我只問你,你以後還去嗎?"

史正嚴肅的想了想,搖搖頭:"不去."

"做男人的應該三從四德,老婆說什麼都是對的,是不是?"

本來想反駁,但是史正一看到小魚凶巴巴的眼神,嘴里不由自主的說出了個"是"字.

"你要是敢騙我,嘿嘿…"

小魚狠狠的瞪著他,拳手放到他眼前晃了晃:"你應該知道後果."

史正點頭如搗蒜.

早就知道田小姐不是一般女子,想不到真的那麼厲害.不過也沒辦法,誰讓自己就是喜歡她呢,只是以後的日子恐怕沒這麼好過了.

想到這里,史正的臉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看到他的表情也知道,他又在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要不是表姐喜歡他…小魚用力哼了一聲:"走了."

史正回過神來,怔怔的看著小魚的背影:"對了,小姐,剛才在下出手太重,實是不知道是小姐來了,如果小姐氣還未消,可以打在下幾拳出出氣."

不說還好,一說小魚就想起剛才的奇恥大辱,也好,有人找打,做為俠義之人豈能不滿足別人的需求?

小魚眼里露出一陣奪人的光輝,只見她慢慢走向史正,臉上帶著讓人目眩神迷的笑容.此刻的小魚沐浴著月光,容光煥發,整個人象鍍上了一陣暈光,突然,她大叫一聲,把史正打倒在地,盡情的拳打腳踢個夠.

"好了."

小魚收回手掌,滿意的理了理剛才因激動而散落的些許秀發:"我走了,免送."

史正悲苦的躺在地上,虎目含珠.不是他不想起來,而是全身痛得不想動.趁著月光數了數,小魚竟然能在一瞬間在他身上留下數十個腳印,下手真是快如閃電.他那個後悔啊,剛才自己怎麼嘴那麼賤,竟然敢邀請老虎來吃肉,簡直就是找死啊!...

,:..

上篇:五十四,富貴人家都有嗜好     下篇:五十六,汪家來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