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五十八,兄弟和女人  
   
五十八,兄弟和女人

今天是璧珠大喜的日子,整個田府人頭湧動,熱鬧非常.

雖然小魚一連吃了幾個酒宴,吃得嘴都淡了,還是很高興再次一次.

"我不在這里吃喜酒,我要是史家吃."

"正好,我們也要去,讓老爹留下陪舅父吧."

小魚知道,如果她要去,那麼大哥肯定要跟去,只是沒有想到二哥也這麼多事,也要去看熱鬧.

一想到這,小魚不由問道:"你去干什麼?"

"我和大哥都是史正的朋友,而且他向田家提親,還是大哥保的媒,怎麼能不去討杯喜酒喝喝?"

"是麼,我怎麼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了呢."

"又皮癢?"

"沒有."

汪遙翔急忙避離她十米外,看到小魚並沒有真的要動手的意思,又飄了回來:"好妹妹,不要把我怕癢的事告訴人啊,除了你還沒有人知道."

"明白."

小魚得意的笑了笑,她當然知道,二哥是江湖中名頭很響的一個俠士,這種羞人的弱點又怎麼能告訴人.

"那你要乖一點."

汪遙翔卟哧一聲笑了,回答道:"我很乖的."

---

客棧內,兩個面容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坐在房中.

年長的對年青的說道:"汪洋父子是我們的死對頭,你與她不合適."

"我的事不要你管."

蜜兒靜靜走上前,為他們倒上茶.

"你去找小魚,跟隨他們一起走."

"這…"

蜜兒面露難色,看了她一眼,刑云大怒:"要我說第二次嗎?"

刑天一笑:"她三年前去行刺過汪遙英,汪家那三個素來過目不忘,她去不了."

"哼,我自己去."

"不可."

刑天面色一沉:"雖然你的功夫在江湖中沒有敵手,但是他們功夫也都不弱,你去那里等于送死."

"送死?可能嗎?"

刑云嚯的一聲站了起來:"就算送死也是我自己的事,再說教里的事我不想管也不會管,你也不要再和他們為難,汪小魚我是娶定了."

"云,你怎麼這麼不懂事?不是我們與他們為難,是他們…"

"那就不要惹他們."

"你!"

刑天為之氣結.

"我苦心經營這麼多年,你竟然敢這麼說."

"哼,"

冷冷的看了刑天一眼,刑云淡淡的說道:"你只是代我掌管,別忘記了,我才是血靈之體,是真正的教主."

"云,你怎麼能對自己的哥哥如此說話?"

"哥,說實在的,現在你把教里都弄成人人心中的魔教了,害得我都不敢用真面目面對小魚."

說到這里,刑云臉上露出絕決的表情:"如果有必要,我會解散教眾."

"你敢!"

刑天怒而拍案起身,而刑云還是沒有看向他,只是冷淡的說道:"你看我敢不敢."

看著他的直挺挺的背影,刑天突然笑了,臉上雖在笑,卻掩不住眼里露出強烈的恨意:"你想成親也好,不過你的血靈之體還沒有完全融合,必須閉關一年,要是不閉關而成親,你自己也知道,新娘必定會暴血而亡."

刑云身子一震,這一點他不是不知道,只不過如今要讓他離開小魚半步都不舍.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小魚有未婚夫,要是他走,小魚萬一嫁給別人…這一點,他真是想都不敢想.

仿佛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刑天開口了:"我可以幫你阻止她嫁人,那天我去史府的事你也看到了,不會不明白我去干什麼吧?呵呵,我有能力殺了她要嫁的那個人,只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刑云靜默了一會,他知道,他自己雖然夠狠,但是象大哥這麼陰毒的人真是世間難找的奇材,如果他打定主意要做什麼事,那總是會做成的.所以把小魚的事托給他是再合適不過了.

"什麼條件?"

"以後黑龍教的事與你再無相干,你必須把教主信物交出來."刑天冷笑了幾聲:"你既然覺得我們黑龍教是你追求幸福的障礙,必要時,我會向外宣稱和你脫離關系,從此再無瓜葛."

"也好."

刑云知道大哥的為人,但凡他說出口,必定做到:"那我回去閉關了,謝謝."

看著刑云漸漸遠去的背影,刑天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變得冰涼,在這個世界上自己最在意的就是這個弟弟,他甚至可以為他去死,在他的眼里,這即是弟弟也是兒子.真沒有想到,他竟然為了區區一個毛丫頭要跟自己斷絕關系.

汪顏玉!汪小魚!

吃了回形丹,蜜兒簌簌發抖的坐在床前,現在她又變回清秀可愛的女人了.隔壁的吵鬧她全聽在耳里,照慣例,教主很快就會過來.雖然她是教主最疼愛的女人,但是她從來不知道下一步教主會干出什麼事情來.從來沒有見他們兩兄弟吵得那麼凶,那麼嚴重,她現在什麼也不能做,只能靜靜的等著,內心既恐懼又有甜蜜.離開教主身邊很長一段時間了,她的身體很渴望刑天那種狂暴而刺激的行為.

門開了,刑天象一陣風似的刮了進來,看到他雙眼血紅,蜜兒內心伸起強烈的恐懼,這個教主仿佛不是她以前認識的那一個.

刑天一掌打在蜜兒身上,她身上的衣裳象遇到狂風的花瓣一樣向四處飄散,身上傳來一陣巨痛,蜜兒知道,她已受了很重的內傷.

艱難的抬起手擦去嘴角的血跡,蜜兒用懇求的眼神巴望著刑天:"教主…"

刑天沒有理她,只是俯身上前,重重壓在她的身上,粗暴的動做.蜜兒現在重傷在身,根本經不起他這麼重的撞擊,"卟"的一聲,噴出大大一口鮮血.

"賤人!"

怒容滿面,刑天從她身上爬了起來,擦去臉上的血,重重在她臉上一個耳光,咀咒似的罵道:"敗性."

說完,他轉身離去,只留下奄奄一息的蜜兒.

一顆晶瑩的淚珠從蜜兒眼角滑落.

刑天,我的愛人,你一定被二公子傷通了心才會這樣吧,我身上很痛,但是心更痛,如果打死我能讓你開心,我甯可死.

蜜兒忍住淚,教主不喜歡愛哭的女人,她掙紮著爬起身來,拿出續命丹和雪蓮散往嘴里送,努力吞咽下去.

她知道,現在她還不能死,如果她不在了,誰又會真心去陪刑天呢!...

,:..

上篇:五十七,被抓獲     下篇:五十九,春風得意須盡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