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六十二,跑不掉了  
   
六十二,跑不掉了

璧珠靜靜坐在床沿,春香在一旁侍候.

天色已晚,新郎官還沒有回來.

"可能是被拉住了,"春香偷偷看了小姐一眼,說笑道:"也不看看今天是什麼日子,盡拉著姑爺喝個沒完."

"嗯."

璧珠有點惶惶不安,但是春香說的不無道理,做新郎的哪個不被灌酒呢.

正在這里,一個中年婦人領著四個長像秀氣的小丫頭進來了,她們一進門,首先跪下給璧玉叩了個頭.

"少奶奶,老奴馮嫂,少爺派老奴來少奶奶身邊專候差遣的,她們四個是少爺指給少奶奶的貼身女婢,這個叫惜珠,粗通文墨,這個叫憶珠,從小習過音律,這個是憐珠,能歌善舞,最後這個嘛,呵呵,她叫贈珠,有點拳腳功夫."

看著她們,璧珠還沒有開口,春香就責問道:"要來給少奶奶請安,應該等到明天,怎麼如此不懂規格,現在就來了?"

馮嫂笑道:"我們原是少爺在一年前就為少奶奶安排下的,今天本不應該前來打撓少奶奶,剛才老爺說了,今天少爺的朋友來得很多,官場上的同僚也正喝得高興,看樣子少爺一時回不來,讓我們幾個先來給少奶奶認個臉熟."

"是啊,"贈珠很活潑的跳了出來:"少爺可疼少奶奶了,為了讓奴婢保護好少奶奶,還特意指點了幾次奴婢的功夫,連我們四個的名字都特別有深意,少奶奶你覺得是嗎?"

春香還想說什麼,璧珠一抬手,制止了她的說話.

看了看這一群小丫頭,特別是贈珠,活潑可愛,很有幾分英氣,璧珠不由得笑了起來.惜珠,憐珠,憶珠,贈珠,光聽這幾個名字,心下就滿意不少.看來玉兒說得沒錯,史公子果然是意屬自己.

"馮嫂,你先退下,我要和這幾個丫頭聊聊."

"老身告退."

……

把她們留了下來,璧珠自己沒有問幾句話,倒是春香問個不停,比如說史公子喜歡吃什麼,玩什麼,平時有什麼習慣之類的話.

不知不覺,月已偏西,一群仆人把喝得爛醉的史正扶了回來.

丫頭們齊齊告退,洞房里只留下小夫妻二人.

"夫君."

璧珠羞澀不已,輕輕的叫到:"我們…是不是應該喝…喝交杯酒了."

說到這里,璧珠紅著臉低下頭去.

"哦."

史正斜靠在床頭,他突然覺得很開心,但是又不知道為什麼開心,也許是因為了喝多了,整個人飄飄然的很舒服吧.

我在干什麼?這里不是我的房間.

伸出手揉了一下有點痛的腦門,史正突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洞房花燭夜.那,自己娶的是誰呢?

對了,是田璧珠,是自己最想娶的人.

想到這里,他傻笑著抬起頭,紅燭光的映照下,他看到的並不是璧珠本人,而是小魚那張英氣爽朗的笑臉.是她,真的是她,她真的已經成為自己的老婆了!

一股熱流從腦袋往下腹竄去,史正一把攬住心愛的女人倒向床鋪……

---

一覺醒來,天已微亮,璧珠從夢中醒過來,睜眼看里,史正已不在身邊.

想起昨天晚上的激情,璧珠覺得臉上一陣發燙,她幾乎整晚到現在都沒有睡多久,史正的熱情讓她承受不住.

動了動身子,腿根還陣陣脹痛,一抹嬌羞從她面上劃過.

感謝老天爺,這一切都是真的,我真的成了史少夫人了.

"小姐,你醒了?"

春香和奶媽走了過來,關切的道:"我扶你起來梳洗一下."

璧珠嬌聲問道:"我是不是應該去給老爺請安了?"

奶媽笑著說:"老爺體貼你,說他公事多,一早要出去,讓少奶奶好好休息."

"哦."

看了看四周,璧珠忍不住小聲的問:"史公子呢?"

正說著話,門外傳來"卟哧"一聲輕笑,贈珠走了進來.

"請少奶奶安."

"起來說話."

"是,回少奶奶話,少爺接到聖旨,一早進宮去了,聽說是要陪二皇子習武,過些日子才會回來."

聽到她的話,璧珠心里一陣失望,雖然說是他現在不在正好,免得自己羞得沒處去,但是一聽說夫君要離開幾天,心里哪里是滋味.

贈珠瞄了一眼她的臉色,連忙說道:"少爺臨走時特意吩咐下來,讓奴婢們好好照顧少奶奶,少奶奶要是想吃什麼,玩什麼,又或是出去走走,只要吩咐一聲就行了.少爺說了,讓少奶奶保重身體,免得他回來的時候,看到夫人瘦了,他會擔心的."

聽了這番話,璧珠臉色好轉,是啊,夫君有公職在身,自己哪能不體諒.

贈珠趁人不備,偷偷吐了吐舌頭,剛才少爺是有吩咐好好聽少奶奶有話,但是後面那些,都是她自己添油加醋胡說的.不過少爺中意少奶奶的事情也不是一兩天了,全府的人都知道,自己只不過是把他的心里話說出來而已.

"若是我想回娘家看看…"

話間未落,馮嫂象幽靈一樣突然出現在璧珠眼著,只見她輕輕一叩,道:"禮物早備下了,我馬上去准備車轎."

說完,她象來的時候一樣,很快就不見了.

"看來姑爺真的是很疼小姐."

春香發自內心的感概道:"小姐以後不用再不開心的,史府里老爺,姑爺都如此體貼小姐,小姐應該高興才是."

"多嘴."

璧珠羞怯怯的輕聲罵了一句,然後起身梳洗.

---

小魚想了很多招數,都沒能混走.

都怪她昨天太高興,喝得太多.

"唉…"

看著她愁眉苦臉的樣子,汪遙翔忍不住問:"怎麼,就這麼不想回家?"

小魚抬頭看汪洋一眼,汪洋急忙把臉轉到一邊.

哼哼,想玩苦肉計,我才不上當,要是我放你走,我就不是你爹.

轉過頭,小魚再看看汪遙英,汪遙英的雙眼也正盯著小魚,不過他是在用眼神警告她放老實點.

"舅舅."

大叫一聲,小魚死死盯著田老爺,沒辦法了,他現在是自己最後的救星,老爹一向對舅舅的話都不太反對,說不定…

"咳咳"田老爺對小魚的眼神有點吃不消了,只能開口道:"姐夫,不如讓小魚在京里多留幾天,我這麼久沒見她了,想得緊,過些日子再送她回去."

"可是…"

看到汪洋的反映,田老爺仿佛看到了希望,為了讓姐夫同意,看來只能使出最後那記殺招了.想到這里,田老爺突然臉一皺,歎道:"姐夫,你也知道姐姐過世得早,每次我一看到玉兒就想是家姐,覺得心里很是安慰,這次一走,若玉兒嫁了人,再想要她在身邊撒個嬌都沒辦法了."

聽到這話,汪洋的心軟了起來,他何嘗不想永遠把顏玉留在身邊,這個女兒和他的亡妻實是長得很象.只是女兒大了,總是要嫁的.

"唉,既然你這麼想留她…"

"不行了,舅父."

遙英走上前來,打斷他二人的說話:"康將軍就要回來了,玉兒必須回家去等著,從來女孩子嫁人就是一生的大事,還要很多事情要准備呢."

聽了他的話,汪洋急忙點頭.

田老爺還准備說什麼,遙英卻一把拉起小魚,對田老爺打了個拱手:"舅父,我們該走了."

對不起,田老爺無聲的對小魚說,我幫不了你啦.

……

"爹,玉兒她們呢?"

"走了."

璧玉一聽他們已走,本來有些感傷,不知道下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一念還沒轉完,就看到父親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不由得冷笑起來.

"你笑什麼?"

田老爺一看她的樣子,怒火就轉到她身上:"一臉尖酸樣,你回家來就是為了擺這個樣子給我看?"

"哦,我知道我這樣不對,你老別生氣,小心自己的身子."

聲音雖柔,卻帶著無限諷刺:"別歎氣了,人都走了,暗戀自己的姐姐也不是什麼殺頭大罪,卻要擺在臉上四處給人看,你當人家真的看不出來?"

"你!"

聽到這話,田老爺氣得手舉了起來,就准備要掌刮這個不孝女.璧珠沒有躲,反而迎了上來,嬌聲道:"你打,敢打麼.仕途要緊,如今我已是宰相的媳婦了,你老還是消消氣."

田老爺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怒道:"你要是再亂說話,我就敢打你."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日日對著人家的圖像,我做女兒的怎麼會看不到."說到這里,璧珠突然聲音大了起來:"你看看我母親,正是因為長得象她你才娶的,再看看二姨娘,三姨娘…"

"啪"的一聲,打斷了璧珠下面的話,看著她腫起來的臉,田老爺怒氣漸消,傷心的掉出了眼淚.

璧珠是第一次看到父親哭,不由得怔住了,想不到她的一番話會有這種效果.沒有報複後的開心,也沒有勝利的喜悅,每次在腦海里想象中與父親爭吵後的美妙感覺完全是虛假的,不可能有的.

"我…"

看了看父親轉過去的背影,璧珠有些懊悔,切肉不離皮,這些看,父親也不是真的對自己不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她輕輕向門外走去,對田老爺說道:"您先歇一下,我去看看母親,一會再來給您請安."...

,:..

上篇:六十一,往日癡情付流水     下篇:六十三,江里湖里的一條小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