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六十七,捉個賊是小意思  
   
六十七,捉個賊是小意思

小二送來了洗澡水.

看著他離去,小魚對躲在帳後的姑娘說到:"我要洗澡了,你要不要一塊洗?"

"色狼."

小魚大笑.

她發現這個小姑娘很愛臉紅,一逗就生氣,簡直太有意思了.不自不覺,她開始愛上了逗弄這個小丫頭.

走了屏風後,小魚不緊不怕的開始脫衣服.

看了看木桶,還挺乾淨,看來殺掉的人不是用這個桶洗的.

小魚一邊想,一邊跳了進去.

好舒服啊…累了一整天,現在泡在溫水里,真是無盡的享受.

"你好了沒有?"

帳子後傳來輕輕的聲音.

"噓,不是讓你別出聲了麼?"

"哦."

在泡得千爽萬爽之後,小魚才從水中爬了出來.剛穿好衣服,門口就傳來小二的聲音.

"客官,您洗好了麼,我上來幫你倒水."

"進來吧."

小二走了進來,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個看來老實八交的男人,他們二人向小魚一行力,吃力的抬起木桶向外走.

"嘿嘿嘿."

小魚臉上露出一絲壞笑.

姑娘在帳子後看著小魚的表情,突然,她開始覺得自己是被耍了.怎麼這個人面對賊人還這麼高興,看來是哄騙自己的.

雖然想是那麼想,但是姑娘還是很害怕.萬一他說的是真的,自己回到房里,不是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過了一會,小魚打開大門叫道:"小~二~~~"

很快,小二跑了上來:"官客有何吩咐?"

"我改主意了,我要吃素,你把這些菜通通倒掉,重新給我做一份上來."

"客官…"

"客什麼官,快去,我又不是不付錢."

小二眼里露出一絲殺意,卻很快又收了回去,他唯唯喏喏的應聲道:"是,是."

就過樣,小魚來來回回折騰個沒完.

店小二再次下樓的時候,小魚跟姑娘比劃了一個手式,從窗口跳了出去.

姑娘大驚,沖到窗子前一看,樓下,小魚正貓著腰向廚房走去.

"娘啊,這死鬼死到臨頭還這麼能折騰,累死我了."

"老大,蒙汗藥快用完了."

"蠢貨,讓你多備一點了嘛,你看你.把它全倒到菜里,不夠也不怕,反正一會還要用迷煙.快給我倒酒來,累死我了,先喝兩杯休息一下."

小魚眨眨眼睛,輕輕跳上房頂,掀開了片瓦.只見他們其中一個拿來一大壇酒,用手一勾,打開酒來.

好香.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小魚也愛上了杯中物,雖然不象酒鬼那樣必須天天喝頓頓喝,但是每次累了的時候,總想喝兩口.

不過現在可不是喝酒的好時候,瞄准壇口,小魚拿出一只毛毛果,准確的丟進壇內.



"你回來了!"

看到小魚回來房里,姑娘很驚喜.剛才她一個人呆著,很怕.

緊接著,小二上來了,他臉部有點僵硬的笑著:"你看這些菜能行了吧?"

"可以了,我也餓了,雖然看上去一點也不好吃,"小魚故意刻薄扯扯嘴角:"你們這個小店也只能做出這些東西,小爺就賞臉將就一下好了."

小二的表情好象終于松了一口氣.

"你下去吧,一會不用上來收拾東西,我也累了,吃完就要睡了."

"吃."

關緊房門,小魚故意把杯碟弄得叮叮響,嘴里發出吃東西的咀嚼聲.躲要門外的小二聽了,才滿意的離去.

"喂,我讓你弄的濕帕子弄了嗎?"

姑娘探出頭來,可憐巴巴的說:"沒有水."

"用口水."

"沒有那麼多口水."

聽得小魚煩了,就想大罵,突然,一絲壞笑又回到她的臉上,她故意上下打量了姑娘幾眼,用賤賤的口氣說道:"那麼…就用尿吧."

"尿?!"

姑娘一臉要暈過去的表情.

"尿吧,我不看你."

小魚得意的笑了笑,又道:"你不是想告訴我尿不出來吧?"

姑娘拚命點頭.

"唉~~~"

故意長歎一聲,小魚無奈的搖搖頭:"看來我只能借給你了,沒辦法,誰讓咱是好人呢!"

一邊說著,小魚一邊掀起衣服假裝要尿,嘴里還叫到:"帕子拿來!"

刷的一個,姑娘的臉紅得象要滴血,她發出一聲小小的尖叫,用手擋在臉上,嘴里叫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不要!"

"不要?"

摸了摸下巴,小魚問她:"你不怕死?當然,你長得這麼漂這亮,說不定他們舍不得殺你,只不過是奸一下,奸完再賣到妓院里,不過不怕,以你的姿色,肯定掛頭牌,一次能買十兩銀子."

聽了這話,姑娘腦海里頓時產生了無數聯想,臉上的血色瞬間退去,小臉嚇得蠟黃.

算了,玩也玩夠了.

小魚大方的一笑,安慰到:"其實你也不用怕,有我在,誰也傷不了你的."

"真的?"

看著小魚那麼肯定的表情,姑娘的臉上有了一點人氣.她微微的抖動著歎了一聲,看得出來,她現來嚇得連大氣也不敢出了.

走上前,小魚一口把燈吹了,雖然在黑暗中,但是她還是很明顯的感覺到姑娘又抖了一下.

沒過多久,門外傳來小聲的叫罵:"蠢貨,讓你拿吹迷煙的竹管來,你怎麼拿著這麼大個吹火筒?"

被罵的賊汗顏,因為他的手里確實拿著燒飯做菜里生火用的大竹筒.

"老大,剛才我拿去那個美人房里吹的時候不小心掉了進去,你不是讓我快點過來,我只能把這個東西拿來了,要不要我去把那間房門撬開,把它撿回來?"

"別去了,沒見過這麼苯的人."

賊老大氣得開竊生煙:"辦完事看我怎麼收拾你."

于是,賊把門上糊的窗紙弄了個老大的洞,往里一看,房里黑咚咚的,一上依稀躲著一個人.

慢慢的,他們其中一個把吹火筒從破洞里塞了進來,用力一吹.

躲在門後的小魚眼明手快,急忙用手掌一堵,吹迷煙的人不防,把反回去的迷煙大半吸進了肚子.

咚的一聲,那家伙倒在地上,另外兩個賊怔住了,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說時遲那時快,小魚嘩的一聲拉開房門,一腳一個,把兩個賊踹飛.

其中一個賊重重撞柱子上,馬上暈了過去.而另一個賊,正是他們當中的老大,功夫與小魚不相上下,他的反映快,雖然被踹了一腳,但是落地里卻很穩.

"哼!原來是裝死."

賊老大拉出身後的大刀向小魚砍來,而小魚手中並沒有武器,所以只能用一招…躲.

好幾次,刀都貼著小魚的臉刮過去,把小魚驚了一聲冷汗.

這次走得太急,還武器都沒有准備好,這個麻煩了.

正在這里,賊的刀攻慢了下了,腳上也開始虛晃,小魚明白,那是毛毛果開始起作用了.瞄准機會,小魚切身上前,一把搶下大刀,反手用刀柄重重一砸,賊老大應聲昏死過去.

"好棒!"

剛在還在地上裝死的姑娘不知道何里跑到了門邊,很顯然,剛才小魚所有的舉動都看在她眼里.

回過頭,小魚發現姑娘眼里一派崇拜向往,忍不住得意起來.

"這有什麼."

"公子,你好厲害,一下子就解決了三個."

"那還不是小意思."

小魚一邊自吹,一邊有點不好意思,姑娘當然不知道,這三個賊這麼快就能夠擺平,有一半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毛毛果的做用.不過,這件事小魚沒有打算要說出來.因為多一個崇拜自己的人,對江湖人來說就是多一份鼓勵....

,:..

上篇:六十六,去杭州報仇     下篇:六十八,她叫芸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