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七十一,不咬不相識  
   
七十一,不咬不相識

看著康樂的大隊伍走了,小魚有點後怕.

想不到自己竟然會有落到這個淫賊手里的一天.

突然,小魚發出了一聲大叫:"姓康的,你把老子留給一個淫賊,算什麼男人做為?"

廣乾被她的大叫嚇了跳,急忙捂住她的嘴,卻被她狠狠咬了一口.

"唷!"

抽回手一看,上面的牙印很深呢!

瞪著小魚,廣乾恨道:"真是一只小野獸,你再叫啊,再叫我馬上把你脫guang."

"哼."

小魚頭一偏,正眼也不瞧向他.

"你以為我不敢?"

廣乾把手伸到小魚腰帶間,奸笑道:"我很想看看你的身材,習武之人,應該有點看頭."

不是吧!

他的手離自己的腰帶越來越近了!

見他真的要動手,小魚這才慌了神,怎麼辦呢?!

"我…"

來不及多想,小魚口不擇言的說道:"不用看,我的身材很爛,胸小屁股也小."

聽了她的話,廣乾又是一陣狂笑,小魚也意識到自己言辭不妥,臉紅了起來.

"是麼?"

廣乾的眼光不懷好意的停在小魚胸前,他若有所指的道:"我可不覺得不好,再說,好不好要我看了才知道."

那她如此死硬,廣乾決定再戲弄她一下,只見他的手拉住小魚的腰帶,就准備一扯.突然,他發現小魚的眼神不對了,果然,小魚突然把小舌一伸,放在齒間,用力就是一咬…

"不要!"

不過是逗她,想不到她如此剛烈,廣乾一急之下用手去阻,只聽"咔嚓"一聲,痛不可當.小魚情急之下力大無窮,廣乾的手掌被咬得骨頭都折了.

身邊沒有半點聲息,吐去口中的血,小魚睜眼看去,廣乾半蹲在地上,臉部肌肉抽動,牙關緊咬,隱忍的抱著手掌.

"我…只…是…逗…你…玩…."

廣乾的話是一字一句從牙縫里擠出來的:"你…干…嗎…咬…這…麼…大…力?"

怔了怔,小魚才開口,這一開口,廣乾差點沒被氣死.

因為小魚說的是:

"咦,以前踢你一腳你就叫得和殺豬似的,今天怎麼沒反映?"

廣乾又氣又痛,突然頭一暈,什麼都不知道了.

---

汪府.

汪遙英對父親說道:"你不覺得康樂城府太深了麼?玉兒單純,也許嫁給他真非良配."

"為父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此事確實眾人皆知,"汪洋歎了一聲:"而且康樂你也見了,確實人品不凡."

"這點我承認."

遙英點點頭:"這個康將軍將來必定位極人臣.不過事關小妹的終生幸福,算了,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是遙翔也不知道找得怎麼樣了."

---

喉嚨一陣火辣,廣乾從睜開雙眼,四處黑黑的,好象沒有人.

該死的女人,難不成她把自己丟下走了?

舔舔干澀的嘴唇,廣乾感到了陣焦渴.

慢慢的,眼睛開始適應黑暗了,他開始打量自己所處的地方.

這里應該是一間客棧的房間,桌子上有茶具,廣乾想起身倒杯茶以解焦渴,頭卻一陣眩暈.

"哎"的一聲,門開了,一個店小二模樣的人拿著燭火走了進來,他身後是小魚和一個老大夫.

"你起來干什麼?"

一看到半掛在床邊的廣乾,小魚就罵:"發燒了還這麼愛動,但不如留在路上爬個夠."

"我要喝水."

廣乾說得很委屈:"再說我的病也是因你而起,你應該好好照應我才是."

既然小魚不丟下他,說明就是心軟的人,廣乾偷偷一笑,叫道:"我的頭好昏,不行了,我不行了."

小魚哼了一聲,倒過一杯茶來,罵道:"喝吧,最好嗆死,免得再麻煩我."

罵得雖難聽,但是小魚的動做極小心,就著她的手,廣乾一口氣把水全喝光,才覺得舒服一點.

老大夫走了過來,細細給他號脈,良久方道:"沒大礙,公子身體底子很好,雖然現在有點發燒,休息兩天就沒事了.不過這只手骨折了,我現在給你上藥,但是傷筋動骨一百天,這只手不要用力,才好得快."

拿著藥方,小魚匆匆走了.過了一個時辰,她才回來.

只見她手里端著一碗藥,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坐下,騰出一只手,小魚把廣乾扶了起來.用唇試了試溫度,小魚才把藥碗遞上去.

"你喂我."

廣乾得步進步道:"我手傷了,都怪你."

"MD,不喝拉倒."

看到小魚眼睛一瞪,廣乾急忙用沒傷到的手去接藥碗,但是手上無力,差點把藥撒了出來.

"真苯."

小魚急忙伸手接住,認命的往他嘴里喂.

拿著小勺子,小魚一邊喂,一邊問:"看不出來你那麼大個男人家,竟然一點小傷就病成這樣."

"可以是這幾天勞累了吧."

"勞累?采花采多了?"

明明知道他應該不是這種人,要不然今天他就不會放過自己,也不會阻止自己的"壯舉",但是小魚還是忍不住奚落他:"年輕人不要太沖動,小心身體要緊."

聽她這麼說,廣乾差點把嘴里的藥噴出來,燭光里的小魚嘴雖然刻薄,但是看上去很可親,廣乾笑笑,把自己因為找妹妹而被小魚誤會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看來真的是誤會.

小魚心里充滿歉意,笑道:"我一開始並不知道嘛,不過你也耍了我一頓,這下就扯平了."

扯平了麼?廣乾偷偷在心里說:虧大了.

"對了,你不是被綁著嗎?"

"有刀嘛."

得意的從腰間拿出來一把精致的小刀,小魚對廣乾說:"不用看我,這把刀歸我了,大男人用這麼小的刀,不怕人家笑?所以,還不如送給我的好."

"好吧."

廣乾想不出除了同意以外還能說什麼,雖然名貴,但也只是一把刀,現在小魚已經是他的朋友了,送朋友一把刀也沒什麼.

……

在客棧呆了四天,小魚就忍不住問廣乾:"你是不是回京去?太子大人?"

"怎麼,就煩我了?"

經過幾天的接觸,兩人已經混熟,說話也變得很隨意.小魚看了看廣乾,原來那個高貴超凡的貴公子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無賴.

"喂,你應該回去了,我又不是閑人一個,我還有事情要做的嘛."

"反正我難得出京一次,不如你去哪我去哪,過一段時間我再回去.而且,"廣乾可憐巴巴的看了小魚一眼:"我的手傷成這樣,怎麼向上頭交待呢?我總不能說被狗咬吧."

"你才是狗."

小魚罵道,剛罵完,自己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吧,我就帶你去杭州玩."

"哈哈,就這麼定."...

,:..

上篇:七十,芸香竟然是公主     下篇:七十二,原來銅板也是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