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七十四,極品豔妓  
   
七十四,極品豔妓

笑咪咪的回到廣乾身邊,小魚問:"姑娘怎麼還沒來?"

沒等廣乾回答,鴇母的粗聲已在門外響起:"公子久等了,快上菜."

下人魚貫而入,很快,桌子就被色香味美的酒菜布滿了.

用力敲了敲桌子,小魚不耐煩的道:"我們不是來吃飯的,姑娘呢?"

"看你猴急的…嘻嘻嘻…"

婦人用粗粗的聲音嬌笑道:"馬上就來."

說完,她還拋了一眼令人噴飯的媚眼給廣乾,與此同里,小魚和廣乾都不約而同的打個了寒蟬.

不及多想,婦人已高叫道:"眠花~宿柳~見~客~羅~~~"

"卟哧"一聲,廣乾把喝進口里的茶全噴了出來,咳了半天,他才對小魚說道:"妓院就是妓院,真是不同凡響,連姑娘的名字都這麼直白."

正說著,門外傳來兩聲令人毛骨悚然的"鶯聲燕語":"是,媽媽,我們來了~~~"

"呀"的一聲,門大開了.

從門外飄進來兩個花技招展的"美人".

一進門,其中一個姑娘都扭著粗腰歌舞起來,另一個而手抱月琴在一邊坐下伴奏.

廣乾和小魚的眼睛都一起看向兩個姑娘的腰間,因為她們皆穿著露臍裝,想不引人注目都難.

天呢!

真是極品.

極品中的極品.

兩們姑娘輕紗蒙面,此時,彈月琴的那個正亂撥琴弦,發出單調又難聽的音節,肚子大大鼓在外面,一看就似身懷六甲,大大的黑肚臍眼向外突著,竟然還有一圈黑毛.

跳舞的那一個相比之下就瘦一點了,只是腰上兩圈黑肉,屁股扭得歡.兩只大奶在廣乾眼前甩啊甩的,嚇得他差點跌到地上.姑娘向廣乾擠了擠小眼睛,粗聲唱道:"今日是好時光,正合我與郎進房,你愛我來我愛你,XXOO到天亮….那個亮啊亮…那個亮…"

從椅子上跳將起來,廣乾准備向外狂奔而逃,卻被小魚一把抓住,廣乾惶惶然回過頭來,對小魚道:"我們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還有事,先走吧."

"哎,來都來了,再坐坐嘛."

用可憐他的眼神看了看他,小魚道:"雖然來了,明天再去也不遲,你堂堂一個太…那什麼,竟然從來沒有來過妓院,我做朋友的哪能這麼自私,放心,我一定會滿足你的需要,你今天就和這兩位美人良宵吧,其它的事明天再說."

"公子."

兩個姑娘同時停下歌舞,向廣乾擁了上來.

"不要走嘛."

"公子不喜歡聽歌舞,宿柳陪公子喝酒劃拳."

那個肥姑娘一把扯下輕紗,露出一張贅肉橫生的大臉和一下巴胡子,只見她一屁股從在廣乾大腿上,撩起衣袖道:"公子要劃什麼拳?"

盯著眼著又黑又髒的大拳頭,那個只手的甲縫里厚厚一層泥垢,廣乾呆問道:"你怎麼有胡子?"

"媽媽說我是雄性激素太強,和公子那個那個一晚上,明天就好了."

一邊說著,她還一邊下流的比著手勢,果然是浪到骨子里,不同凡響.

"不要啊!"

廣乾怔了半晌,突然跳起來,發出一聲大叫,那聲音驚天動地,淒慘非常,只見他一把推開姑娘就往外沖,再也顧不得小魚了.

"跑什麼?"

廣乾不答,小魚只能跟上.

用力追出去,起碼跑了兩里地,廣乾才停了下來.

他喘息如牛的說道:"那個爛…地方,我再也不去了,要是天底下的女人都長她們那樣,男人肯定集體去自殺,不算…別人去..不去,我第一個去."

拚命咬住自己的下唇,小魚用盡全身力氣想控制自己和大笑,可惜事與願違,小魚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笑到自己肚子痛,笑到眼淚直飆,笑到腰再也直不起來.

恨恨的看著小魚,廣乾疑道:"魚,是不是你搞的鬼."

"沒有,哈哈哈,絕對沒有."

"是麼?"

正在廣乾想著要如何挎問小魚的時候,鴇母粗粗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兩位公子,你們還沒付錢呢."

"付錢?!?"

廣乾一肚子氣正沒地方撒,一拳向她揮了過去,小魚在身邊大叫:"不能打女人."

拳已揮出,不能收回,婦人靈活的一閃身,順勢扣住廣乾脈門,反扭了他的手.

這時,一只男靴從她裙底露了出來,小魚再看看她的臉,突然靈光一閃,大叫道:"林天凡!"

婦人聽到她的大叫後一驚,手也松開了,臉上一時不察,吃了廣乾一拳.

揉揉臉,婦人訕笑:"竟然被你認出來了."

廣乾一看,真的是他,馬上怒不可揭,罵道:"我一進城你就知道了是吧,為什麼耍我?"

"在下也是為了太子爺的名聲著想."

林天凡壞壞的笑道:"剛才看到太子爺在那間妓院門前停了好久,在下就猜到了,嘿嘿嘿嘿…"

"剛才那兩個?"

"是我的下屬,功夫都不錯,不如給太子爺當幾天隨從吧?"

"不要."

他們的樣子想想都惡心,廣乾用力搖頭,對林天凡喝道:"以後不要讓他們再出現在我眼前,我不想看到他們."

"是."

看了看滿臉粉的林天凡,小魚又笑了:"想不到你打扮起女人來,還不算難看."

"那當然,象我這麼英俊的男人現在很少了."

雖然林天凡也在笑,但是對于自己這身裝扮,他也很不好意思.看了看廣乾的臉色,林天凡很識趣的沒有再和他搭腔,只是對小魚道:"來了怎麼也不告訴一聲,好歹我們相識已久,也算得是朋友了."

"正在找你呢."

小魚盤算了一下,可能用得上他,于是笑道:"我們去你家住幾天,不知道方不方便啊?"

"當然方便.前面左轉最後那一家就是."

林天凡一笑,臉上又抖下一層粉了:"我先回去換衣服了,你們收拾好就過來."

看著林天凡離去的背影,廣乾恨道:"要去你去,我不去."

"喂,可是你答應過我跟著我要聽話的."

小魚對他的話根本聽都不想聽:"讓你去你就去,不然我就馬上押你回京城."

"你打得過我再說."

"是嗎?敢和我打."

"就你那兩個…哇唷,你來真格的?"

"哼,打的就是你."

街中央,月亮下,兩個勁裝男子打成一團,兩邊的居民馬上關好門窗.

這年頭什麼熱鬧都可以看,就是打架不行,一看這兩個人就是那種有點錢有點本事的江湖二溜子,還是不要惹的好....

,:..

上篇:七十三,男人愛叫雞     下篇:七十五,夜探上官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