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不要再玩我 第二十四章 傷口  
   
第二十四章 傷口

"嚴,你看你,我的裙子不能穿了"激情過後的麻衣滿臉潮紅,她拿起她的裙子嬌嗔道.

嚴諾寒扣上襯衣扣子,玩世不恭道,"這樣不是更方便."

"可是,可是人家穿成這樣怎麼出門啊?"她嫵媚的臉龐寫滿了幸福.

"嗯,我看看"他拿過她的裙子,好像是沒辦法穿了,拉鏈被他扯壞了,下擺也有些滑線,他有些抱歉的聳聳肩,立起魁梧高大的身子,他從容的拿起電話,"我親自派人給你送件lara的最新款過來,這下行了吧"

"嚴,你對我真好."麻衣有些受寵若驚,她沒想到一向對她沒什麼耐心的嚴會這樣有心.

"我愛你"她激動的撲上去,175的名模身材讓她和高大的嚴諾寒看起來很配,嚴諾寒不語,任由麻衣摟抱著,此時他的內心卻浮現了另一個嬌小身影,冰冷的眼神直視書房的門口,剛剛他是故意不關門的,為的是讓那個該死的女騙子清清楚楚的聽到樓上發生的一切,沒錯,他就是故意的,他要報複她,他要讓她知道欺騙他嚴諾寒的下場會很慘很慘……

端著由"lara"專賣店特意派人送來的服裝盒,管家掛掉手里的對講機,一臉困惑的走向還跪在大廳清理殘局的葉默默.

"哎,少爺要你把這個送到書房."遞給默默那個精美的盒子,管家怎麼也想不清楚這個女人和少爺是什麼關系.

一方面少爺要她一定要嚴厲的管教她,決不能手下留情,一方面少爺又似乎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她……唉,搞不懂少爺在想什麼,搖搖頭,她也沒有資格管,管家還是決定把自己本職做好就行.

"記住要小心伺候少爺,還有少爺身邊那個小姐,搞不好她就是我們未來的少奶奶"管家稱職的一再叮囑這個老是不在狀態的女孩.

手捧精美的盒子,ru白色的外殼,盒沿鑲了一層水鑽,鍍金的絲線,僅僅是一個盒子就體現出了盒內的東西有多麼的高檔奢侈.默默小心翼翼的捧著,卻遲遲不願抬腳上樓,她到底該以怎樣的心情去面對樓上的一切"你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上去."管家干脆推了默默一把,這個下人真要把她氣死了,手下管理**了那麼多仆人還沒一個像她這麼木訥的,老是不在狀態.

看來是沒有辦法推脫了,默默咬咬牙,只得硬著頭皮上去.拐過樓梯,他的書房就在靠左的第二間,越靠近,默默走得越慢,慢慢的靠近房門,屏住呼吸,默默像做賊般窺伺著房內的情況,她渾身戰栗,手幾乎有些發抖……

冷眼掠過門邊那抹怯懦的影子,他故意壞笑的工藤麻衣扯到自己懷里.

"我後悔派人給你買裙子了"他撫摸著她光潔修長的大腿,曖昧的說著.

"嚴……你……你今天怎麼這麼壞."麻衣滿臉緋紅.

"壞嗎?我以為你喜歡."他親密的刮刮她的臉蛋,門邊她顫抖的隱忍的身影讓他體會到了報複的快感,葉默默,你現在應該知道膽敢欺騙我嚴諾寒的後果是多嚴重了吧……

她快要不能呼吸了,咬住嘴唇,她不讓自己哭出聲,現在的她滿臉淚痕,身上沾滿了汙水,要多狼狽有多狼狽,她真的沒辦法跨進門,手里的盒子因為她的一個疏忽便直挺挺的落在地上……

"誰?"麻衣彈跳起來,躲在高大的嚴諾寒身後,企圖遮住自己幾近裸.露的下半身.

嚴諾寒則滿意的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他一瞬不瞬的鎖住她慌張的身影,低淳的嗓音冰冷戲謔,"沒想到你不僅是個卑賤的騙子,還是個惡心的偷窺狂"

她抓起地上滾落的盒子,怯懦的抬頭看他,他惡意的中傷和冰冷的目光讓默默攥緊自己的手掌,卻不想被掌心傳來的疼痛驚了一跳,張開手掌,天,她怎麼不知道她的手被劃傷了,鮮血順著掌縫慢慢溢出,默默這時才感覺到疼痛,她低吟一聲,甩甩手掌,企圖趕走那鑽心的疼痛……

俊眉在看到盒子上那塊鮮紅的血跡時就沒有舒展過,快步跨到女人的面前,冰冷著俊顏,抓著她就往書房的衛浴室拖,他走得急切,默默幾乎是被他提進來的……

打開水龍頭,將水溫調到理想的溫度,他有些粗魯的將她的手伸到水流下,頓時凝固的血漬夾雜著新鮮血液在水流的沖刷下幾乎要把水染紅……

"絲……好疼."默默疼得直縮手.

"不想死就給我安分點."酷酷的威脅到,他眉間的小山丘都快變成喜馬拉雅山了,該死的,傷口這麼深,她難道就不知道好好保護自己嗎?騙子的智商不是都很高嗎?怎麼她偏那麼笨.

"不用你管."執意的抽出自己的手,她倔強的朝他說道,"既然你那麼討厭我又何必在乎我的死活."

一想到他剛剛還和另一個女人曖昧的調情,現在卻又假惺惺的來關心她,她才不需要,抹掉決堤的眼淚,她轉過頭不想面對他.

嚴諾寒愣在原地,突然他笑了,嘲弄又殘忍道,"在乎?呵,你不要太好笑了?"他頓了頓,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冷冷的說道,"你不過是我嚴諾寒的一件玩物,之所以那樣對你,是為了讓你留一口氣好應付我更加殘忍的玩弄."狠狠的甩開手,他無情的說道.

他冷漠絕情的話讓默默的臉色慘白,她早該知道他恨她,因為她差點破壞了他和工藤姐姐的幸福,所以他討厭她還來不及,怎麼會關心呢?

工藤麻衣套上那條高檔簡練的職業裙,理了理頭發,她收起因嫉妒而有些扭曲的臉,她告訴自己要冷靜,現在不是吃醋的時候,現在她要做的是贏得嚴諾寒百分之百的好感.

"嚴,她沒事吧?"麻衣上前關切的問道.

嚴諾寒如風般徑直往門口走去,末了扔給麻衣一句話,"你整理下,我在車上等你."

麻衣連聲應道,待嚴諾寒下樓,她轉眼看看還呆立在衛浴間的默默,她臉上浮現一絲意味深長的笑.

上篇:第二十三章 不能聽,不能想     下篇:第二十五章 嘴硬的嚴諾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