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不要再玩我 第三十三章 陰晴不定的嚴諾寒  
   
第三十三章 陰晴不定的嚴諾寒

"醒了?"再沒有了夜里的柔情,嚴諾寒冰冷的問道.

默默揉揉有些發疼的頭,眼前的這個人是……嚴諾寒……

"啊"葉默默嚇得尖叫的移動著身子卻被腰身傳來的酸痛疼得直皺眉,"噢……絲絲……"都怪那個欲求不滿的臭男人,老天,真的很痛.

不過眼前的這個男人似乎比痛更恐怖,因為從前她總是在他要完她後乖乖的離開,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這樣毫無保留的面對面,不知怎麼默默覺得恐懼又羞澀,不知道他又要怎麼整她.

"吃"他將客房送來的特色早點遞給她.

默默愣著沒敢動.

他居然會好心的叫自己吃早餐???!!!

她知道了,一定是他想毒死她!!!

擺上冷冰冰的拒絕表情,哼,嚴諾寒你這個大惡魔會有這麼好心,母豬都能上樹了.

火大的將手中的早點摔倒地上!!!

媽的,因為昨夜他實在太過粗魯,他決定嘗試著對她好,她卻完全不上道,他嚴諾寒呼風喚雨,無所不能,女人,哼,他嚴諾寒還不至于窩囊到去討好一個女人.

默默嚇了一跳,他忽冷忽熱的脾氣比平時更可怕.

"給你三分鍾穿好衣服,待會兒和我去公司."冷冷的命令道.

干嘛帶她去公司?廢話,既然玩具當然要隨身攜帶,否則他怎麼算得上是個稱職的主人.

他瀟灑的出房,葉默默卻拿起地上的衣服發愁.

這樣的衣服怎樣穿嘛?紐扣被他扯掉了,領口也有些滑線,總之這樣的衣服穿了跟沒穿沒什麼區別.算了管他的,默默無可奈何的套上衣服迅速的上車.

"你這什麼打扮?"嚴諾寒提提她的衣領皺眉道.

"這不都是拜你所賜嗎?"

"……"瞬間啞言.好,這女人現在學會諷刺了.

脫掉自己的身上的修身西服,他故作冷漠的扔給她.

葉默默愣愣的拿著衣服發呆,他這又是在唱哪出?

"還不快給我穿上,丟人現眼的."這該死的笨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保護自己,衣服破成這樣都還敢穿,ji女也不帶這樣開放啊.

慢吞吞的套上衣服,嚴諾寒的專屬氣味一下子彌漫在她鼻息,衣服上幾乎還有他的體溫,默默突然有些臉紅的低垂著頭.

嚴諾寒看著嬌小的默默被完完全全的包裹在他那件大套的西裝底下,衣服的下擺幾乎快到她的大腿了,西裝硬生生的變成了洋裝,樣子滑稽極了.

忍不住笑了出來,一把將她扯到自己懷中,她真的好小,他長臂很輕易的就把她完完全全環在懷中了.

"喂……"葉默默對嚴諾寒吃錯藥般的溫柔弄得坐立不安.

"別動"他霸道的命令著.

葉默默倒真是一點不敢動了,僵住身子,背上他起伏的呼吸讓她心癢癢的,天,這該不會是他給她的另是一場"折磨"吧.

嚴諾寒此刻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反正他抱著她的感覺還不賴,至于其他的都見鬼去吧.

車窗外一閃而逝的繁華讓默默兩眼發亮,從藍水灣來到這里,再被嚴諾寒囚禁,她似乎還真沒好好的感受過這座城市呢?

"我……我可以下車去轉轉嗎?"默默小心的問道.

"不可以"嚴諾寒冷冷的回絕.

"為什麼?"真是的,還以為這個男人轉性了呢?

"女人最好別得寸進尺"他要做到不傷害她已經很不容易了,她卻變本加厲的想要他的疼愛,真是個不自量力的女人,嚴諾寒突然沒來由的有些厭惡.于是他放開懷中的葉默默,做正身子,回歸他素有的冷漠.

葉默默這下真的懵了,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嘛,陰晴不定的,她都快被他嚇出心髒病了.

車子在a城的摩天大廈"藍氏集團"門口平穩的停下,葉默默再次來到這里,她不得不為這座建築的恢弘再次吞口水.

在十多個保鏢的掩護下,嚴諾寒面無表情的走進位于樓層頂端的總裁辦公室,所到之處猶如一陣寒潮侵襲,讓公司職員們個個都彎著腰大氣不敢出.

葉默默加快步子跟上她,都沒有機會好好觀察這里一番,只是覺得突然進入了一個很莊嚴的場所,莫名其妙的被這里弄得小心翼翼起來.

嚴諾寒關上辦公室的門,徑直走向辦公桌.

"自己找地方坐."他打開電腦,邊噼噼啪啪的在鍵盤上輸入一串又一串的密碼,邊隨意的說道.

默默立在門邊不怎麼敢亂走動,這里的東西看起來都好高檔的樣子,她要是弄壞了嚴諾寒肯定會拔她的皮.

"我叫你坐"頭也不抬,嚴諾寒皺著眉研究屏幕上跳動的股價.

"啊?"他長著第三只眼嗎?默默偷偷瞄一眼嚴諾寒,哼,他不僅長了第三只眼還長了兩顆心髒,不然他怎麼會一邊那麼貫注的工作,一邊還管她坐不坐啊.

葉默默有些無聊的坐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拿起桌上秘書為嚴諾寒擺好的商業期刊,她無聊的翻閱著,然後又偷偷的看看電腦面前的嚴諾寒.他專注的樣子真的迷死人了,可是默默知道那都是假象,他事實上是個恐怖的惡魔……不過他的眼睛怎麼這麼明亮有神啊,還有他的鼻子,好像是雕刻出來的,還有……

"收起你那副花癡的表情."嚴諾寒翻閱著手上的幾個項目,她傻傻呆呆偷窺他的樣子幾乎快讓他分心了……

"我哪有?"葉默默差點要咬到舌頭,他……他怎麼又知道了,真是尷尬死了……

突然默默瞄到嚴諾寒電腦旁邊的那個瓶子,這個瓶子怎麼這麼眼熟.

啊,她知道了,那是她給爸爸疊的星星,她就說怎麼不見了,原來是被他偷走了.

"嚴諾寒,你這個小偷."葉默默走上前一把拿過那個瓶子子.

"這是我疊給爸爸的,你怎麼能隨便拿走."

"偷?你都是我的,我用得著偷嗎?"

"喂,你怎麼可以這樣,你至少要給我說一聲啊,你知不知道我找了好久……"默默激動的說道.

"閉嘴,別吵."不悅的皺眉,他真不該把這個煩死人的小女人帶來,原本可以在十分鍾內能解決的案子硬生生用了半小時,這個女人就是有能力讓他分心.

"惡魔"默默從嘴唇里做出這兩個字的形狀,她還是很怕陰晴不定的嚴諾寒的,要是他待會兒生氣把她直接殺了那她就虧大了.

狠狠的瞪他一眼,她高興的抱住失而複得的瓶子,心滿意足的乖乖的坐在沙發上檢查她的星星有沒有被嚴諾寒偷藏幾顆.

抬眸淡淡的掠了一眼沙發上那個像要到了糖般滿足的小女人,英俊的臉上蕩開一絲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笑意.

上篇:第三十二章 他的憤怒與柔情     下篇:第三十四章 莫名其妙的嚴諾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