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不要再玩我 第五十九章 死?沒那麼容易  
   
第五十九章 死?沒那麼容易

嚴諾寒將葉默默安排在a城的一套高級公寓內.公寓是兩百來坪的的套間,室內裝潢簡單又不失格調,客廳很大也很空,有一扇很大很大的落地窗,站在窗前幾乎可以包攬a城的所有繁華.

已經深夜了,葉默默還是沒有睡意.她覺得好冷,盡管她把暖氣開得很大,可是在這空蕩蕩的大房子里她還是覺得冷.

葉默默為自己倒了杯溫水,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的波斯地毯上坐下,然後身上又裹了條柔軟的毛毯.可是即便是這樣她還是覺得好冷,她冷得瑟瑟發抖.

靜靜的望著落地窗外的城市,這個處于城市最繁華的地段卻讓葉默默無限落寞.

葉默默握緊溫暖的杯子.

該慶幸吧!這次嚴諾寒沒有再將她扔進那間狹小簡陋的雜役房,也沒讓她干那些沉重的雜務.還好心的將她安排在這樣優越的地方,每天有專人為她奉上最美味的實物,她該慶幸的!不是嗎?

葉默默卻一陣苦笑,他知道那個男人這麼做是在報複她,這種報複是一點一點鑽入她骨髓的,好像是陷入沼澤般,葉默默只能靜靜的呆在這個兩百坪的屋里等死.

他說過她是他的玩具,她逃不掉的.而他真的只是把她看做玩具,他把她囚禁在這里,她和這屋里所有沒有生命的物品是一樣的,他高興的時候過來把玩幾下,他不高興的時候就將她扔到這里不聞不問.

葉默默覺得自己快要被逼瘋了,不能出去,沒有人和她說話,她一個人呆在這套空蕩蕩的屋子,默默感覺自己快要發黴了.

"嚴諾寒你這個大壞蛋."她突然發狂的將手里的杯子扔到面前的落地窗,委屈的哭了起來.

"你說誰是大壞蛋."嚴諾寒合上門似笑非笑的問道.

"啊!"葉默默轉身見是嚴諾寒,三魂頓時嚇到丟了七魄.媽呀,他怎麼老是來無影去無蹤的啊!!!

"你……你來做什麼."葉默默語氣抱怨的說道.

"來玩我的玩具啊."說完他大咧咧的將只齊他肩的葉默默攔到自己懷里,兩只手不安分的在葉默默身上游移.

"你放開我."葉默默皺著眉掙脫出嚴諾寒的懷抱.

賭氣般的坐在落地窗前的波斯地毯上,她討厭嚴諾寒的若無其事,他明明在折磨她卻老是擺出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的痞子模樣.

嚴諾寒理理自己的衣服,冷笑一聲:"你是覺得我最近對你太好了嗎"說起來他最近對葉默默算得上客氣了.

"嚴諾寒,如果你真那麼恨我你直接殺了我好了,為什麼你要這樣一點一點的折磨我."她抱住自己的腿咬牙說道.

"你知不知道你把我關在這里我一整天都找不到一個人說話……"

嚴諾寒聞言還是無所謂的痞笑,他很滿意他對她的報複起了效果.

"我可沒限制你說話的權利……"他捧著葉默默的臉戲謔道:"我可是你最佳觀眾啊!"

"可是我甯願死也不想面對你……"葉默默被嚴諾寒的若無其事徹底激怒.她不客氣的拍掉嚴諾寒的手,抹干自己的眼淚鼓足勇氣向嚴諾寒宣泄著心中的不滿.

她卻不知她的話踩中了嚴諾寒的地雷,嚴諾寒原本還一派和善的臉瞬間變得冰冷,他眸光寒冷的直逼葉默默.

"想死?"他發怒的一把抓住葉默默長長的頭發.

"你居然敢跟我說你想死."他對著發抖的葉默默憤怒的質問著.

"對,面對你這樣的惡魔我就是生不如死,我就是甯願死也不願面和你多呆一秒鍾……"葉默默用那雙紅腫的眼睛瞪著嚴諾寒一股腦兒的吼道.

"很好,那我就來告訴你什麼叫生不如死."他冰冷危險的說道.

此刻憤怒沖昏了他的頭腦,他粗暴的將葉默默按到地毯上瘋狂的吻住她的嘴唇,雙手不客氣的撕扯著她的上衣.

這個女人居然甯願死也不願呆在他身邊乖乖做他玩具,看來他真的沒有必要對她客氣了.

瞬間,他又回到了那個魔鬼般的嚴諾寒.

葉默默驚恐的從他身下掙紮的鑽出來向客廳的沙發躲去,嚴諾寒卻發瘋般的扯住葉默默的頭發將她壓到自己身下,長腿桎梏著她掙紮的雙腿,霸道懲罰的吻毫無憐惜的在她身上落下.

"對你這種女人真的沒有必要憐惜."他一邊發泄著自己的憤怒一邊說著冰冷的話傷害她.

許久葉默默停止了掙紮,她被動的承受著嚴諾寒粗魯的索取,小手緊緊抓住地毯,她自虐般的咬緊嘴唇,眼淚似乎已經快流干了,她覺得眼睛好酸脹.

"你最好記住沒有我的同意你連死的資格都沒有."嚴諾寒一口咬住葉默默白淨的肩頭,瘋狂的占有著她.

嘴唇被自己咬出了血,葉默默沉默的任由身上男人如何擺弄她都毫無感覺,此刻她全當自己已經死了.

嚴諾寒當然知道身下的女人這種沉默的反抗.

哼,他嚴諾寒有的是辦法應對她的沉默.

"你該為你的話得到懲罰."他冷漠的逼近他狠狠的說道.

那一刻葉默默在嚴諾寒的眼里看到了危險,可是她還是將頭偏向一邊,一言不發.

"哼."嚴諾寒冷笑一聲,將地上冷的瑟瑟發抖的女人一把抱起.

葉默默心一緊,她不知道男人將要對她做什麼,不管,打死也不要再理他.

嚴諾寒徑直向浴室走去,一腳踢開浴室的門,他將葉默默扔到大大的浴缸里.

葉默默雖然很害怕,但她還是把自己當做死人般,完全不理會這個男人.

她抱著腿,靠在浴缸邊緣瑟瑟發抖,裸露的皮膚在冰冷的空氣了寒毛直立.

"怎麼?還要繼續沉默?"嚴諾寒魅惑的笑著用手輕撫那個發抖的倔強女人.他看她還要倔到什麼時候.

咬住嘴唇,全身呈刺猬般拒絕的姿勢,葉默默不知道這樣的她更讓嚴諾寒憤怒不已.

"很好."嚴諾寒起身將蓮蓬頭取下,打開滾燙的熱水向葉默默的頭上淋去.

"啊!"滾燙的溫度讓葉默默終于忍不住叫了出來.

她一頭海藻般的頭發被滾燙的熱水打濕,頭發黏貼在她光,裸的後背上,皮膚上那灼人的熱水讓葉默默眉頭緊鎖,忍住疼痛,她當自己真的是一副毫無知覺的尸體.

嚴諾寒見狀突然憤怒的扔掉手里的蓮蓬頭,噴射的熱水也不受控制的灑到他的身上.

他暴怒的端起葉默默那張決絕冷漠的臉,惡狠狠道:"葉默默,你他媽的真當自己是死人啊."

這樣滾燙的溫度怎麼可以做到毫無感覺的.

他將黏在葉默默臉上的頭發重重的抹開,強迫她面對自己.

"死?沒那麼容易."他重重的吻住了她.

上篇:第五十八章 踐踏尊嚴     下篇:第六十章 愛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