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不要再玩我 第六十三章 賭氣  
   
第六十三章 賭氣

嚴諾寒坐在病床邊的軟椅上看著她背對著自己,還是像刺猬般抗拒著他.

"為什麼這麼做?"他淡淡的問道,所有的憤怒都在他得知她懷有身孕那一刻平息了.

葉默默還是背對著嚴諾寒沉默不語.

他沉默的脫掉自己工整的西裝,扯掉有些束縛的領帶,白色高級襯衣下他古銅色的皮膚散發著誘人的溫度.遠遠看去,他完美的猶如一件藝術品,只是他頹廢的坐在椅子上,耷拉著頭,雙手交握著,對著床上那個靜默無聲的女人手足無措.

他嚴諾寒也有手足無措的時候啊,那個人稱冷面狐狸的嚴諾寒,從小到大沒有一件事會讓他像現在一樣困擾.

"為什麼這麼做."他盡量壓抑住自己的憤怒,再一次的問道.

她的反應還是同剛剛一樣,那就是完全把嚴諾寒的話當空氣.

哼,反正她死都不怕,她還怕什麼,就是不理那個該死的惡魔.話說想死也這麼難啊?為什麼她總是死不了呢?

陽光從百葉窗里透進來,她眼角的淚水還未干,傷口已經沒有了知覺,如他所說,她就是死也得經過他的同意……

絕望的閉上酸澀的眼睛,愛怎樣怎樣吧,就當自己已經死了.

"葉默默你不要考驗我的忍耐力."嚴諾寒握緊拳頭,真想朝著背對自己的葉默默一陣海扁,他堂堂嚴氏集團大總裁,走哪兒不是風風光光萬人焦點,到她這兒怎麼就成了空氣.

得,料定她不會搭理他.嚴諾寒起身拉開百葉窗,陽光從外面直射進病房,閉著眼睛的的葉默默心率開始加快,這個該死的惡魔要干什麼?

突然覺得眼前的陽光被擋住了般,葉默默睜開眼想打探一下情況,結果就看到嚴諾寒特大號的臉擺在自己跟前,還有他炯炯有神的眼睛正一瞬不瞬的打量著自己.媽呀,這男人是不是人啊,什麼時候走到這邊的.怎麼一點聲音也麻油啊?!!

葉默默馬上閉上眼睛,她不是魚,她是烏龜,能躲就躲,她反正不想再面對這個臭男人.

"你在怕什麼,我不會吃了你的."嚴諾寒突然覺得她烏龜的樣子有些好笑.

不吃才怪,就差沒活剝了吧!!

"昨天的事……對不起."他掙紮著還是跟她道歉了,他嚴諾寒還從沒跟人道過歉.

蝦米?她耳朵沒出毛病吧?這男人居然會說對不起.

"把眼睛睜開看著我,我要問你."嚴諾寒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個女人真的是油鹽不進啊?他都懷疑自己腦袋是不是秀逗了,竟然有耐心一直自說自話.

"怎麼不告訴我你懷孕了."好吧,自說自話就自說自話吧,反正他知道她聽得到.

"沒猜錯,是我的吧!"

葉默默聞言渾身僵住,他……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不就是因為自己懷孕所以要對自己和肚里的孩子趕盡殺絕嗎?

他為什麼一副局外人的語氣.

葉默默起身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男人,冷冷的問:"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我倒要問你什麼意思呢?"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懷孕了?"他沉聲詢問道.

"你不知道我懷孕了?"葉默默瞪圓雙眼不可置信的問道.

"你的樣子哪里像懷孕了?"嚴諾寒翻翻白眼,順手向葉默默的腹部撫去.

葉默默往邊上一閃,一臉懷疑的看著嚴諾寒.她小腦瓜現在好亂.他當真不知道自己懷孕了,還是他另有目的.

"你一開始就是因為我懷孕所以要對我趕盡殺絕,你現在居然說你……你不知道?!!"她將被子護在胸前,人縮在一團,清秀脆弱的小臉呈戒備的狀態.眼前的男人太過可怕,她不知道要不要相信他的話.

"你胡說些什麼?"嚴諾寒聽得一頭霧水,俊眉直皺.

看她一臉恐懼與不信任的表情,他懊惱,他真有那麼恐怖嗎?

"你給我乖乖躺好,你看你現在的樣子像什麼."嚴諾寒沒好氣的說道.她整個就是一刺猬.

"我是動過殺你的念頭,不過那是以前."他無可奈何的說道.他對她的恨早在不知不覺中轉化成另一種感情了.這種感情足以使他忽略掉她那肮髒的過去.

"為什麼?我才不要相信."他這個人陰晴不定,時好時壞,她怎麼知道他下一刻會不會想起來又要殺她啊!

"你說過你恨我,你說過我是下賤的女人,你說過你要折磨我,這些話是你親口跟我說的."葉默默撅著嘴向嚴諾寒聲討著他對她的種種"罪行"

"你最好不要挑戰我的耐力."他陰沉著臉冷冷的對她說.

"你應該很清楚我那樣對你的原因."

他要做到完全忘記對她的恨已經很不容易了,她卻總是不怕死的提醒著他.

葉默默攥緊被角,她當然知道他為什麼那樣對她.

"我知道,因為我身份卑微.而工藤姐姐……"她垂下頭,長發披泄而下.她自卑,可是在工藤麻衣面前她連自卑的資格都沒有.也不怪嚴諾寒會那樣做,工藤麻衣和她,是個人都會選工藤麻衣啊!!

"只是我不知道,那一夜會給你造成那樣大的困擾."葉默默就是那樣傻,此刻即便她被眼前的這個男人折磨得體無完膚,可是她還是不斷的把錯誤往自己身上攬.

她在說什麼?他怎麼聽不懂,看著她低著頭自卑的樣子,他怎麼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剛想伸手將她攬進自己身邊,病房的門被'哐當’一聲踢開.

"是這里,沒錯了."胭脂收回踢腿點點頭道.

上篇:第六十二章 自殺     下篇:第六十四章 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