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不要再玩我 第七十章 思念成災  
   
第七十章 思念成災

"你的意思是說我沒辦法生育了?"捏著手里的病例,工藤麻衣簡直接受不了醫生說的話.

她沒辦法生育了?她怎麼能沒辦法生育!!

"是的,因為您的**受外力損傷,所以沒有生育的能力了."醫生推了推眼鏡無可奈何的說道.

"有沒有複原的可能……"

"對不起."

----------------工藤麻衣魂不守舍的坐在車上,她素日從容高貴的臉此時看上去狼狽不堪.手里還緊緊的攥著那張病例,人卻三魂丟了七魄.

一個沒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和一個殘疾人有什麼區別.

她曾妄想用孩子和家庭來徹底綁住嚴諾寒,現在想來是多麼可笑!工藤麻衣慌了,真的慌了!!她不知道嚴諾寒對她的愧疚還能維持多久,她更不敢想象當有一天嚴諾寒知道事實的真相後她會面臨多麼可怕的後果!如今,她唯一能做的只能不斷加深嚴諾寒對她的愧疚了,她渾身僵硬,臉色慘白,她表情麻木的咬住拳頭:讓嚴諾寒愧疚,讓嚴諾寒愧疚……

工藤麻衣目光變得深沉陰狠.

"去'換情’."工藤麻衣向司機吩咐道.

'換情’是a城有名的夜店,以亂和複雜出名.

"是'齊威’路那家夜店嗎?"司機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像工藤麻衣這樣大方得體的女人怎麼可能去那樣混亂不堪的地方呢?

"嗯.我今天心情不好,想去放松一下,可是嚴又太忙,所以我只能自己去了."工藤麻衣用異常可憐的語氣向司機說道.

司機順從的將車開到'換情’,心里不住的為這位美麗高貴的女人惋惜,唉,身為嚴氏集團總裁的女人,寂寞是在所難免的啊!

十多分鍾後,司機將車子開到了'換情’的門口.

"張伯,你不用等我了."工藤麻衣提著高檔的皮包下車前對司機說道.然後又'不小心’把病例落在後座上.

看著緩緩開走的車子,工藤麻衣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為了綁住嚴諾寒,她再大的賭注也願意下.

嚴諾寒從公司回到別墅.

出于對這個女人的愧疚,他在回來之前特意命令'芮莎珠寶’送來一掛價值百萬的藍鑽項鏈.

嚴諾寒手里拿著精致的盒子,他深沉的眸子靜靜的看著它,心里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也許,他能給這個女人的也只有這些了.甩甩頭,他不想被這些無謂的情緒困擾.

大廳里,仆人恭敬的曲腰行禮.

"少爺."

嚴諾寒點了點頭,淡淡的問道:"麻衣小姐呢?"

照往常的樣子她應該老早就在客廳里迎接他了,怎麼今天不見人了.

"回少爺,麻衣小姐今天一早就出門了,現在還沒有回來."管家如實的彙報著.

"唔"嚴諾寒性感的薄唇緊抿,也不做多問,酷酷的就回了臥室.

他將手里的盒子隨意的放在歐式圓櫃上.臥室里沒有了工藤麻衣,嚴諾寒突然輕松好多.一直以來他都以一種無比愧疚和自責的心情在面對這個女人,每每看到美麗大方的麻衣,他都不自覺的提醒著自己,這個女人送了他一條命,這個女人因他而失去了做母親的權利.所以和工藤麻衣在一起,他怎能過得那樣坦然.

她不在也好,他至少有個喘息的時間.

嚴諾寒揉揉眉心,突然覺得好累.他英俊的五官猶如一尊希臘雕塑,完美得有些不真實.然而,他不過也是個普通人.扯掉束縛的領帶,嚴諾寒呈大字型直愣愣的躺在水藍色的大床上.

腦海里浮現葉默默的身影,一想到這個女人,他好像所有精神和活力都回來了.

揚起一絲邪惡的微笑,他撥通葉默默的電話.那個聯系人只有他一個的電話.

"喂."葉默默懶洋洋的接通.她今天睡了一天,覺得整個人都軟了.

"在干嘛."嚴諾寒起身將電話夾在脖子上,然後打開私人電腦,快速的輸入了一串密碼.

"睡覺啊,還能干嘛."葉默默沒好氣的說道.這幾天胭脂也沒來,除了那群保鏢和送餐的大媽,她硬是沒見過一個活人,她都快悶死了.

"喲,聽你口氣不怎麼高興嘛."順利的連通那套公寓的監視系統,電腦上出現了葉默默躺在床上的畫面.

只見畫面上的葉默默一只手拿著電話,一只手絞著那頭長發,仰面躺著,張著那雙無辜的眼睛靜靜的望著頭頂上的天花板.

"想我嗎?"嚴諾寒看著電腦屏幕上的女人突然問道,他的臉上帶著迷人的淺笑.

"不想."葉默默一口回到.

"……"

電話里一陣沉默,葉默默有些慌張的做起身子.

"嚴……嚴諾寒."他不會那麼小氣吧!她說不想是騙他的啦!

"我很想你."嚴諾寒淡淡的說道.那雙深沉的眸子玩味的鎖住葉默默半露的酥胸.

她此刻穿著他命令她穿的那件蕾絲睡衣,領口很開,裙擺很短.白皙修長的大腿在電腦屏幕里肆意的晃動著,挑戰著嚴諾寒引以為傲的自制力.

女人聞言瞬間臉蛋酡紅,嚴諾寒突來的甜蜜讓她不知道如何回應.

"嚴諾寒,你……"她抓住電話緊張得無法思考.

嚴諾寒靜靜的看著女人羞澀的模樣,鷹隼的目光犀利的鎖住她,他臉上揚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快了,他的目的快達到了.

關掉電腦,嚴諾寒心情頗好的下樓.

"你等等哦,好像有人在敲門."葉默默對電話那頭的嚴諾寒說道.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聊了那麼久了,葉默默真的有點不敢相信.

"會是誰呢?一定是胭脂."葉默默想也沒想的就開門.反正除了胭脂就是嚴諾寒,這套被嚴諾寒派'重兵把守’的公寓是不可能有其他人能敲門的.

葉默默一把門打開,嚴諾寒就以狂風暴雨的姿勢擁住了她.

"啊……"還沒反應過來的葉默默尖叫的掙紮.

嚴諾寒用腳關上房門,扣住女人的後腦迫不及待的便附上她柔軟的唇瓣.

熟悉的吻席卷了葉默默,她還來不及驚訝便被嚴諾寒霸道的吻吞噬了.

強勢的吸吮啃咬傳遞著兩人對彼此成災的思念,嚴諾寒一把抱起嬌下羞赧的葉默默大咧咧的朝臥室走去.

上篇:第六十九章 貌似溫馨     下篇:第七十一章 一周一次沒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