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不要再玩我 第七十三章 自由  
   
第七十三章 自由

"喂,冰山臉……"

"不要……胭脂."葉默默嚇得趕緊去奪胭脂手里的電話.

"給,他叫你聽."胭脂挑挑眉將電話遞給葉默默.

默默緊張的拿著電話.

"喂."葉默默扭捏的吐出一個字,緊張夾雜著期待.

"有事?"電話那頭嚴諾寒低沉的聲音響起,帶著明顯的冷淡和不耐煩.

"我……"葉默默聽出了嚴諾寒語氣的不耐煩,她咬住嘴唇不知道該說什麼.

"沒是的話我掛了."

"別……"葉默默說道:"我可以出門嗎?我呆……"

"隨便你.我派人給你送張無限卡."

"好……"葉默默有些頹敗的掛掉電話.

她自由了,她該歡呼的不是嗎?可是為什麼聽到他冷淡的語氣她會那麼的失落.

"他肯放你出去了?"胭脂懷疑的問道.

"嗯."葉默默垂頭,無精打采的點頭.

"那干嘛還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沒啊……我興奮還來不及."說完葉默默咧開嘴向胭脂證明她是有多開心.

胭脂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反正她的任務差不多完成了,也快要離開a城了,雖然內心對這個單純可悲的女人有些同情,但是胭脂還是命令自己不要輕易對別人交心的好.

"那麼,去哪里?"胭脂問道.今天她剛好有空,陪陪葉默默也好.不管怎樣她現在還是龍岩名義上的手下,那家伙救過她一命,她幫他辦事,就當是對他的報答啦!

葉默默第一個想到的是歐陽盟.是,她獲得自由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確保歐陽盟的處境.

"我知道去哪."

說完葉默默對著鏡子略微的整理下就挽著胭脂出門.

胭脂有些不自然的被葉默默挽著,她素來接觸的都是些冷血無情的人,她的心也養成了冷漠的習慣.突然被人這樣親密的挽著,胭脂覺得感覺怪怪的.

拿著嚴諾寒給的無限卡,坐上嚴諾寒派的車,葉默默迫不及待的趕去歐陽盟的住所.

豪華高級的私人轎車停靠在肮髒狹小的巷子外,葉默默滿懷期待的下車.

那個曾經帶給她溫暖的房子卻緊緊的鎖住了.

"歐陽盟,歐陽盟你在嗎?"葉默默敲著門大聲的問道.

胭脂緊隨其後,那雙犀利敏銳的眼睛機警的環視著周圍的環境.

"喂!在嗎?我是葉默默……"葉默默踮著腳想從門縫里看看房里的情況.

"葉默默?"說話的是一個中年女人,穿棉布睡衣,一臉驚訝的從隔壁走出來.

"房東阿姨……"葉默默見是房東,立馬親切的叫道.

"我以為你……"房東說完笑了笑."歐陽盟早搬走了,搬之前都沒和我說,留了疊錢在屋里就走了."

"走了?那他有沒有說走哪去了?他有沒有留什麼?"葉默默抓著房東太太的手急切的詢問道.

"沒有."房東太太無奈的搖頭.

葉默默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她沒精打采的坐在車里,好擔心歐陽盟.

胭脂坐在葉默默身旁,她表情一直是冷冷淡淡的,冷眼旁觀著葉默默,也不怎麼發問.

"胭脂,你說他會去哪里呢?"

"你不是說他是酒吧歌手嗎?"胭脂不冷不熱的提醒.

"對哦,他肯定在酒吧,我怎麼沒想到.而且,他跟老板娘……"葉默默拍拍腦門,覺得自己好笨,居然沒想到找老板娘打探消息.

葉默默拉著胭脂擠進混亂的酒吧,來到老板娘的包房.

老板娘一看到葉默默頓時大吃一驚,不過很快便壓抑住自己的詫異,語氣冰冷道:"我不知道."

"老板娘,你肯定知道的對不對.請告訴我歐陽盟在哪里好嗎?我真的好擔心他."雖然老板娘一臉拒絕回答的態度,但是葉默默還是不死心的央求著老板娘.

"說了我不知道."老板娘吐一口煙,不耐煩的說道.她最近是沒有歐陽盟的消息,道上那邊說他被老頭子追殺,可是死的卻是老頭子的人.興許是逃命去了吧!?老板娘不禁為歐陽盟感到不平,就因為這個女人,他現在過著刀尖上tian血的日子.

"如果我是你,我會離歐陽盟遠遠的."老板娘轉眸冷冷的盯住葉默默.

"如果你真感激歐陽盟,我懇求你離他遠點吧!你我都知道嚴諾寒這個人有多心狠手辣."老板娘提醒著葉默默.

葉默默呆呆的立在包房不知如何是好.她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會給歐陽盟造成那樣大的困擾.

直到老板娘明確的下逐客令,她才魂不守舍的離開了包廂.

"你還好吧!要不要喝點什麼?"胭脂難得的關心著葉默默.因為她的樣子看起來糟透了.

葉默默點點頭,隨著胭脂來到吧台.

胭脂遞給葉默默一杯酒,自己也端上一杯.

"也不知歐陽盟好不好."葉默默小聲的說道.

"你說什麼?"胭脂皺眉,她們的聲音被淹沒在激烈的電子音樂里.

看著舞池里金蛇狂舞的人群,葉默默的心沒來由的苦澀.

"哎,這不是美人魚嘛!哈……"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突然湊到葉默默臉上驚喜的說道.他滿口酒氣熏得葉默默無法睜眼.

"來,脫了衣服給哥們游游看看."男人猥瑣的笑著湊過去央求道.

"我不認識你."葉默默向後縮著身子與男人保持著距離.

"我們可認識你呀"男人身旁的幾個醉鬼也湊過來.

"對呀,來來來,把衣服脫了,我們可喜歡看你扮成美人魚的樣子啦!"說完,其中一個明顯喝高了的壯漢迫不及待的將那雙咸豬手覆蓋到葉默默的香肩上.因為考慮到自己懷孕身孕,所以葉默默穿著寬松大套的波西米亞風格的長裙,領口自然很開.男人惡心的手就要順著他的肩往下滑.

葉默默彈跳起來,她飛快的拍掉男人的手,害怕的尖叫:"滾開,你們這些壞蛋."

"我們可不是壞蛋."其中一個男人更加狂放大膽的抓住葉默默的手往自己身上扯.葉默默慌張的往身後退著,整個人縮成一團抵抗著男人的調戲.

胭脂見狀正思忖著該用何種方式解決才不會暴露自己的身手.

"胭脂,救我."葉默默扭動掙紮著身體抗拒著男人的拉扯,無奈之下只得向胭脂求救.

胭脂不再猶豫,起身准備給這幾個臭男人一點顏色看看,卻聽到男人殺豬般的慘叫.

男人扯住葉默默的手頓時被身後突然而至的男人咔嚓折斷,疼得哇哇直叫.

"我該教教你什麼叫禮貌."工藤智久一派輕松的扭住男人的胳膊,對男人不輕不重的說道,眼睛卻明亮的鎖住一臉驚恐的葉默默.

上篇:第七十二章 自責與等待     下篇:第七十四章 雅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