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032.深夜潛海,苦尋貝殼  
   
032.深夜潛海,苦尋貝殼

從海邊回到酒店,已經是中午一點多了,吃了午飯之後,蘇淺淺跟蔣糖兩人回房睡了午覺.等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

醒來不久,蔣糖建議去泡溫泉,因為明天是最後一天了,再不抓緊泡泡溫泉的話,就要回去了.

蘇淺淺閉上眼睛,安安靜靜的享受熱水的浸泡,待她睜開眼睛時,蔣糖正東張西望的,她問:"糖糖,你在找什麼?"

蔣糖環視了周圍一遍,從溫泉那邊游到蘇淺淺的旁邊,答道:"淺淺,你不覺得很有點不習慣嗎?竟然沒看到顧之深他人."說話的同時,眼球還四處亂轉著,按道理顧之深應該會在才對啊,她明明發信息告訴了他,說蘇淺淺會來泡溫泉的呀.

被蔣糖一提,蘇淺淺才發現周邊很安靜,原來是顧之深不在,要是他也在的話,自己一定會跟他吵起來的,不在正好,免得一見面就吵架.蘇淺淺本來是個淑女,但在顧之深面前她怎麼也淑女不起來了.

見蔣糖根本就沒安靜下來,蘇淺淺說:"好了,你就安靜下來泡不行嗎,今晚是最後一晚了."

蔣糖抿抿嘴,不情願的回到溫泉池子里.

蘇淺淺趴在池邊,舒舒服服的泡在水里,現在泡的是薰衣草溫泉,味道香香的,希望今晚能睡個好覺!

第二天...

沒有顧之深的騷擾,蘇淺淺很睡的很好,一覺就睡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天剛亮不久,蔣糖跟蘇淺淺還在睡夢中,門突然一直被敲響,蘇淺淺被吵醒了.蘇淺淺看了下時間,發現才六點多,她困倦的起了床,披上衣服去開門."誰呀,這麼早有什麼事?"

蘇淺淺透過貓眼想看看外面是誰,但沒人在,但門還是一直被敲響著,她小心翼翼的打開一個門縫,往外面望去.

見門開了,顧之深無力的支撐起身體,朝門口走去,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朝蘇淺淺喊:"早上好!"

見敲門的是顧之深,蘇淺淺立刻翻他一個白眼,憤怒的罵道:"顧之深,現在才六點,一大清早的來敲門,我告你騷擾!"

"別生氣啊,我是來送你東西的!"顧之深朝蘇淺淺走近一步,抬手將手里的東西遞給蘇淺淺."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你說話算數,一定要留著!"

蘇淺淺朝他手里的東西看過去,沒想到他手上竟然拿著一個成人巴掌大的白色扇形貝殼,再看看他,發現他全身上下都濕透了,她忙問:"你下海撿給我的?"

顧之深點點頭,將貝殼往她手里一推,又說:"我真的找了很久才找到的,你要信守承諾將它留著,不可以再轉手送人了!"說完,他調頭,慢慢的轉身離開了.

看著顧之深的身影,蘇淺淺覺得他走路的步伐很沉重,再看看手上的貝殼,她輕輕的打開來,發現里面竟然躺著一顆飽滿的珍珠...沒想到顧之深竟然把昨天她的話當真了,她說要是貝殼里有珍珠,那貝殼她一定留著,當時她真的只是說說而已,但沒想到顧之深他竟然...

蘇淺淺想追上顧之深解釋昨天自己說的話,但放眼望去,腳步還沒抬起來,發現他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的,她急忙上前去."顧之深,顧之深你沒事吧?"

蘇淺淺伸手探了探顧之深的額頭,發現他的身體會燙手,原來他發燒了...蘇淺淺趕緊將貝殼放下,將他扶起來.

後來,蘇淺淺給陳子旭打電話,顧之深被送到醫院里打點滴,在醫院量體溫的時候,他已經燒到40度了.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顧之深,蘇淺淺心里突然覺得很糾結,既想罵他怎麼會這麼笨,心里又覺得感動,明知她昨天的話只是對他的敷衍之詞...

顧之深忽然就發高燒了,陳子旭還是有些擔心,這麼久以來,顧之深的身體一向很好,從來沒有感過冒,這次竟然燒到了40度."顧少不會有事吧?"

蘇淺淺看了顧之深一眼,說:"輸著液,醫生說會慢慢退燒的."

"顧少這些年都沒有生過病,怕這次不容易好."都說一個人,要是從來不生病的話,一生起病來就很難痊愈的.

"他一晚上都沒回去嗎?"蘇淺淺朝陳子旭問道.

"我不太清楚,但昨天下午開始我沒就看到他了,我以為他找你去了,但昨晚十一點多我交企劃案給他的時候,他也還沒回房."陳子旭一邊回憶一邊說.

聽陳子旭這麼說,蘇淺淺覺得他一定是一晚上都沒回,剛剛找自己的時候,他全身濕透了,肯定是剛從海里回來.真的是為了給她撿一枚貝殼嗎?真的值得他一晚上不眠不休的去找嗎?能繁殖出珍珠的貝殼,淺水灘里是不會有的,難道他潛到深海里去找了?

"時間還早,你回去休息吧,我來照顧他!"蘇淺淺輕輕的歎了口氣,對陳子旭說道.顧之深是因為蘇淺淺才發燒的,見他這麼誠心誠意的為自己撿貝殼,她理應照顧他.

有蘇淺淺照顧,陳子旭也放心,還沒睡醒的他打著呵欠,對蘇淺淺說:"有事打電話給我!"說完,轉身走出病房.

蘇淺淺站起來,伸手探了探顧之深額頭上溫度,發現還是燙的不得了.正要責備他,但心里莫名覺得會心疼,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是因為這次他真的把自己給感動了嗎?

扭頭看著桌上那枚貝殼,蘇淺淺覺得腦子里空空的,想不到一句可以用來形容自己現在的感覺.她彎腰,將被子蓋好在他身上."真是笨,昨天的話我只是隨便說說的,你至于這麼認真嗎!"

蘇淺淺不敢想象,顧之深是怎麼找到這貝殼的,晚上也沒回去睡覺,要是遇到什麼危險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啊,他難道就沒想過嗎?還是說,他真的很喜歡自己?喜歡到可以不顧自身的安全?是這樣嗎?

她拿起桌上的貝殼,輕輕的打開來,那顆珍珠映入眼簾.看著閃閃發亮打的珍珠,蘇淺淺不覺得有任何的驚喜,心里反而是萬一顧之深因為找貝殼遭遇了危險,讓她膽戰心驚的感覺..."真是笨!"

顧之深聽到了蘇淺淺的話了嗎?他感受到蘇淺淺那不經意間流露出對他的擔心嗎?昏睡的他笑了,嘴角勾起了一抹淺淺的微笑...

上篇:031.死乞白賴,讓人費解     下篇:033.嚴重感冒,高燒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