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076.口說放棄,談何容易  
   
076.口說放棄,談何容易

"我就說安簡資不靠譜嘛,你們看看你們看看!"自從知道安簡資已經結婚之後,蔣糖就一直叨叨著一句話,抱怨蘇淺淺一開始不肯聽她的,說什麼要是聽了她的,現在就不會吃這麼大的虧了.

蘇淺淺本來心情就差到了極點,蔣糖還在耳邊一直嘮叨,函紫推了下嘴上念個不停的蔣糖,又看了看垂頭喪氣的蘇淺淺,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蘇淺淺感覺就像拍電視劇一樣,她身上發生的事情就跟電視劇的某個橋段一樣,心痛欲絕又頭痛欲裂,真想找個沒人的地方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場.

"淺淺,你別這樣子,打起精神來."函紫朝蘇淺淺走過去,想著去安慰安慰她.因為她現在的心情函紫能夠理解,想起當初自己就要結婚了,可閔家卻要娶別人,自己那是的心情跟蘇淺淺現在的心情是一模一樣."就算沒有了安簡資,你不是還有一個顧之深嗎,我跟糖糖又認為顧之深比安簡資更加適合你."

函紫的話,蔣糖贊同了點了點頭,站起來朝蘇淺淺走過去,一屁股坐在她旁邊的沙發上,一邊伸手摟住她的肩膀一邊說:"有一種療傷的方法叫做轉移對象,就像當初函紫為了忘記閔家一樣,開始一段新的戀情,你可以試著跟顧之深交往看看啊,或許你就能徹底的忘記安簡資了."

愛一個人,放下談何容易,縱使安簡資負了蘇淺淺,但畢竟蘇淺淺深愛他那麼多年,不是說放下就放下的,再說了,她對顧之深根本就沒有感覺,沒感覺怎麼培養新的戀情,而且她才剛剛失戀,現在也沒打算再戀愛.

函紫跟蔣糖在耳邊你一句我一句,安慰的好話說了一大堆,但蘇淺淺一句沒有聽進去,腦子放空了好一會,她才收回神來,聲音有氣無力的對兩人說了句:"我去洗澡!"說著,站起來,慢慢的朝房間方向走去.

蔣糖疑惑的看著函紫,感覺蘇淺淺的心情比之前還有失落,是自己說錯什麼了嗎?可是蔣糖認為自己所說的每一句都在理啊."小紫,我說錯了嗎?"她朝函紫問.

函紫歎了口氣,拿起桌上的筆記本,歎了口氣說:"沒錯,但你說太多了!"說完,轉身朝房間走去,留下蔣糖一個人在客廳.

蘇淺淺回到房間,看著牆上貼的跟安簡資的合照,她的眼淚又湧了出來.現在她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再刻骨銘心的愛都經不起一點考驗,感情抵不過名利和財富的誘惑,感情的事很脆弱,有時候輕輕一碰就支離破碎了.

要放下,蘇淺淺知道自己要放下,她要像函紫當初放下閔家那樣,瀟灑的放下.只是不可能做到全部放下,她現在需要一點時間,需要慢慢的放下.

蘇淺淺努力的勸自己不要太難過,既然安簡資根本就不珍惜彼此的感情,她又何必折磨自己,只是眼淚不聽勸說,非要相撲後繼的湧出來.她忍不住撲在床上,用被子捂住頭,嗚嗚的哭起來.

顧之深把蘇淺淺送回盛天名城之後,並沒有離開,他還是很擔心蘇淺淺,所以一直坐在樓下,蘇淺淺房間窗戶下的椅子上.見蘇淺淺的房間亮著燈,他一直盯著那燈光看,他想幫蘇淺淺分擔,但他明白自己只能遠遠的看著.

時間很晚了,函紫見蘇淺淺的房間還亮著燈,因為擔心她,所以去敲了門."淺淺,你睡了嗎?"函紫在門上敲了兩聲,見里面還是沒動靜,但她知道蘇淺淺一定還沒睡,她想進去安慰安慰她."淺淺,別難過了,等過些日子會好起來的!"

蘇淺淺在床上翻了個身,雙眼無神的盯著門口,聲音沙啞的對函紫說:"小紫,我沒事,你去睡吧!"

函紫在門口呆站了一會,半晌之後才離去."那你也早點休息!"說完,挪步離開.

哭了很久,蘇淺淺累了,才躺在床上,眼睛明明很累,但卻睡不著覺,她知道這是自己在折磨自己,她想睡覺,也許睡一覺之後就不會那麼痛了,但是她一閉眼就想到安簡資,一想到他欺騙自己的事情,腦子一亂就疼的厲害.

在床上翻來覆去之後,她忽然看到了桌上那對陶瓷兔子,是那會在小南嘉家里跟爺爺學的,後來爺爺上好顏色,顧之深就去取回來了,將兩只都送給了蘇淺淺.

兩只都巴掌大,只是形狀不同.一只小白兔立起,嘴里還叼著根胡蘿蔔,一只耳朵豎起,另一只耳朵耷下,豎起的耳朵下還戴著一只蝴蝶結.這只兔子自然是顧之深捏的,只是蘇淺淺不知道,這只小兔是顧之深看著她的模樣捏出來的,它的身上盛著顧之深對她滿滿的溺愛.

另一只是顧之深教蘇淺淺捏的,雖然捏的沒顧之深的好,但也很可愛.兩只可以湊成一對,因為剛好是一公和一母.

蘇淺淺起了身,伸手將兩只小兔捏在了手里,看著顧之深捏的那只,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笑,也許是當時顧之深說的一句話,現在想起來不覺得生氣,反而覺得心情舒暢了.

當顧之深教完蘇淺淺捏兔子之後,兔子基本成型了,他突然很自戀的說蘇淺淺捏的是他,蘇淺淺說不是,他就不高興了,沮喪著臉說自己捏的是蘇淺淺,可蘇淺淺卻不是捏他.

當時顧之深在耳邊叨叨半天,說為什麼蘇淺淺不是捏他,蘇淺淺覺得很煩,就凶了他幾句,結果顧之深竟然說他捏錯了,不應該捏兔子的,她這麼凶,應該捏老虎才對,蘇淺淺一聽,火冒三丈,追著他滿屋子跑.

蘇淺淺忍不住笑了起來,深視了一會後,輕輕的將兔子放回桌面上."有時候,顧之深也不是很讓人討厭!"此時,蘇淺淺發自肺腑的不再認為顧之深很煩,細細想起來,其實他很溫柔,只是有時候讓她感覺很邪惡.

窗邊一股風吹進屋里,吹動著窗邊的簾子,夏日夜晚的微風是這樣的涼爽.蘇淺淺從床上下來,慢慢的朝窗邊走去,伸手拉開簾子,想看看窗外的景色.

視線在窗外轉了一圈,突然發現顧之深坐在樓下,視線正在自己的身上,蘇淺淺疑惑的看著他,因為自己在三樓,要是往下喊的話,肯定會吵到左鄰右舍的,她伸手指了他一下,比著手勢問他為什麼還沒走.

顧之深看清了蘇淺淺的手勢,借著頭頂的燈光,他雙手合十貼在右耳耳背,然後又朝蘇淺淺擺擺手,示意她快去睡覺.

蘇淺淺收回手,窗上的簾子落了下來,她不是想去睡覺,只是去拿手機.她撥通了顧之深的電話,又走到窗邊看著他.

口袋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抬頭看到蘇淺淺正拿著手機在窗口旁,他趕緊拿出手機,按下接聽鍵."怎麼還不睡?"他問.

蘇淺淺站在窗邊,手指絞動著窗上的簾子,漫不經心的岔開話題:"你在樓下,干嘛還不回去!"

蘇淺淺的聲音很沙啞,可見她哭了很久,想必眼睛都哭腫了吧,只是隔得這麼高,他看不清她的臉."我丟東西了,找找再回去,你快睡吧!"顧之深隨便扯了個借口,只是不想讓蘇淺淺擔心.

"是嗎,你丟什麼了?我正好睡不著,下去幫你一起找吧!"蘇淺淺真的以為顧之深丟了東西,因為心情剛好很煩悶,雖然哭腫的眼睛很難看,但她覺得在顧之深面前沒有所謂,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出丑,就想著下去幫他一起找,順便打發時間.

見蘇淺淺已經不在窗邊,還聽到她打開門的聲音,顧之深猜測她已經出房間門了,再沉默一會,他慢慢的說:"淺淺,我跟你一樣,把心丟了..."

蘇淺淺的腳步定住了,心突然揪了一下,剛有些光彩的眼眸又失去了顏色,整個人一下子頹了,她靠在門邊上,靜靜的聽顧之深把剩下的話說完.

見蘇淺淺沉默,顧之深知道她還在聽,便繼續說:"我知道你很愛安簡資,可是他不珍惜你,所以你不需要再為他傷心難過,你只需要好好地愛惜自己.我也知道你不愛我,但這並不影響我愛你,我們都各自單身,我可以繼續的愛你嗎?你不接受我沒有關系,我並不會強迫你接受我!"

"顧之深,也許你以後會後悔的,我可能並不是你看到的這樣,或許時間久了,你會發現我並不是你心里理想的那個人."蘇淺淺的語氣很弱,每一個字都帶著無數的傷懷,安簡資對她的傷害太大了,她沒有辦法那麼快就釋懷.

"我說過了,不論是小鳥依人的你,還是喜歡沖我大發脾氣的你,只要是你,我都愛.我知道我們剛開始的時候有些誤會,但是我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機會,哪怕是從普通朋友開始."

蘇淺淺做不到立刻給顧之深回複,沉吟了一會,她說:"你讓我想想吧!"說完,輕輕的掛掉電話,緩緩的坐在了門檻上.

上篇:075.得知實情,傷心欲絕     下篇:077.自私自利,何須固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