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077.自私自利,何須固執  
   
077.自私自利,何須固執

"淺淺,你醒啦?"一見蘇淺淺從房間里出來,守在門口許久的蔣糖急忙上前,因為擔心蘇淺淺,她很早就行了,又怕吵醒蘇淺淺,她才一直在門口候著.

"糖糖,你怎麼在家?"這個時間點,蔣糖應該去晨練了才對,怎麼會在家里的.蘇淺淺走出房間,輕輕的拉上房門.

"我今天不去跑步了,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有話跟你說!"說完,蔣糖伸手拉住蘇淺淺的手,把她拉到客廳里.知道蘇淺淺現在的心情很不好,想起前幾天對她說的話,蔣糖覺得有些過分了,所以想向她道歉.

蘇淺淺不太明白蔣糖要跟自己說什麼,她看著蔣糖坐在面前,再見她一臉嚴肅的表情,蘇淺淺不解的問:"糖糖,發生什麼事了?一大清早這麼嚴肅,害得我也跟著提心吊膽."

蔣糖突然間激動的一把抱住蘇淺淺,帶著哭腔對她說:"淺淺,對不起,前些天為了安簡資跟你吵架,還對你說了過激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也是為了你好才會那樣的."

蘇淺淺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原來只是為了前幾天的事而已,她當然不會介意,因為她知道蔣糖是為了自己好.她輕輕的將蔣糖松開,不介意的搖了搖頭."是我不對,我應該聽你的,現在我已經知道怎麼做了,你放心吧,我想通了,不會再為他傷心難過了."

想了一晚上,蘇淺淺真的想通了,只要不再跟安簡資見面,她相信自己可以很快的放下,不會再為他掉一滴眼淚了.

"真的?"能聽到蘇淺淺這麼說,蔣糖很驚訝.話頓了頓,她又高興的問:"那你是不是打算跟顧之深交往看看?"

蔣糖還真是什麼時候都不忘提起顧之深,蘇淺淺都有點佩服她了,想的比顧之深還多,唉!"我答應顧之深從普通朋友開始做起!"無奈之後,蘇淺淺應道.

"這也不錯啊,反正所有一切關系都是從普通朋友開始的嘛!"蔣糖認為這也是個不錯的開始,至少顧之深還有希望,說起來,這還真要好好謝謝安簡資,要不是他先負蘇淺淺,顧之深哪里還會有機會."你先坐一會,我會准備早餐!"蔣糖歡歡喜喜的站起來朝廚房跑去,心情大好.

蘇淺淺在心里無聲的歎了口氣,但願真的很快可以放下...

早餐之後...

吃完早餐之後,蘇淺淺三人就准備上班去了,剛推門出去,見安簡資失魂落魄的站在了門前,蘇淺淺一看見他,臉上好不容易出現的一點笑容又消失殆盡.

看到安簡資,蔣糖就像看到一個超級瘟神似的,氣勢洶洶的沖到安簡資面前,兩眼錚錚的瞪著他."安簡資,我都沒上門找你,你倒找上門來了!"說著,她害怕蘇淺淺退縮,下意識的抓住了蘇淺淺的手.

函紫剛把門給關上,就聽到蔣糖喊安簡資的名字,她轉身看過去,見安簡資真的在,在看看蘇淺淺,她的臉色也十分的難看.有些擔心蔣糖太偏激,函紫上前揪了揪她的衣服,小聲提醒她:"糖糖,別沖動!"

安簡資緩緩的抬頭,他感覺頭頂上像頂著一塊巨石,抬起頭來的時候好艱難.抬眸看著蘇淺淺,見她眼睛紅腫,臉色蒼白,他心好痛."淺淺,我們能再聊聊嗎?或者是你再聽我說幾句話."

安簡資想伸手抓住蘇淺淺的手,但被蔣糖狠狠的推開了,只見她兩眼怒火,說話的語氣也帶著仇恨."安簡資,淺淺跟你還有什麼好聊的,你的話淺淺也不想再聽,你最好趕快消失,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怒罵完,蔣糖本想瀟灑的拉著蘇淺淺離開,誰知看到安簡資一臉的憔悴,蘇淺淺又動搖了.蘇淺淺推開了蔣糖的手,對她說:"糖糖,我沒事,你先跟小紫去公司,我晚些去!"

"不行!"聽到蘇淺淺有意要留下來,蔣糖說什麼也不同意,一把拽住她的手,對她說:"今天早上你怎麼說的,忘了嗎,我們一起走,不要理他!"

蘇淺淺搖搖頭,用右手輕輕的推開蔣糖的雙手,深呼吸了一口氣,答道:"就是因為我沒忘記,所以我要留下來!你跟小紫先去公司!"

"好了,淺淺都說了,那我們就先去公司吧!"函紫想,蘇淺淺是打算跟安簡資來個最後的了斷吧,見蔣糖不願意先走,函紫強制性拖著她就走."好啦,我們先走吧!"

見函紫跟蔣糖離開之後,蘇淺淺轉身走到走廊上,隨意找了堵牆靠著,語氣極平淡的對一臉傷感的安簡資說:"有什麼話,說吧!"

見蘇淺淺發話,安簡資以為她還能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他高興的朝蘇淺淺走去,雙手抓住她的手臂,情緒略帶激動的問她:"淺淺,我想了一晚上,我...我...我還是不能...我還是放不下你..."

放不下?蘇淺淺不明白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不是說他不能離婚嗎,那放不下是什麼意思?蘇淺淺冷冷的看他一眼,用力將他的手推開."你想說什麼?"

"我..."安簡資現在看起來有些凌亂,他覺得腦子里亂成一團,他只是想說很愛蘇淺淺,可是看到蘇淺淺對自己那冷如寒冰的眼神,他的話又卡在了喉嚨里,吐也吐不出來."我...我真的很愛你.."

蘇淺淺聽了,覺得很可笑,安簡資到底還想說什麼,說他不能離婚嗎?不能離婚說什麼愛,嘴上說有什麼用!"我不會傻到做你的情.婦,我說了,如果你不能離婚,再糾纏我們只能做敵人!"

聽蘇淺淺這麼說,安簡資的心都崩潰掉了,他愛蘇淺淺,但不能給她名分,他也覺得很痛苦,可是,可是如果她願意再等等自己的話...見蘇淺淺要走,安簡資急忙將她抱住,語氣有些顫抖,苦苦的哀求道:"淺淺,你再等我一年好嗎?再等我一年,一年之後我保證離婚再娶你!"

蘇淺淺冷漠的'哼’了一聲,只聽她說:"沒錯,再等幾年也無所謂,我還年輕,可是我想告訴你,我不想等了,因為你不值得讓我繼續等下去!"說完,她忽然笑了,用力的掰開腰上安簡資的手,瀟灑離去只給他一個冷冷的背影.

哀求和解釋全然無用,蘇淺淺的話就是像在執行死刑前最後的禱告,再沒有任何的寄托,靈魂將無處可去.一股鈍痛在胸口急速蔓延,安簡資無力的垮倒在地上.

看著蘇淺淺頭也不回的離開,雖然臉上早已被淚水打濕,但她卻表現的如此堅強,躲在一個角落的顧之深總算可以放心了,蘇淺淺做到了瀟灑的放下.

蘇淺淺以為,她和安簡資的關系就真的到此結束了,彼此間再無任何瓜葛了,可誰知,竟有一個不速之客的到來,那就是有盛企業的千金許如婉——安簡資的妻子.

中午的時候,蘇淺淺准備跟蔣糖她倆去吃午飯,許如婉突然在門口站著,蘇淺淺一開始還不知道她是誰,後來她做自我介紹蘇淺淺才知道.

許如婉把蘇淺淺約到了一家西餐廳里,什麼話都沒說就將一份文件遞到了蘇淺淺的面前,並且告訴蘇淺淺,那是收購萊星島的合同.

許如婉這樣做,蘇淺淺有些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她的視線在合同上,不解的問:"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許如婉不急著給蘇淺淺解釋,她往咖啡里加了塊糖,用湯匙拌了拌,喝了一口才不緊不慢的回答:"我知道你跟安簡資以前是戀人,我也知道你們在一起的時間有三年多,不過沒關系,我不介意!"

"你知道?"聽到許如婉知道自己跟安簡資的關系,還說自己不介意,蘇淺淺感到有些驚訝,甚至有點猜不透她接下來想要說什麼."你到底想說什麼?"蘇淺淺追問.

"感情的事,沒有先來後到,簡資選擇跟我結婚我很抱歉,但這是他選擇的,我們都深愛著他,所以我們都應該尊重他的選擇."話說著,她突然停頓住了,好一會才繼續說:"雖然我知道他的心還在你身上,但是只要他沒有跟我離婚,那他就還是我的!"

許如婉說的,蘇淺淺一句都沒聽明白,她也不知道許如婉為什麼要這樣跟自己這麼說,于是她打斷許如婉的話."我不懂你的意思!"

許如婉突然變得很激動,她一下子就握住了蘇淺淺的手,臉上的神情由平靜變得很惶恐,眼里閃爍著不安的光,語氣似懇求."我知道有盛要收購你的家鄉,要趕走島上的島民,但是如果你願意答應我不再跟簡資來往,我可以無條件的把合同轉讓給你,這樣子,你的家鄉還在,島民也不必遷離了."

聽許如婉這樣說,蘇淺淺突然發現她跟安簡資很像,但是蘇淺淺不會像安簡資那樣,為了名利放棄彼此的感情."我不會拿感情換取任何東西,萊星島我會靠自己能力要回來."說著,她收回手,拾起包站了起來,又對內心惶恐不安的許如婉說:"把自己的前途看的比什麼都重要的男人不配讓我愛,你放心,我跟你丈夫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

她頭發一甩,走著一字路線華麗的轉身離開.蘇淺淺這輩子做的最瀟灑的事,也許就是這一次了吧.

自私自利的人,何須再對他固執!

上篇:076.口說放棄,談何容易     下篇:078.冤家路窄,餐廳遇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