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085.從此了斷,再也瓜葛  
   
085.從此了斷,再也瓜葛

關于萊星島的事,前些天去找安簡資,那時候萊星島的所有權還是有盛企業的,這才過了四五天,所有權竟然轉移到騰飛建設,蘇淺淺沒聽顧之深提過.

跟蘇堇川通完電話之後,蘇淺淺准備去找顧之深,問一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出門,正要把門關上,忽然發現顧之深站門口的牆壁上靠著,蘇淺淺被他嚇了一下,看著他,她問:"顧之深,你在門口干嘛?為什麼不按門鈴!"

見蘇淺淺出來,顧之深才起身,站在了蘇淺淺的面前.其實他在門口很久了,但是不知道怎麼面對蘇淺淺,才一直站在門口,畢竟離婚的事他覺得有些沮喪,但他也知道這個決定是最好的.

見顧之深不說話,蘇淺淺看著他的臉竟有些難堪,也許是因為結婚的事吧,結婚才一天就決定要離婚,這難免會有些尷尬.她伸手拉上門,說:"我剛想找你,萊星島的所有權怎麼會轉到騰飛下了?不是..."

蘇淺淺在擔憂什麼,顧之深他很清楚,聽到蘇淺淺的話,他才說:"放心吧,收購萊星島的合同是我從徐志洪手上拿到的,找的並不是安簡資."

"你為什麼..."

顧之深不多加任何的解釋,他只是微微的別過了臉,語氣淡淡的說:"不需要你怎麼回報我,我只想為你做點什麼..."

顧之深這麼說,蘇淺淺覺得有些感動,明明知道她要跟他離婚了,可他始終把她放在了第一位.值得嗎?蘇淺淺很想問顧之深這樣做到底值不值得.

"這個給你!"顧之深緩緩的從口袋里,拿出那條安簡資回國後送給蘇淺淺的項鏈,昨天她喝醉了,把項鏈留在了顧之深的桌上.

蘇淺淺下意識的摸了下脖子,這項鏈她還一直戴著,自從安簡資幫她戴上去之後,即使得知了他已娶別人,但她也始終沒有將其取下來.可能是習慣了它的存在,她竟忘了要還給安簡資.

顧之深將項鏈放在了蘇淺淺的手心里,沉默不語的看了她幾秒,然後轉身要離開.他知道,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即使蘇淺淺不再跟安簡資有關系,她仍不會愛自己.突然覺得他自己很沒用,連苦笑都笑不出來.

"顧之深..."看著手里的項鏈,蘇淺淺想起了當時安簡資對她說的話.看到顧之深要離開,蘇淺淺叫住了他,他的背影看起來好孤單,讓她感到有些于心不忍."你..."

顧之深回頭看著蘇淺淺,臉上揚起淡淡的笑容,柔聲對她說:"星期一早上我來接你!"說完,便消失在了拐角處,消失在了蘇淺淺的視線里.

...

接到蘇淺淺的電話,安簡資就像是聽到一個巨大的驚喜一樣,欣喜若狂的朝約好的地點趕去.他以為蘇淺淺想通了,願意再給自己一個機會,去的路上激動萬分.

蘇淺淺約安簡資倒碧月灣的柳樹下見面,當初安簡資是在這個地方向她表白的,她覺得在這里開始,也應該在這里結束.在這里,讓一切都來個了斷.

天氣漸漸的入秋,天氣也漸漸的涼了,空氣里再也沒有夏天的悶熱,微風夾著淡淡的涼意,柳樹的葉子開始枯萎,有些柳枝甚至變黃,失去了生機勃勃的活力.

蘇淺淺坐在柳樹下,手里捏著那條項鏈,曾經真的以為安簡資就是歸宿,沒想到相愛四年最終卻要成為過路人,也許真的是天意吧,她忽然想開了一切.

安簡資開著車子,的趕到了碧月灣,下車之後火速的奔向蘇淺淺所在的位置.他一直都記得,當初向蘇淺淺表明心意的地方是在碧月灣的柳樹下,而那棵柳樹見證了他跟蘇淺淺的愛.

當安簡資趕到柳樹下的時候,見到蘇淺淺就坐在柳樹下,那個身影永遠都讓他著迷.他高興的跑上去,上前彎下腰一把將蘇淺淺抱住,情緒異常興奮的喚了蘇淺淺一聲:"淺淺..."

蘇淺淺沒有反抗,最後的擁抱,以後再也沒機會了,這是最後一次...

見蘇淺淺沒有掙開自己的手臂,安簡資以為蘇淺淺真的是要給自己一次機會,他緊緊的摟住蘇淺淺的腰,高興的有些語無倫次."淺淺...淺淺你是原諒我了嗎...我...好高興..."

蘇淺淺閉上了眼睛,用手輕輕的掰開安簡資的手,將他從自己身上推開.慢慢的站起來後,她抬起手,將項鏈舉到他面前,睜開眼眸盯著他:"還給你!"

安簡資一愣,不明白蘇淺淺將項鏈還給自己的意思,難道她約自己到這兒並不是要再給自己機會?而是要做最後的了斷?"不不...我不接受..."安簡資的腳步向後退開,神色十分的驚恐."我不要..."

蘇淺淺的手依然舉起著,手里的項鏈左右搖晃著,鑲在項鏈里的鑽石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她的表情很平靜,重複剛剛說的那幾個字:"還給你!"

安簡資不停的向後退,他不接受最後的了斷,他愛蘇淺淺,不想彼此成為路人甲."項鏈是我送給你了,我不會再收回來!淺淺,我只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

蘇淺淺收回手,看了看手上的項鏈,忽然覺得它很沉重,重到手再也無法將它拿起來一樣.她苦笑著,朝安簡資問:"再給你一次機會?讓我再等你一年?"她語氣淡淡的反問.

安簡資重重的點了點頭,再奔回蘇淺淺的面前,雙手抓住她的雙手,眼里盛著期待,用懇求的語氣道:"再等我一年,一年之後我一定娶你.求求你,別離開我,再給我一次機會!"

安簡資的回答,始終不是蘇淺淺想聽到的,不過就算他說現在就跟許如婉離婚,她也不會再答應跟他在一起.自從見了許如婉之後,蘇淺淺發現原來她跟安簡資是兩個世界的人,而許如婉的世界才是跟安簡資相吻合的.

"晚了!"沉默了許久,蘇淺淺用冷冰冰的語氣說了兩個字,然後掙開了安簡資."現在已經晚了,其實我們本來就不合適!"話一邊說,她一邊向後退步.

聽到蘇淺淺說'晚了’,安簡資心里好慌,感覺世界已經有了裂縫,只要再過幾秒鍾,地球就會消失在銀河系里一樣.

"如果項鏈你不要,那我就做主!"蘇淺淺捏著項鏈,慢慢的舉起了手,在安簡資眼睜睜看著的情況下,揚手將它拋進了碧月灣里.

項鏈墜入水里的那一刻,一層層漣漪從水面蕩漾開了,項鏈一點點的沉入水里,水面濺起來小小的浪花.原本所在的魚兒被突然飛來的不明物體驚跑了,的游走,當項鏈緩緩沉下時,它召喚伙伴們一起去探個究竟.

"淺淺..."眼看著蘇淺淺將自己送她的項鏈丟進水里,安簡資驚恐萬狀,做到這種地步,她真的是要跟自己來個了斷,可是他不甘心,他不甘于蘇淺淺分手."我不答應,我不會放開你的!"安簡資脫掉外套,快速的奔到柳樹旁,一個縱身跳入了水里.

安簡資的舉動讓蘇淺淺感到震懾,但一切都來不及了,她已不會再答應跟他在一起了,見他潛入水里尋項鏈,她的語氣依舊冰冷的說:"沒有用的,我們之間已經結束了!"

蘇淺淺的心沒有軟,她知道一旦自己心軟,就一定會答應再等安簡資一年,這次她是真的橫了心要跟他了斷.安簡資不停的在水里找項鏈,她注視了三秒鍾,然後轉身就走了.

看著蘇淺淺心意已決的轉身離開,沒有留下一個不舍的眼神,安簡資的心就像被數不清的螞蟻啃食一樣,疼到入心入肺.

從此就再無瓜葛了嗎?真的要成為陌生人嗎?看著蘇淺淺遠去的背影,眼淚漸漸的模糊了安簡資的視線,身體就像突然被抽取了所有的力氣,重重的倒在了水面上,濺起了巨大的漣漪.

蘇淺淺裝作很瀟灑的分手,當慢慢走遠之後,她又再也忍不住的嗚嗚哭了起來.跟安簡資的一切都結束了,從此就是過路人,他的事情再也與自己無關.她抹著停不下來的眼淚,一步一步的離開了碧月灣.

安簡資找了許久,終于在碧月灣里面找回了項鏈,雖然項鏈找回來了,可心愛的人卻已離開了.他呆呆的坐在柳樹下,垂著頭,兩眼木然的盯著地面上.腦袋空空,心里再無牽掛,心里的後悔之意越發濃烈.要是當初沒有被名利蒙蔽了雙眼,現在安簡資跟蘇淺淺一定組建了一個幸福的家庭,也許現在已有一兒一女.

當初為了自己的前途,他選擇了跟許如婉結婚,可是他從來就沒愛過許如婉,蘇淺淺在他心里,永遠是代替不了的那一個.如今蘇淺淺已經不再原諒他,他覺得世界已成了黑白,沒有了色彩.

如果一切都可以重來,安簡資會選擇蘇淺淺,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就算再回去,愛情也早已變了味.

上篇:084.還是決定,不屈天命     下篇:086.身體淋雨,高燒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