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098.愛你寵你,無限包容  
   
098.愛你寵你,無限包容

顧之深說,新房的布局是按蘇淺淺的愛好布置的,于是她就反客為主了,獨自一人霸占了整個房間,把顧之深拒在門外.

顧之深剛從浴室洗完澡出來,正要往浴室里走,要推門的時候才發現蘇淺淺將房門反鎖了,還以為是蘇淺淺她發生了什麼事,讓顧之深一下子提心吊膽起來,著急的拍著門朝里喊:"淺淺?淺淺你怎麼了?快把門開開!"

蘇淺淺正要閉眼睡覺呢,門突然被顧之深敲得東東作響,嚇得她一下子從床上坐起身來,忙問他:"顧之深,發生什麼事了?"

從里傳出蘇淺淺的聲音,這讓顧之深那心急如麻的心安下來,收回亂拍的雙手,反問她:"淺淺,你在里面干嘛?為什麼把門反鎖了?"

蘇淺淺有些困頓了,揉揉帶著睡意的雙眼,然後拉著被子重新躺下,打著呵欠應答道:"我當然是睡覺啊,不然能干什麼."

睡覺?顧之深就不解了,睡覺管什麼門啊,他還沒進屋呢.眼珠子轉了兩下,顧之深忽然間領悟出來,驚訝的又問:"淺淺,你不是想讓我睡外面吧?"

蘇淺淺閉著雙眼,如搗蒜般點著頭,懷里抱著床上的棕熊公仔說:"對啊,你就是在客廳睡啊,枕頭和被子我已經放在沙發上了."說完,翻了個身側睡,繼續又說:"時間不早了,睡覺吧!晚安!"

顧之深腦袋一懵,半晌才哭喪臉朝客廳的沙發望過去.見睡覺工具都齊全的放在了沙發上面,他真是哭笑不得,還以為回到森之藍之後兩人的關系會更加自然一點,但令他沒想到的是關系更加不和諧.

見臥室里已經沒有聲音了,顧之深趕緊說:"淺淺,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睡啊?睡客廳好冷哦."問完,顧之深繼續站在門口等蘇淺淺回應.

時間嘀嗒嘀嗒過去,一秒兩秒三秒...一分鍾之後,時間就像靜止了一樣,周圍安靜的不像樣.

顧之深沮喪的垂下肩膀,心不甘情不願的點了點頭,小聲的自言自語道:"好吧,我睡客廳!"說著,轉過身去,朝沙發方向走過去.心情,是這樣的失落,按道理兩夫妻不是睡在一起才對嗎,可他怎麼淪落到睡客廳的慘境?

躺在沙發上,枕頭墊在腦後,顧之深身體裹著被子看著亮的刺眼的電燈.話說,自從結婚之後,他已經好些日子沒有睡過軟軟的床了,真是想念軟榻上的溫暖.

心里是無奈可失落,為自己默哀了無數遍之後,顧之深同情的摸下自己的頭頂,然後伸手拿起桌上的遙控器.按下遙控器上其中一個按鈕之後,屋內的燈就關掉了.他輕聲說了句晚安,便閉眼睡下.

第二天...

當月亮漸漸隱去,晨光微微,太陽在地平線後面徽洋洋升起時,勤快的鳥兒們早已出去覓食了,樹兒醒了,花兒醒了,小草也醒了,還在睡夢的只有蘇淺淺一人.

平時要上班,她大概七點就要起床了,然後梳妝打扮,有時候輪到她下廚時,她還要去准備早點.但是現在不同了,工作辭了後,她把鬧鍾關掉了,香香甜甜的要睡到自然醒.

和蘇淺淺相反的是,顧之深早醒了,因為睡的不太舒服,他早上六點半左右就醒過來了.雖然沙發比地板柔軟,可是沙發太小了,剛剛好能容下他,可是一轉身的話就沒位置了.

郁悶死了,顧之深昨晚三次摔下沙發,每次都是因為想換個睡姿轉身,每轉身一次就摔一次.最後一次,他干脆就裹著被子躺地上不起來了,他想著應該是他的命,注定要睡地上的苦命.

漱洗之後,顧之深就開車出去給蘇淺淺買早餐了,因為平時他都是在外面吃早餐的,加上他也是在公司吃飯,所以森之藍除了他這個別墅的主人之外,就只有管家肖同了,而且打掃房子之類的,一般也是肖同做的,因此也沒有所謂的家政阿姨.

顧之深出去不久,蘇淺淺就醒過來了,睜開眼睛之後,她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伸手拿起櫃子上的手機,一看時間已經八點半了,她這才抓抓頭發坐起身來."睡的真好!"睡醒之後整個人都精神了,她忍不住叫了起來,又張開雙手活動了活動筋骨.

扭頭往露出半個窗簾角的窗戶望過去,本想看看天氣如何,但簾子遮住了視線,她才慢慢的起了床,穿上地上的鞋子,朝窗邊走過去.

垂地簾一拉開,看到朝陽帶著它明亮而柔和的光芒,從一片狹長的云層後面隱隱地浮出來,露了露面,然後又躲進它周圍淡淡的紫霧里去了.

"天氣真的不錯!"見天氣很好,蘇淺淺心情就更加舒暢了.打開窗戶,呼吸著外面的新鮮空氣,心情真是舒爽!

在房里呆站了一會之後,蘇淺淺才邁動腳步,朝處于客廳的浴室走去.出了門,見顧之深已經不在客廳了,她張望了四周也沒見到他的身影,便走進浴室里.

當蘇淺淺漱洗之後,剛把衣服換好,顧之深就提著愛的早餐回來了.他本想去叫蘇淺淺起床的,但見臥室的門已經打開了,然後聽到浴室里有水龍頭的聲音,他才將早餐放在桌上,等著蘇淺淺走出來.,

本來顧之深是不在屋里的,蘇淺淺從浴室走出來之後,發現他卻又坐在了沙發上,沙發旁邊的桌子上放著一碗打開蓋子的熱粥,粥的側邊立著一杯豆漿.

見顧之深已經回來了,蘇淺淺驚訝的看著他,朝他問:"顧之深,你什麼時候進屋的?我都沒聽到你的聲音."

"我剛回來!"顧之深扭頭看著蘇淺淺,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就跟寒日里難得一見的旭日一樣,和煦暖心."快來吃早餐吧,我給你買了粥和豆漿!"

蘇淺淺朝他走過去,坐下來之後,看到桌上只有一份早餐,她不解的問:"你呢,吃了嗎?"

"我一會去公司的路上再買早點,你先吃吧!"顧之深伸手,將粥輕輕的端起來,往蘇淺淺面前一遞.端粥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但卻包含了對蘇淺淺無盡的愛意.

蘇淺淺深看了顧之深一眼,緩緩的伸手接下粥,開口道了聲謝謝,拿起湯匙一口一口吹涼後吃起來.

雖然吧,昨天,前晚,大前晚都是睡地上,但顧之深仍覺得很滿足.雖說不是一睜開雙眼就看到蘇淺淺睡在枕邊,但睡醒之後能看到蘇淺淺,對他來說這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蘇淺淺喝著粥,不小心喝的太急了,熱粥嗆到喉嚨,咳得她停不下來,顧之深趕緊給她遞紙巾.等蘇淺淺接過紙巾,他將豆漿拾起來,把豆漿杯的蓋子取下來,拿塑料湯匙拌了拌才遞給蘇淺淺喝.

"喝慢點,小心燙!"顧之深心疼的輕拍著蘇淺淺的後背,見她咳個不停的痛苦樣子,恨不得讓自己來承受.

蘇淺淺咳了好一會,才緩下來,拿紙巾擦去眼角的淚滴,尷尬的推開了顧之深的手,對他說:"我沒事...沒事..."

顧之深把蘇淺淺喝剩的豆漿放回桌上,見她慢慢的停下咳嗽,他才坐回剛剛的位置.

蘇淺淺繼續喝粥,顧之深保持了沉默,但沒過多久,他突然想起昨天蔣糖說的那一番話,于是他朝蘇淺淺問:"淺淺,你真的想當婚紗設計師嗎?"

顧之深忽然提起這個問題,讓還在猶豫中的蘇淺淺不知怎麼回答.婚紗設計師,想當,但真的這麼容易嗎?手法生疏了不說,老媽錢美穎那一關還沒過呢.

沉吟了半晌,蘇淺淺搖了搖頭,一臉迷茫的歎息說:"想當婚紗設計師是大學時候的夢想,不過後來就漸漸的被我遺忘在腦海里了,我想自己果然不適合設計."

"如果是夢想,為什麼要放棄呢.現在重新讓你做選擇,你還會選擇它繼續做你奮斗的目標嗎?"看到蘇淺淺否認自己,顧之深不知為何感到傷感,就像她做出一個很難的抉擇一樣,把那種失落的心情傳染給了顧之深他自己.

顧之深這麼一說,蘇淺淺不由的苦笑,婚紗設計師這個夢想,只不過是因為安簡資才會在她心里萌生的,現在安簡資早已不是她心里的燈塔導向,那這個夢想是不是應該要像安簡資那樣,在她心里死去?

"顧之深,你不懂的,這不是我選擇了就可以,我..."越說越多,蘇淺淺說不下去了,話卡在了半路上,頭微微的發暈.頓完,她轉換了話題."算了,不說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決,你快去上班吧!"

蘇淺淺不想說,顧之深也不再繼續追問,不過,若這個夢想真的是她一直都想要堅持卻沒有堅持的,那他一定會支持!

見今天上班的時間推遲了好多,顧之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抬手撩起蘇淺淺往碗里垂的鬢發,嘴角噙著淡淡的笑,輕輕的點頭."那我先上班去了,你有事給我打電話!"

(關于加更,最近存稿大修改,下周補上!感謝支持!)

上篇:097.新婚開始,回森之藍     下篇:099.一切在下,置淺之上